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灰藍色的羽絨遍布半空,像是一塊厚重無比的天石從蒼穹上滾落下來,勢不可擋!

    趙滿延祭出了自己親爹留給自己的魔器,可謂是讓所有騎兵們不容易見血的小貼心之外,又在最關鍵的時候如同一位老父親那樣扛下了一切狂風暴雨!

    德奇副軍將這種孤兒,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要搞清楚,像自己這樣肉坦才是整個團隊的核!!

    鷹馬騎兵團本就擁有最完美的機動性,他們最大的缺陷其實就是缺少防御能力,在敵人的反擊中非常容易減員。

    現在趙滿延就是給鷹馬騎兵補足了這個短板,但戰斗力的提升卻是成倍的。

    許多原本難以應付的叛軍軍團不再構成威脅,反而隨意斬殺。

    之前不敢嘗試的危險突襲,現在可以無所顧忌,干淨利落的解決。

    原本因為脆弱,需要打一槍馬上換一個地方,現在直接在地面上跟敵人法術肉搏。

    一時間,鷹馬騎兵團在敵營後方指揮營中大開殺戒,忽然的反轉甚至驚動了叛軍總營……

    問題是,等總營那邊的人反應過來,這個後方指揮營早就被夷平了,那個時候鷹馬騎兵團在飛到空中,他們一樣很難處理!

    “太不可思議了!”

    “太不可思議了!”

    遠鷹銳眼軍司自己都不敢置信,不過是一層保護,整個鷹馬騎兵團就好像不大一樣了。

    能打,能抗,還能靈活的跑,這樣的騎兵怎麼可能那麼輕易覆滅??

    事實上,趙滿延自己也沒有想到效果如此驚人。

    本就想讓鷹馬騎兵團垂死中回光返照一下,讓敵人稍微忌憚忌憚。誰知道鷹馬騎兵團跟著自己這個群體加守護的超階法師,反而變得神勇無比!

    “敵人的抵抗力也明顯薄弱了很多。”遠鷹銳眼軍司說道。

    趙滿延正殺得熱血沸騰,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苦修、專修的龜殼法系對一個強大的軍隊提升會如此巨大!

    說白了,趙滿延不過是點燃了根火柴,誰知道這小小的火焰越燒越旺!

    “意志力薄弱……”趙滿延抬頭看了一樣灰暗的天。

    “對啊,雨沒有下了!”

    雨停了有一些時間了,之前一直沉浸在戰斗中,趙滿延都沒有察覺。

    叛軍之所以這麼有凝聚力,不就是黑教廷在用狂戾泉水讓安第斯山的人們變得暴躁,變得叛逆。

    雨一停,他們就會冷靜下來,思考自己為什麼要陷入到這樣的政權紛爭中……

    而也是這個時候,鷹馬騎兵團忽然間神勇狂殺,他們這個忽然涌起的的內心矛盾,卻在鷹馬騎兵團這樣義無反顧的沖鋒中被撕成了一個更大的傷口。

    讓他們開始膽怯,開始害怕,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命比所謂的政權勝利更重要!

    此消彼長,鷹馬騎兵團才像灰鳥重生一樣,浴血耀眼,勢不可擋!

    ……

    ……

    鷹馬騎兵團重振雄風,這讓白豹開始後悔,就應該讓枯凰把對方那個關鍵人物給殺死再過來,讓莫凡這個家伙多活一會也不會如何。

    “就知道這些招募來的士兵們靠不住!”法者白豹罵道。

    “只要我的聖雨重新降臨,他們仍舊是你們最忠實又凶殘的獵狗!”吳苦很肯定的說道。

    狂戾泉水的心智影響其實很重要。

    假如沒有狂戾之雨,說不定褐色政權軍即便蓄謀了這場反叛,到最後也會以某種和平的方式索要領土,就此自己成立小王國。

    叛軍首領以為奪取聯邦是他的野心,事實上沒有這場雨,他們永遠都在顧慮,永遠都在給自己留後路。

    主營地死一點人,吳苦根本不在意。

    即便都死光了,只要他的狂戾之雨能持續,其他地區也會爆發各種各樣的動亂!

    “殺了他,這個世界上沒有你殺不死的人,對吧,枯凰?”法者白豹說道。

    “嗯,沒有我殺不了的人,前提是我想殺。”那個被叫做枯凰的人發出了冰冷卻清脆的聲音。

    這個枯凰,是個女人。

    她的年齡不大,一頭薰衣草的夢紫卷發,襯托著那張潔白如雪一樣的精致臉龐,假如不是穿著皮制的長款軍衫,這樣的女人簡直應該活在古老魔幻世界的精靈國度里,渾身上下都透著與一塵不染的靈潔!

    “他是你想殺的人。”吳苦加重了語氣。

    莫凡站在那里,有些不敢相信的盯著面前這個派來狙殺自己的敵人。

    就在一切還沒有爆發之前,她還跟一位沉浸在魔法知識里的女學霸一樣,盡管大多時候一副對一切都漠不關心的樣子,可一旦有什麼讓她感興趣的事情,她會變得可愛至極。

    誰想到,這一次見,她一下子成為了敵人最神秘最危險的武器!

    “莎迦。”莫凡看著這個紫色卷發的精靈女子,竟然不太敢確認。

    看到莎迦那瞬間,莫凡甚至這是莎迦的孿生姐妹之類的,不過是長得一模一樣,卻絕對不是自己的女學生。

    但莎迦的眼神,眸子里閃爍出來的情緒,已經表明,她就是莎迦。

    奧霍斯聖學府的學生會會長。

    她卻出現在叛軍陣營里,甚至在這場戰爭中,她鏟除了不少聯邦強者,以“枯凰”為代號變成了叛軍絕密武器!

    現在,她正被用來對付莫凡!

    “老師。”莎迦對莫凡說道,語氣還是那麼平靜。

    “莎迦同學,你是褐色政權軍的人?”莫凡深呼吸了一口氣。

    “這場戰爭,是我其中一位哥哥發動的。”莎迦如實回答道。

    莫凡滿臉愕然。

    發動者?

    也就是說,莎迦是褐色政權軍大首領的妹妹?

    听到這個結果,莫凡倒是稍微松了一口氣。

    不是與黑教廷有關就可以了。

    不然,一想到要對莎迦這樣的女孩下殺手,莫凡心還是會痛一痛的。

    “這場戰爭是黑教廷發動的,不是你的哥哥。”莫凡指著吳苦說道。

    “我不在意。”莎迦道。

    “枯凰,不要再浪費時間了,以你的能力,殺死這種角色不用太過費勁。”法者白豹催促道。

    “我說了,這不是我想殺的人。”莎迦冷漠無比的對白豹說道。

    白豹听到這句話,臉色陰沉無比。

    枯凰莎迦怎麼對這個人語氣、神態都帶著幾分尊敬。可和自己說話卻好像跟陌生人一般。

    自己和莎迦,好歹也算是一起長大的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