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出了屋子,夜莫名的冰冷,明明一陣風都沒有,卻像是走入到了一個巨大的冰櫃之中,淒冷的星月光輝彷彿是罪魁禍首,讓樹木、屋檐、石頭都蓋上了霜。

    “我們去祭山看一看吧。”靈靈說道。

    “祭山我去過,紅魔確實是將那可以讓他晉升爲帝王的龐大邪力駐紮在了祭山中,但整座祭山就像是一個堡壘,使用蠻力也無法將其破壞。而且,離西守閣和東守閣太近了,萬一這些邪力外泄出去,會將數千人瞬間變成暴虐的魔鬼。”莫凡說道。

    邪力太過龐大,畢竟這是紅魔從世界各地污穢、邪異之所收集而來,就爲無月夜的飛昇做準備。

    整個祭山就像是一個潘多拉魔盒,即便是莫凡也不敢輕易的去打開,唯有等到紅魔自己覺得時機成熟了,將這股力量化爲飛昇之力,莫凡才能夠恰到好處的殺出來。

    而在此之前去觸碰邪力,無異於是將雙守閣的平民趕盡殺絕。

    ……

    到了祭山,茂密綠竹林間的一條白色石階路,徑直的通往祭山的山門。

    當莫凡和靈靈深夜到訪時,卻發現緩緩向山的路旁樹枝上,竟然掛滿了素白的綢,從山腳下一直到了寺廟之中,包括那些看上去像是迎客娃的石墩上,都繫上了一個又一個白色的結。

    兩人對望了一眼,祭山什麼時候被裝飾成這個樣子了,爲何看上去像某種悼念節日?

    繼續往上走去,很快莫凡就看到了守門的和尚與幾個工人,他們在夜色中忙碌着,但都非常小心翼翼,儘可能的不發出什麼聲響。

    莫凡與靈靈走上前去,那守山和尚掛着笑容,就那樣注視着他們兩個走來。

    “您這是在做什麼?”靈靈詢問道。

    “祭典到了呀。”和尚回答道。

    “明天?”靈靈問道。

    “是啊,明天。”

    “明天是月食。”靈靈接着說道。

    “對,是月食。祭山上的英靈們大多數不被人們知曉,他們就像古老的巡夜者,靜靜的守護着每一家每一戶,所以每年的這個月份月食到來的那一天,我們雙守閣的人都會到這裏來悼念他們,尤其是那些年輕人。”和尚繼續說道。

    “怎麼從來沒有聽人提起過??”莫凡有些意外道。

    “爲什麼要提呢,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崇敬的英靈,而且每年年輕人們都要在祭典當晚講述自己這一年來所做的一件事,一件受到偉大英靈啓發和教誨而鼓起勇氣去做的一件事,大概這件事在公開講述前都是一個小祕密,所以在此之前都不會去提及。不過,我相信你每個孩子們都記得。”和尚溫和的笑着。

    “僅僅是年輕人?”靈靈接着問道。

    “是啊,二十五歲過後,就不必再參加這個祭典了,畢竟一個人在二十五歲便已經成型,他會成爲什麼樣的人,在二十五歲便已經基本可以確定。本身這個節日就是爲那些容易迷茫,容易墮落,容易踏上歧途的年輕人準備的啊。”和尚說道。

    “也就是說明晚,雙守閣二十五歲以下的青年、青少年都會聚集在此?”靈靈說道。

    “對,每個人都會來,從來不會有人缺席。”和尚很肯定的說道。

    “能再具體說一說嗎?”靈靈有些急切的道。

    “那些陳列在廟中的靈牌你有見到吧,每一個靈牌代表着一位英靈,而每一個英靈又代表着一種精神,簡而言之就是我們以每一個英靈爲年輕人、孩子們的學習榜樣,在他們還小的時候就在心底豎立一個英靈榜樣,熟讀這位英靈的過往,學習這位英靈的精神,甚至儘可能的去效仿這位英靈曾經做過令人稱讚的事……”和尚說道。

    靈靈聽到這番話,眉頭緊鎖了起來。

    熟讀英靈的事蹟……

    學習英靈的精神……

    效仿英靈曾經令人稱讚的事。

    “我明白了,爲什麼祭山拜訪名單上的那些人會相繼死去。”靈靈突然開口道。

    “難道他們不是受到邪力的影響?”莫凡不解道。

    “是受到邪力的影響,但同時也受到了英靈精神的影響。原本靈牌只是作爲每個年輕人的榜樣,因爲紅魔帶來的龐大邪力,導致英靈精神在每一個年輕人的思想裏紮根,以至於會做出哪怕獻出自己生命也要完成目標的事情。”靈靈說道。

    靈靈和小澤都比對過這個拜訪名單,其中有不少人都死亡了,偏偏他們的死亡都是“合理的”。

    那個時候靈靈也無法斷定,他們究竟是受到了紅魔磁場的影響,還是自身問題,到後來也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果,直到現在靈靈終於明白了!

    他們的死,都符合英靈精神!!

    他們在效仿……

    “大師父,那麼廟裏是不是丟失過一個英靈牌,而且就在不久前?”靈靈開口問道。

    “你怎麼知道的?”守山和尚有些意外道,他看着靈靈,過了幾秒鐘才解釋道,“因爲這個英靈牌存在一些小爭議,所以它突然消失了我也沒有太在意。”

    “我明白了,謝謝大師父,明晚我們也想參加這個屬於年輕人的祭典,可以嗎?”靈靈浮起笑容問道。

    “當然可以,祝你們有所收穫。”大和尚回答道。

    ……

    ……

    暮色將至,素色的綢在傍晚的風中輕輕的飄搖着,似乎經過了一整夜的裝飾,整個祭山變得都不一樣了,談不上張燈結綵,但也多了幾分氣色。

    一些黑色的墨跡,寫在了那些白色的綢絮上,像是一個個燈謎,供人玩賞。

    陸陸續續,青年們與青少年們踏上了祭山,他們都穿上了莊重的和服,沒有花花綠綠的色彩,都是很清淡的顏色,甚至沒有什麼花紋,包括女式的和服。

    都是年輕人,看不到多少雙守閣重要的人物,似乎這已經是約定俗成的。

    大家三三兩兩,踏入到了祭山,寺廟前擺放了很多蒲團,每個人按照來的順序坐下,面對着英靈牌的寺廟。

    他們也沒有過分的嚴肅,可以聽到他們在談笑。

    但隨着英靈牌被從架子上慢慢的推到屋外,推到所有人面前時間,大家都收起了笑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