🏡
PTT小說網
x
    邵和谷和另外一名教員聽得又氣又惱!

    怎麼會有這麼囂張跋扈的人,沒把他們雙守閣所有人放在眼裏?

    “莫凡,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但雙守閣擁有數百年的積累,哪怕你昨天擊垮了警衛團,也絕不可能可以和整個雙守閣中的高手抗衡,你現在心平氣和下來,承認自己的錯誤和罪行,介於你是國際友人,閣主那邊也不會重罰你的。”邵和谷儘量勸說道。

    “邵和谷,聽你說的這些話,我覺得你好像是清醒的。”莫凡突然道。

    “什麼清醒不清醒的,我們這裏每個人都很清醒,唯獨你和小澤軍長昨天所做的事情實在太過分了!”邵和谷加重了語氣。

    “你好像什麼都不知道啊,你難道沒有發現,你身邊的其他人其實對我們所做的行爲並不關心,也不困惑嗎?”莫凡反問道。

    邵和谷被問得愣住了,他環視了周圍。

    別說,他還真發現大家都不追問莫凡和靈靈爲什麼要闖東守閣,難道就自己一個人不知道原因嗎?

    “靈靈,我們多了一個盟友。”莫凡對靈靈道。

    靈靈將垂落下來的頭髮絲撩到了耳後,看了一眼滿臉疑惑不解的邵和谷。

    這邵和谷,還真是不知情的人啊,大概他是臨時被調聘的緣故,這裏的人並不想將他留下來。

    “邵和谷老師,您不用聽他們胡言亂語,觸犯了雙守閣的鐵律就是重罪。”石田池子繼續說道。

    “是……是啊,可即便犯罪也有動機的,我想知道你們的動機是什麼?”邵和穀道。

    “動機啊,就是拯救像你這樣還被矇在鼓裏的人。”莫凡繼續道。

    邵和穀人更暈了!

    他看了一眼藤方信子和望月千薰,隨後又注視着莫凡和靈靈。

    爲什麼你們好像都知道發生了什麼,就我什麼都不瞭解!

    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千薰,你帶邵和谷下去吧。”藤方信子突然開口道。

    “好的,老師。”望月千薰點了點頭。

    莫凡掃了一眼望月千薰,看來連她也淪陷了,只是不知道是被控制了,還是被取替了,東守閣下面還有好幾層牢房,莫凡那個時候根本沒有時間一一查看。

    “爲什麼要我離開??”邵和谷更加疑惑。

    怎麼說得好好的,要自己退避?

    “邵和谷,有些事情您不用瞭解太多,我們雙守閣內部自然有處理方式。”藤方信子溫和一笑道。

    “我也有權知道吧,畢竟我也是國館的教員,屬於雙守閣的一份子。”邵和谷並不打算離開,他想知道事情原委。

    “事後會告知您。”藤方信子道。

    “不不不,我需要知道事情的真實情況,還是說這裏面有別的隱情,不方便透露給我這個纔來一兩個月的人?”邵和谷越聽越覺得奇怪。

    “這……”

    “老師,我也不太明白。”這時,望月七野開口了,他顯然也對整件事非常疑惑。

    “七野,這不是你該問的!”望月千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那麼什麼纔是我該問的,作爲望月家族的成員,我難道也要被排斥在外。小澤軍長是什麼樣的人,大家都清楚,任何人叛離了雙守閣,他都不可能。小澤軍長爲什麼一定要闖東守閣,一定是東守閣裏發生了影響重大的事情。”望月七野開口說道。

    很顯然,小澤在雙守閣內深得人心,望月七野這番話也引起了其他教員和學員的共鳴。

    是啊,小澤軍長怎麼可能叛變。

    他爲什麼要帶兩個外人進入到東守閣。

    他又在東守閣中看到了什麼。

    “是啊,小澤究竟是怎麼了,難道他受到了那個邪性團伙的影響?”

    “他確實犯了錯,但也是無心的吧。”

    不少人學員也忍不住議論了起來。

    聽到這些議論之聲,莫凡和靈靈都大感意外。

    看來血魔人和邪性團伙並沒有完全操控雙守閣,雙守閣內還有不少清醒着的人啊。

    那事情就還有轉機!

    “報,小澤軍長已經向軍總拓一自首,現在各大部門部長已經在閣庭,小澤軍長要求公開審理,雙守閣任何人都可以參加。”一名軍人突然跑了進來,朝着藤方信子行了一個軍禮。

    藤方信子立刻皺起眉頭。

    莫凡和靈靈對望了一眼。

    小澤在裝睡嗎?

    他怎麼跑去自首了。

    難道他要一個人挑戰這個被妖魔統治了的雙守閣??

    這樣他可能被那些血魔人殘害,危險至極啊!!

    “那個軍總拓一,沒有被取替。”靈靈小聲的對莫凡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在牢房裏確實沒有看到軍總拓一。

    可除了血魔人,雙守閣中還有一股精神控制的團伙,他們想法與觀念已經被牢牢把控,血魔人即便不需要全部取代雙守閣,也可以掌控這裏絕大多數人。

    “小澤軍長表示,是他擅自帶莫凡閣下與靈靈姑娘到東守閣參觀,兩人並不知情,也不知會觸犯戒律,對警衛團人員大打出手,也是小澤軍長的意思,與莫凡閣下、靈靈姑娘無關。”那位軍人再一次道。

    這番話讓藤方信子臉色更加難看,如此小澤等於一個人將罪責都扛了,而莫凡與靈靈還是雙守閣的賓客,他們也沒有正當的理由將他們緝拿。

    “有沒有罪,只有審理了才知道。”藤方信子道。

    “所以還請您移步閣庭。”那位軍人道。

    “呵呵,正好。”藤方信子冷笑起來。

    公開審理又能如何,難道僅靠着一個小澤就可以徹底顛覆這個雙守閣的扭曲體制嗎?

    就像一個法庭,陪審團一大半都是他們的人,有沒有罪行,犯了什麼罪,還不是他們說得算……

    在無月之夜沒有到來前,在他們的主人沒有飛昇之前,他們還不能直接撕破皮囊,這場戲還要演下去!

    “我們也去吧,我也想知道小澤軍長爲什麼會做這樣的事。”望月七野對永山和高橋楓說道。

    兩人都點了點頭。

    邵和谷當然也想弄清楚事情,他同樣跟着大家一起前往閣庭。

    “吃完了嗎?”莫凡問道。

    “嗯。”靈靈應了一聲。

    “我們也去吧,今晚將是奧斯卡之夜。”莫凡道。

    “也是審判之夜,我一直期待着這一天。”靈靈說道。

    靈靈要審判的當然不是小澤,而是紅魔一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