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川景朝着莫凡走去,他用手扯開了脖子上的襯領結,厭惡的將這一身制服給撕裂。

    他露出了自己的胸膛,結實的肌肉,滿是疤痕的臂膀,像是一個無比誇張的紋身那樣覆蓋在頸部以下的位置。

    儘管黑川景的臉,呈現腐蝕狀,但他的身軀卻和血魔人有着明顯的不同。

    看得出來,黑川景是一個半成品。

    他正在朝着血魔人方向被煉化,但他還沒有完全變成血魔人。

    黑川景的出現引動了整個閣庭,最惱怒的自然是閣主重京。

    是閣主重京將他從監獄之中帶出來,等到他完全變成了血魔人就可以取替掉一個西守閣的人,成爲他們血魔人的一份子。

    誰知道這個黑川景完全不服從管束,竟然在這種場合下自己跳出來。

    即便大局已定,即便無月夜馬上到來,這麼早的暴露也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

    黑川景是一個不可控的因素,事實上囚徒之中也有很多和黑川景一樣的人。

    這些人可是世界各地的大魔頭,要沒有一點心理變態,要不做一點不正常的事情,都沒資格被關押在東守閣中。

    更何況,黑川景從始至終就厭惡紅魔,這個世界上能夠命令他黑川景做事情的生物還沒有誕生。

    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那麼多人喜歡陪一個人演戲,我確實沒有興趣,我現在最感興趣的事情就是將你的腦袋擰下來展覽在我的收藏架上。”黑川景咧開了一個嗜血的笑容來。

    他這種人,要忍住殺戮的念頭真得太困難了,就像飢餓的人無法抵擋得了美食的香氣。

    任何一個鮮活的生命,都值得他黑川景去慢慢的蹂躪!

    黑川景走向這裏時,莫凡有注意到他的手臂。

    覆蓋在他身上的那些誇張疤痕一直蔓延到了他的左手手腕位置,但在他腕部銜接得卻不是手掌,竟然是一隻漆黑的爪鉤,爪鉤鋒利至極,彎曲的位置猶如一隻蓄勢待發的蠍尾。

    他出手了,這個黑川景本身就像是一隻強壯結實的狂蠍,之前那幾步還只是慢悠悠的走來,然後沒有一點徵兆的下殺手,蠍鉤正是往莫凡的咽喉位置襲來。

    沒有任何花裏胡哨的魔法光澤,有得只是死亡一刺,還有讓人措手不及的疾馳之速。

    莫凡雙眸突然變換了色澤,他瞳孔微張,黑川景那快得模糊的身影在他視線裏變得逐漸清醒起來,莫凡看到了他身上那些黑疤像是某種古老的獸紋一樣爲他全身提供詭異的爆發力。

    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分析,莫凡伸出了右臂,一種黑色金屬物質迅速的將他整條手臂給包裹住,緊接着他的拳頭位置亮出了龍爪臂刺!

    黑川景顯然是一個殺手,刺客法師。

    他修煉自己獨特的進攻方式,他將毒系和暗影系兩種能力灌注在他獨具一格的殺人手段上,將自己徹底變成一隻兇殘的黑毒蠍,割喉斬首,取人性命。

    但他的一切都被莫凡看穿。

    如果黑川景是一隻毒蠍的話,那麼莫凡就是一頭目光銳利的龍鷹,毒蠍的殺手鐗被莫凡第十境界的精神洞察給識破,速度和力量的爆發上,莫凡跟黑川景更不是同一個物種!!

    莫凡出手了,同樣沒有絲毫絢爛的魔法,只是龍爪之刺猛的扎入到黑川景的心臟位置。

    這種致命對決,勝負在一瞬間,生死也同樣在一瞬間。

    莫凡一個讓步,避開了黑川景的黑蠍奪命,而黑川景卻躲不開莫凡的龍爪穿心!

    “嘀嗒,嘀嗒。”

    黑色的血從黑川景胸口位置滴落下來,莫凡右手重重的往前一送,將黑川景從自己不到半步的位置推開,同時龍爪之刺也在那一瞬間收回,他的手恢復如常,沒有沾到一點點黑川景那半魔化的髒血。

    “不用那麼錯愕,這個世界上抵擋不住我一招半式的人多得去了,多你一個不多。”莫凡像個沒事人一樣站在原地,臉上還掛着那個自信無比的笑容。

    黑川景滿臉的愕然,他甚至感覺不到胸口位置傳來的痛苦。

    太快了,快到連痛苦都沒有在身體裏蔓延,自己的生命就被奪走了!

    “這樣死了,也好……”黑川景說話已經有氣無力了,他像泥一樣癱軟在地上,更多的血液從他的胸膛中涌出,沒幾秒鐘就變成了一大灘。

    他那被腐蝕的面孔開始恢復成正常,似乎因爲生命的結束,血魔人的侵蝕在脫離。

    “黑川景死了??”

    “這個莫凡,比黑川景可怕十倍啊!!”

    “完全沒看到他們是怎麼出手的!”

    兩人對決太快了,快到閣庭那些軍人和警衛都來不及阻止,而站在閣庭中央,那個看上去懶洋洋的男子更給人一種不寒而慄之感。

    那可是黑川景啊,殺人魔頭。

    日本魔法協會這邊很多名聲不小的強者都遭了毒手,就這樣一個曾經引起了不小恐慌的殺人魔頭在莫凡面前竟然連三歲孩童都不如,可見莫凡才是一個真正的大魔頭!!

    “多謝莫凡閣下幫我們清理掉了這個邪魔,沒有想到黑川景竟然也混到了人羣中,是我們疏忽。”這時閣主重京開口了。

    黑川景自己去送,誰能夠攔得住?

    這種半成品血魔人,果然靠不住,沒有被紅魔本尊進行徹底精神洗禮,便容易做出沒有腦子的事情。

    但戲依然要繼續演下去!

    無月之夜,馬上就到了!

    那個時候莫凡怎麼猖狂,怎麼興風作浪,也斷然不是紅魔本尊的對手!!

    “一個關押在東守閣的殺人魔頭,就這麼大搖大擺的生活在你們雙守閣裏,這麼囂張跋扈的在閣庭裏行兇,這就是你們現在的雙守閣啊。閣主,記得之前的緊急會議上你就承認過,黑川景是你從東守閣帶出來的,關押在祕密的地方,所以這就是你的關押方式……是不是意味着你這個閣主也有問題?”莫凡目標直指閣主重京。

    閣主重京臉色一沉!

    他是血魔人。

    可他絕不可能承認。

    和黑川景這種腦殘不同,他很清楚無月夜的重要性,在此之前誰被發現了,基本上都會被徹底捨棄!

    “莫凡,沒有直接的證據,可不能這樣去指責閣主。”望月名劍此時終於開口袒護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