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已經變更了位置,冷虎專注于躲避卻沒有發覺。

    所以這一次溶漿拳河迸發過來的角度讓冷虎其實沒有了閃躲的余地,因為之前那條溶漿河還留在那里。

    冷虎見到這種情形,頓時大驚失色。

    無法向右閃躲,明顯來不及了。

    萬般危險之時,冷虎猛的往之前溶漿河的位置滾了過去。

    一地的滾讓溶漿,時不時還能夠看到火舌飛舞,這熔岩怕是幾個小時內都很難冷卻,而冷虎為了躲避這迸發過來的第二道溶漿拳河,非常無奈的選擇滾入到這第一道溶漿拳河留下的河道中。

    “吱吱吱~~~~~~~~~”

    縱然有堅固蠻裝,被極高溫度灼烤的滋味可不好受,稍微在岩漿河川中滾一滾,跟肉身下油鍋沒什麼區別!

    冷虎疼痛的喊叫起來,任何物體墜入到這溶漿拳河都會引發一場難以撲滅的大火,會讓整條原本在慢慢冷卻的溶漿河道又馬上沖起炙火,看上去無比壯觀,如同一條化骨的龍在大地上重生過來,聖火加身!

    冷虎以為往原來的溶漿痕上滾,就可以免受那新一波的拳河沖擊,誰知道遺留在大地上的溶漿河威力其實並沒有削減多少!

    雨水被極速的蒸發。

    之前還只有一道溶漿河,現在出現了兩道,並在冷虎所在的位置交織而過,身處劇燃的火焰河道中,冷虎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往哪里逃了,反反復復的在兩條溶漿河之間來回被炙烤!

    “這……這是拳痕。”

    之前那些高階軍官已經嚇得魂飛魄散了。

    先不說那光柱一樣迸發出來的溶漿,單單是這留下的拳痕變成一條幾小時不會冷卻的溶漿河就已經夠夸張的了!

    這一拳若是轟在人密集的戰場上,不知道得有多少人化為灰燼,而且還直接將戰場給分割!

    “極寒,冰卻!”

    就在冷虎被烤得快要熟透了的時候,那名銀白色長袍法者終于看不下去了。

    他施展出了冰系的魔法,身上那銀白色法袍也似乎象征著他冰系魔法師的身份。

    空氣溫度開始極速下降,那些原本被岩漿拳河蒸發的雨霧變成了一大塊一大塊冰,不斷的砸落下來。

    莫凡的這兩道拳痕,其實也將叛軍將領們給化界到了另一頭,迫使他們無法靠近自己,那些不會飛行和沒有翼魔具的高階軍官們即便組合起來,不能夠跨過這溶漿拳河的話,也對莫凡構不成太大的威脅。

    法者白豹自然要先冷卻掉溶漿河。

    可惜,縱然是一位無比老道的冰系超階法師,他也不能夠在短時間內將這溶漿拳痕給抹除。

    這讓法者白豹不禁緊鎖起了眉頭。

    論修為,對方的火系修為也不是達到超階滿修的,為什麼自己的冰系魔法對他的壓制力微乎其微。

    按照這種冷卻速度,這溶漿拳河至少還會逗留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里,對方肯定殺到雨天師面前了!

    ……

    無奈之下,法者白豹只能先將自己的弟弟冷虎給拽了出來。

    看著這家伙全身被燒得發臭的樣子,他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冷虎的實力,竟然也擋不住對方,這次聯邦是真的派出了一個強敵過來,借著鷹馬騎兵團來襲之勢,想擊破他們的後營。

    “大……大哥,我的無敵堅骨為什麼也……也防御不了他的火焰?”冷虎有些淒慘的樣子。

    現在讓他在去莫凡面前跳來跳去的揮拳,他是一萬個不敢了。

    在往常,即便面對超階魔法師,他們的元素毀滅技能也很難擊破堅固蠻裝,可這一次他不過是在人家拳痕上滾了幾下,居然差點被燒成殘廢。

    哪有這麼霸道的火焰??

    “天級之火嗎??”

    法者白豹終于意識到了什麼,那雙眼楮盯著難以冷卻的溶漿。

    冗長的拳痕的確達到了一條河的規模,盡管和數百米寬的熱河相比是小巫見大巫,但那只是對方拳力打出來的痕跡,產生這般夸張的效果,跟魔神有何分別??

    “天級火!!!”

    冷虎恍然大悟,但這一叫,差點讓他臉上的焦皮掉了一大塊,疼得他根本不敢再說話了!

    “有天級之火的話,你的堅固蠻裝在人家面前就算不得什麼了。我告訴過你很多次,魔法修行不能太過單一,你全神貫注的投入到這種岩骨魔法上,哪怕悟出了超然力,遇到這種天火級強者,你勝算一樣很低。”法者白豹訓斥道。

    “大哥,專精一個系,走出自己的戰斗風格,不是你教我的嗎?哼,我看這小子也就這兩下子了,沒別的其他本事,大哥你可是有冰系超然力的人,又是超階冰系第三級的頂級修為,用不著怕他!!”冷虎說道。

    法者白豹卻搖了搖頭。

    “我的冰系始終沒有達到天種級,原本冰克火,再加上這樣的暴雨、河流、沼澤環境,火系是很難發揮的,可天種火焰面前,這些因素都可以忽略不計。”法者白豹低聲說道。

    “這是為什麼??”冷虎不解道。

    “就像溶漿,它可以在海水里流淌。那是因為溶漿的溫度足夠高,高到海底的冰冷之水都難以冷卻。天種火焰就是溶漿,除非也有等同級別的冰或者水,不然談不上任何壓制。”法者白豹很認真的說道。

    作為一名修為已經達到超階第三級的冰系魔法師,看到一個火系超階第一級就具備天種之火的人,法者白豹其實更多的不是懼意忌憚……

    是嫉妒!

    天級,可遇不可求。

    像他這樣早早就進入到超階,並且悟出了自己的超然力的人,若是再有天級冰種,絕對在南美洲乃受到至高尊崇。

    可惜,他一直沒有獲得!

    會走上褐色政權這條路,也正是因為一年前冰系天種爭奪與聯邦的一名領袖產生的恩怨。

    “大哥,難道你對付不了他?”冷虎有些詫異道。

    法者白豹笑了一聲。

    “天種是強,但他修為差我兩級,並且沒有火系超然力,他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法者白豹冷傲的說道。

    “那你快弄死他啊。”冷虎迫不及待道。

    “別急,天師手底下不是也有高手嗎。人家擺明了是沖著天師去的,我何必急著花費力氣,觀望觀望吧,讓手底下的人先去磨一磨他。”法者白豹擺出了老謀深算的樣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