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八個娃,對趙滿延來說難度有點大。

    七八個媳婦倒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和我說說這幾年的事情吧?”白妙英說道。

    “我挑那些刺激得和你說!”

    “誰要聽你那些風花雪月的事兒。”白妙英沒好氣的道。

    “哎呀,你誤會了,是那種拯救蒼生,維護世界和平的大事!”趙滿延說道。

    “你還能做這種事?”白妙英挑起眉毛來,一副很懷疑的樣子。

    ……

    坐着聊了很久,趙滿延發現白妙英已經困得半眯着眼睛了,但卻像個不肯睡的孩子一樣,非得將故事聽完。

    趙滿延扶她到屋子裏,將她交給了護士。

    “我這陣子都會在威尼斯,隨時都可以來看您,您先睡吧,好好養病。”趙滿延對白妙英說道。

    “我哪有什麼病,無非是心病,現在心病都去掉了,還白撿了一個兒子……”白妙英說道。

    “好了,你說話都沒有力氣了,去休息吧,我也有些事情要處理呢。”趙滿延說道。

    “處理什麼事?”白妙英繼續問道,似乎不聽完這最後一個問題的答案是不會去睡的。

    “有個朋友,遇到了天大的麻煩,可能需要我們趙氏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趙滿延對白妙英說道。

    “所以你要回族裏了?”

    “恩,沒學好魔法,我只能夠回來繼承家業了。”趙滿延道。

    “但你哥哥……”

    “沒事,我會和趙有乾好好溝通的,我們是親兄弟,應該相互扶持纔對。”趙滿延說道。

    白妙英點了點頭,儘管她不認爲趙有乾是那麼好溝通的對象,但正如趙滿延說得那樣,他們是親兄弟,有什麼事情不能坐下來慢慢談,慢慢解決呢,誰獲得最終繼承又有什麼分別。

    ……

    順着盤繞而下的梧桐樹林山道,趙滿延剛要離開療養院,一個穿着青色紋理西裝的男子出現在了道路上,他雙眼凌厲的注視着正往下走的趙滿延。

    趙滿延看到此人也不詫異,他徑直朝着那人走了過去。

    “你和她說得那些話我都聽到了。”青色紋理西裝男子聲音低沉無比。

    “這就是我和你本質上的區別吧,當然,主要是我不希望咱媽因爲你所做的事情感到痛不欲生,老爹走了,她已經很難過了,我知道她打心底期望你是清清白白的,而且你也在她面前一直都表現得非常好,我不希望破壞她對你的所有印象。”趙滿延平靜的說道。

    “不愧是我的好弟弟,考慮的特別周到。看在你這麼維護我的份上,這一次我就不取你性命了,只要你答應我做一個吃喝玩樂的廢人,不再涉足家族裏的任何事情,我可以保證你這輩子安安穩穩。”趙有乾從林子裏走了出來,與此同時他身後也出現了一羣身穿着暗金色修道院袍的人。

    這些暗金色修道院袍的人都要帽檐遮住了他們的額,臉上更蒙着透氣的紗織面罩,顯然是不願意讓別人看到他的臉。

    只是,他們身上的氣息都非常強大,林中寂靜至極,沒有一點蟲鳴鳥叫,甚至山中的空氣都寒冷得要凍結了!

    都是一羣頂尖高手!

    “換做以前,我倒可以把老爹留給我們的東西都送給你,但現在不行了,我需要威尼斯商會的控制權。”趙滿延說道。

    “那沒有別的辦法了,我只好先把你打殘,再送你去一個環境優雅的精神病院。”趙有乾說道。

    “本來這正是我對你的處置,但考慮到咱媽會起疑心,我決定暫時原諒你。畢竟你做的一切對你自己來說確實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但從結果上來講,一,我沒有死,二,老爹也是自己選擇了離開……我們還可以勉強湊在一起當一家人,至少假裝給咱媽看。”趙滿延說道。

    “我不需要你的原諒,我纔是掌握局勢的人,你應該求我,看在媽的份上饒你一命。”趙有乾惡狠狠的說道。

    “無所謂,你怎麼對我,那是你的事情,我怎麼對待我們是我的事情。好了,你們幾個就先把趙有乾關起來,扔他到水牢裏冷靜幾天,讓他想清楚現在到底是誰掌握了局勢。”趙滿延打了一個響指道。

    趙有乾不由的愣了一下,以爲趙滿延身邊也攜帶了衆多高手,可很快就發現趙滿延不過是在對空氣說話。

    “你還在玩這麼幼稚的把戲……”趙有乾正要嘲笑時,突然他感覺到身後有人抓住了他胳膊。

    “嘎!!!”

    未等趙有乾反應過來,他的雙手就被身後的兩個人重重的折到了背上,關節都要被扭斷了,疼得趙有乾直咬牙!!

    “你們幹什麼!!”趙有乾轉過頭去,發現抓住自己胳膊的人竟然正是那幾位暗金修道院袍人!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難道被趙滿延施了什麼咒語??

    “你一直和殺手宮有密切聯繫,當初在威尼斯對我出手的那兩個人底細我也查得一清二楚。”趙滿延緩緩的走上前來。

    另外兩名暗金修道院長袍者紛紛走到了趙滿延身後,畢恭畢敬的站着,就差向趙滿延直接行禮了。

    “不可能,他們怎麼可能效忠你,他們……”趙有乾又惱又驚,這幾個可是他重金培養的護衛法師啊。

    “這還不簡單,不效忠我,就得死。你覺得他們是爲了錢賣命,給了他們足夠高的報酬他們就絕不可能背叛你,但其實和命相比起來,他們根本不在意你能給他們多少錢。”趙滿延說道。

    “你們……你們怎麼有臉說自己是殺手宮的護法!”趙有乾怒斥道。

    幾個殺手宮護法站在那裏,默不作聲。

    殺手宮有自己的準則、尊嚴與信仰,只可惜這些東西在一頭大如島嶼的蔑世玄龜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他們親眼目睹過那個龐然大物,在一片浩海之中猶如黑色山脈一樣撲來,那是一直即便沒有到達帝王也絕對相差不遠的恐怖生物!

    一人,一龜,他們出現在殺手宮作爲隱蔽的修道院中,試問整個殺手宮還有誰敢忤逆眼前這名金髮男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