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從十幾米的高度落下,莫凡像是穿著一件濕透了的衣衫,血水順著手不斷的滴落。

    “干得好,莎迦!”法者白豹甚是欣慰,馬上露出了對莫凡的冷嘲之意。

    莎迦沒有讓劍繼續攻擊,她看著莫凡,眼神里閃爍著幾分猶豫。

    莫凡落回到了地面。

    “你在給我留時間止血嗎?”莫凡見莎迦的這幅態度,臉上反而沒有多少憤怒。

    “嗯。”

    “流血的我,比平常的我,更可怕得多。”莫凡說道。

    不去止血,當然不是因為這種手臂垂下,任由鮮血滴落的樣子顯得很瀟灑,而是眼前的狀況,莫凡需要更強大的幫手!

    “滴答!”

    “滴答!”

    血落在泥土里,不是隨之消融,反而不斷的將這塊熱河地帶給染成呈茶褐色。

    這些血液完全是在滲透大地,沒多久整個蹄形河灣地帶,包括河的對岸都變成了邪異無比的茶褐色。

    “大地血約!”

    莫凡念出這四個字的時候,大地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一道道堪比峽谷的裂痕從河岸的這一頭撕裂到了另外一端。

    深邃的裂口中,一只布滿了岩紋的手攀在了峽谷邊沿,緊接著就是一顆巨大的頭顱,震撼無比的從大地之下探了出來。

    沉睡在地脈之下上千人的岩君,受到的一樣是呼喚,不同的是,莫凡的呼喚方式是自己的鮮血!

    鮮紅在這只地脈岩主的石肌膚紋理上流淌,看上去像是炙熱的溶漿沿著黑色的大地在蔓延,許多交匯之處甚至會噴發出溶漿浪花,一點點紅斑濺落在地面上都會燒成一片火毯!

    地脈岩主就是以莫凡的血脈呼喚的,它算不上是一個獨立的召喚生物,因為莫凡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地脈岩主他與自己的身體有著某種特殊的聯系。

    嘗試著打開手臂。

    果然,地脈岩主也張開了雄壯之臂!

    沒有刻意的去操控,莫凡看到地脈岩主的大山級的胸膛前有劇烈翻滾的黑色結晶,里面蘊藏著的巨大能量呈現一大圈塵埃纏繞在了這塊區域。

    “血約之力-大地脊脈!”

    重重向前擁去,那岩主就是莫凡的血之化身,它粗壯至極的手臂往莎迦與白豹的方向狠狠抱碎!

    兀然之間,地層下面,一個恐怖的脊背在黑色結晶的粉末彌漫下兀然聳立,整個幾公里長的蹄形河灣竟然被撐開,更多洶涌無比的地脈能量肆意的撕裂著地表。

    觸目驚心的裂痕分布在了蹄形河灣處,莫凡呼喚的這血約之物始終都只有一擊之力,但這一擊必定天崩地裂!

    “隆隆隆隆!!!!!”

    那岩脊越來越多,與其說是有什麼地脈魔物要從下面鑽出來,不如說是地表正在撕裂,正在劇烈的下沉,那本就藏在表層下面的岩晶石脈終于展現出了它的真面目!

    那是一個黑色猙獰而又波瀾的岩脈,如同神話中匍匐大地的古獸脊背,更像是遠古大山最高峰那指向藍天的氣魄之峰!

    地脈岩主與莫凡這一擁擊,讓地勢都徹底改變了,滄海桑田需要無比漫長的歲月,盡管莫凡沒有讓山成海,讓海成地,但在這一條重要河脈上憑空打出一座黑色猙獰的脊背山來,一樣驚駭無比!!

    法者白豹同樣被困在了這座龐然地脈脊背之中,四周充斥著的是比它的極冰還要堅硬數倍的地岩,每當它施展出一個冰系魔法來,就會發現山的稜角會將它那點冰體撞得粉碎。

    莫凡自己也站在這座地脈岩脊中,他雙腳踩在的位置,鋼一般的黑岩卻一下子變成了漿狀,是在翻滾著的!

    大地血約會根據不同的地形進行變化,在古老時期,熱河並不存在,它正是安第斯山形成時對大地產生的沖擊造成的一條巨型裂痕。

    裂痕下面,仍舊是安第斯山最著名的黑鋼岩,莫凡的鮮血滲透過了潮濕的泥層、河水沖出來的沙層,直接進入到了地下最深處,可謂是與最古老的安第斯山地下岩脈交融!

    莫凡可以感受到,真正的安第斯山地脈涌動時的能量是可以毀天滅地的,它沉浸沉睡在沼澤、河水、密林、城市之下……

    莫凡的血,怕喚醒的不到萬分之一。

    但這已經足以讓莫凡成為這小小岩脊地脈的主宰了!

    除非他們脫離這座數公里的山脊……

    “這感覺,很不錯!”

    莫凡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地脈岩主擁抱出來的這塊脊山就是自己的絕對領地,腳觸踫到的黑色石岩,便是自己的岩脈王座。

    意念一動,可以讓成千上萬噸的黑岩成為自己的防御。

    手掌一揮,更可以看到岩如凶獸狂奔,成為莫凡撕碎敵人的至強利器!

    斬裂劍提爾鋒已經變成了毫無意義的鐵劍,任憑它從什麼角度飛來,任憑它的劍鋒威力有多強,在莫凡所觸踫到的這塊石漿處,它們會竭盡一切鎮守王座,一切物體都休想接近!

    “鏗鏗鏗!!!!!!!”

    斬裂劍提爾鋒也的確是上古凶物,它不僅劍鋒削鐵砍一切,更可以千變萬化。

    一道身斬不了莫凡,那麼斬裂劍提爾鋒便幻化出千百道,它們極速的在莫凡方圓五百米的位置亂舞,更有一種被千鳥凝視的恐懼感。

    劍刺,劍斬,劍掃,任何一道斬裂劍提爾鋒都可以在空氣中劃出凌厲的黑氣,氣浪交織,劍影繚亂,之前不斷對莫凡發出嘲笑聲的斬裂劍提爾鋒開始尖銳的啼叫,開始憤怒的嘶吼,誓要將莫凡斬成碎片,鮮血涂地才罷休。

    而地脈岩脊,更像是一位屹立不動的佛陀,任由妖魔鬼怪如何造勢,如何變化,每當它們靠近就必定會有準確而強有力的一道指力打出,將其擊破!

    或殼片,或岩骨,或石背,莫凡的地脈王座一樣有千百種守護之姿。

    它削鐵如泥的劍身斬在這波瀾壯闊的脊脈上,即便能夠砍碎又如何,如林中伐木,永無止盡的山脊、岩脈可以讓它劍身鈍成一塊廢鐵!

    沒多久,斬裂劍提爾鋒晃動著,像一只無頭蒼蠅那樣胡亂的飛著。

    最終,它極不甘心的飛回到了邪書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