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朝着小澤豎起了大拇指!

    小澤也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肚子上還插着一柄短刀,想來能做點表情都是極其艱難的事情。

    但小澤做得非常好。

    他成功讓所有活在夢裏的人去反思,去質疑。

    就像靈靈說得那樣,夢終究是夢,它存在很多不合理的東西,當你沉浸在其中的時候,你覺得一切都是真實的,當你嘗試着去思考去質疑的時候,便會發現這個夢漏洞百出!

    沒錯,雙守閣被血魔人給控制,它本身就是漏洞百出的,血魔人可以竊取當事人的一部分記憶,卻不能做到十全十美,哪怕十全十美,一個人的缺陷纔是那個人本來的樣子。

    “石田池子,你去哪裏?”突然,邵和谷開口問道。

    “我有些不大舒服,想先回去休息。”石田池子道。

    “哦,爲什麼提到血魔人的時候,你那麼不自在,難不成……”邵和谷盯着石田池子。

    石田池子臉色一慌,猛的朝着外面衝了出去。

    邵和谷立刻追了過去,他的手掌心上出現了由光絲交織而成的繩套,光絲繩套拋了出去,正好落在了石田池子的身上,並迅速的縛緊!

    “邵和谷,你做什麼,爲什麼對一個學生出手!”藤方信子看到邵和谷的行爲,勃然大怒道。

    邵和谷將石田池子猛的拽了回來,冷冷的道:“一次訓練的時候,我明明看到了石田池子的右臂被割傷,可我讓護理人員去幫她處理傷口的時候,她的傷口卻不見了。那個傷口是由毒系的魔法造成的,哪怕有治癒法師也很難癒合,那個時候我就非常懷疑……”

    “用光系魔法灼他的眼睛。”靈靈對邵和谷說道。

    “休得放肆!”藤方信子大聲阻止道。

    邵和谷卻根本沒有聽從,他顯然還知道有關石田池子的其他事情,他施展出了光耀,是直接對着石田池子的眼睛!

    石田池子捂住眼睛尖叫起來,她的全身突然像是被灼燒了一樣,冒出了黑色的煙。

    黑煙越來越濃,她的皮膚猶如黑色的石膏那樣被融開,變成了黑色的膿液從她的身上流淌下來。

    膿液滑落後,露出來的不是正常的血肉,而是黑色的血痂,全身上下都是這種血痂,看上去猙獰至極。

    “啊啊!!!!!!”

    在石田池子旁邊的幾個學員看到這一幕,立刻嚇得叫出了聲來。

    血魔人!!!

    黑痂血魔人!!!!

    原來這種恐怖的東西真的存在。

    整個閣庭再一次沸騰了,人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活生生的人竟然一下子會變成這幅樣子。

    藤方信子都已經站起來,可看到石田池子都露出了這幅樣子,她不得不強行表露出吃驚的模樣!

    “難以置信,難以置信……”藤方信子不敢袒護。

    “閣主!”小澤此時再一次開口了。

    “你……你還有什麼要說的……”閣主深呼吸了一口氣。

    事已至此,他知道那個黑血痂血魔人是沒救了,無月夜還沒有到來,他們還不能直接暴露,大庭廣衆被逮到,那也只能夠任其在陽光下被泯滅。

    “真正的石田池子被關押在了東守閣的囚廊中,大家不是要問我爲何闖東守閣,這就是原因,事實上被關押在東守閣的不僅僅只有石田池子,還有很多我親眼所見的人,我可以一一告訴……”小澤看到時機終於成熟了,立刻將真相吐出出來。

    但就在這時,一名看着小澤的警衛猛的撲向了小澤,他抓住了小澤腹部的那柄短刀,要將小澤的肚子給直接切開!!

    這人行動之時,衣服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浸溼了一樣,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這名警衛竟然渾身血淋淋,那身制服已經被染紅了。

    他不能讓小澤在此時將東守閣看到的事情說出去,他要滅口!!

    然而,那名血魔人警衛並沒有發現,在不遠處的莫凡一直在冷笑。

    小澤與莫凡的位置在一陣炫目的銀光閃耀過後調換了,這個警衛血魔人撲向的人已經不是小澤,而是掛着笑容的莫凡。

    莫凡伸出手,紫色的雷電像一條條魔蛇一樣纏在他的手臂上,牢牢的咬住了血魔人警衛的脖子!

    遠遠看去,像是莫凡一隻手將這個血魔人警衛給提起來一樣,但其實血魔人是被那些雷電魔蛇的蛇牙給緊咬着,動彈不得!

    “又一隻!”莫凡浮了浮嘴角,將這隻沉不住氣的血魔人警衛給拋到了閣庭的正中央!

    大家瞪大了眼睛。

    還沒有從石田池子的“變化”中回過神來,竟然又殺出了一隻,活生生的一個人突然就化成了魔鬼!!

    莫凡緩緩的走了上去,用腳踩住了這個警衛血魔人,目光掃過這個閣庭裏的所有人,觀察他們每個人的表情……

    都挺沉得住氣的啊。

    看來血魔人大軍是打算捨棄這幾個愚蠢的血魔人。

    高明的血魔人是不會輕易露出破綻的,而且從那個模仿莫凡的血魔人也可以看出來,他們自己也沉迷於他們扮演的角色之中。

    “你們血魔人就像是陰溝裏的老鼠,不僅見不得光,看到同伴被人這樣踩着,也無動於衷。不知道有沒有有血性的血魔人,站出來和我較量一下?”莫凡那隻腳直接就踩在了警衛血魔人的面門上,開啓了羣嘲。

    閣庭上千人,並沒有人真得站出來。

    “你們可是曾經令人聞風喪膽的魔頭啊,怎麼突然間改頭換面,當起了這個雙守閣的循規蹈矩的看門狗了。既然做得了忍氣吞聲的狗,當初爲什麼要一怒之下犯下滔天大罪呢,一直做只狗,也就不用被關在東守閣裏了。”莫凡繼續嘲弄道。

    莫凡再一次掃視了一圈。

    果然,有一個人站了起來!!

    那是一個穿着軍服的男子,長相很普通,不是一身整齊的軍裝很容易淹沒在人潮裏。

    他取下了帽子,臉上露出了一個病態的笑容,面容都因爲他的笑意而扭曲了!

    “你就是莫凡,久仰大名啊。在下黑川景……”軍服男子丟掉了帽子,從席位上跳了下來,竟然就那樣朝着莫凡走去!

    莫凡挑起了眉毛。

    魔頭就是魔頭,膽子真是不一般的大!

    “哦,你就是那個要靠殺人制造一點恐慌才勉強能夠讓人記住你的黑川景。”莫凡帶着幾分不屑道。

    黑川景臉色馬上就不好看了。

    “像我莫凡這樣的人,即便不用殺一個人,人們也會一直談論我,我像夜空中的啓明星,是那麼的閃耀奪目。”莫凡接着道。

    黑川景被氣的全身冒起了血煙,他面孔像被什麼強酸給腐蝕了一樣,漸漸的融成了一副恐怖至極的樣子!

    他不喜歡演戲。

    他喜歡直截了當的屠殺!

    大局已定,何必跟這幾個人在這裏磨磨唧唧,直接宰了,完事!

    “當然,有一點你值得我認可,那就是你黑川景好歹像一個成年人,完全沒有興趣陪紅魔玩這種過家家的幼稚遊戲。”莫凡再一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