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水佛珠消失殆盡。

    假如拿到那三顆至臻水元晶,以水元晶提供的無窮無盡能量,他還可以撐過這火鳳滅世。

    偏偏水元晶在莫凡的手上!

    “    ”

    一些比較頑強的植物,正在一點一點的變成炭屑。

    潮濕的泥土,干得如岩石一樣堅硬,甚至龜裂發黑。

    濃密無比的熱帶密林,徹徹底底的消失,以平行于地平線的火界限為寬度,推向了密林深處,廣袤的熱帶雨林里兀然而又驚悚的出現了這麼一塊光禿禿地帶,冒著消散不去的熱氣!

    一個衣物和皮膚都被燒毀的人,半屈著身體,像是跪在火界限邊境的一尊被火燒的土佛像,慘不忍睹。

    他就是吳苦。

    他幾次艱難的想爬起來,都只能夠保持著這樣一個近乎伏地的動作。

    他很努力的抬起頭來,看到的卻只有一雙踏著烈焰足跡的腳,正一步一步朝著他走來。

    “跪著贖罪,也不能減輕你的罪孽。”莫凡對吳苦說道。

    “我不會向你一個凡夫俗子下……”吳苦要站起來,可腿骨支撐起來的那一刻,他卻驚恐的慘叫起來。

    他的腿,有骨無肉!!

    被燒毀了,就連骨頭都是焦黑的!!

    吳苦發瘋的嘶吼著,身體越是劇烈扭動,他身上的皮與肉,剝落的越多。

    吳苦怎麼會想到自己的身體,已經被烤成了這幅模樣。

    現在的他,真的很像一尊經過了窯燒的廢佛像,極其符合土崩瓦解的字面意思!

    “水,水,水……”

    吳苦開始爬,他的手,皮如干土一樣掉落。

    可他還在費勁力氣的爬,試圖爬向熱河。

    熱河里有水。

    只要給他水,他這樣特殊體質的人就可以復甦生命。

    水會補充他缺失的所有水分,甚至可以讓他肌膚、血肉重新慢慢長出來。

    只要有水,他還能重來!!

    終于爬到可以看到熱河的地方了,稍微一點法術,可以讓遠處的水自己澆灌過來……

    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珠子幾乎要從眼眶中瞪出來。

    熱河,干枯了!!

    綿延數百公里的熱河,來自安第斯山冰山融化、雨水匯聚的熱河,竟然徹底干涸了。

    看不到一點點的水,唯有無邊無盡的干燥、龜裂,甚至地表裂痕下竄起的火焰!

    “給我,給我!把那三顆至臻水元晶給我!!”

    “我告訴你一切,我可以告訴你一切,把至臻水元晶給我!”

    “我不想死,我不能死!!!”

    “求求你,求求你,大發慈悲……”

    吳苦抓住莫凡的褲腳,他的身體,剝得快只剩下骨頭了。

    “你現在不是蠻好的話,佛人講究羽化,你雖然靈魂是必下地獄,身卻坐化。恭喜你,達成了一生的夢想。”莫凡發自內心的大笑起來。

    吳苦若真信佛,他就不會那麼殘暴無道!

    他就不會把生命看做是自己枯燥無聊時的一場血腥游戲!

    “影裔長者,這個也安排一下,趁著他還有生命跡象前,給他一個五星好評的靈魂擺渡之旅。”莫凡對影裔長者說道。

    影裔長者玩膩了魁狽,早就扔給那些小的們把玩了,也不知道被那些無聊了幾千年的影鬼們分成了多少塊。

    現在又來了一個更有意思的!

    這個吳苦,更是影裔長者的菜!

    莫凡將他的肉軀打成這樣,他的靈魂也不存在什麼抵抗力……

    小泥鰍對于黑教廷的爛魂,從來都不收的。

    可影裔長者卻極度歡迎。

    要說莫凡是火閻王,那影裔長者絕對是欽點的用刑官。

    折磨靈魂這種事情,影裔長者可以在一個人身上用幾百種,每天不重樣!

    現如今,那些影裔侍衛們殺人的手段都不斷創新了,那還不都是影裔長者這個上梁不正給帶的。

    “我可以告訴你一切,你難道不想知道……”吳苦幾乎變成了哀求。

    “不用,我只想你好好的品嘗一下死亡痛苦。听我兄弟說,你給博城磕了三萬四千六百七十次頭,那你徹底消亡前,靈魂就去體驗一下三萬四千六百七十次種死法吧。”莫凡對吳苦說道。

    吳苦一听,恨不得立刻用自己的魔力將自己的靈魂給打散。

    可他現在哪有能力,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靈魂被影裔長者給拖出。

    影裔長者拖著,哼著古怪的曲調。

    靈魂之間的事,他最拿手了。盡管三萬四千六百七十種死法,確實有點難度,但貴在永遠嘗試。

    實在不行,自己手底下還有那麼多手下,最近出了許多想法奇特,角度刁鑽的影裔侍衛,他們一起來,總可以完成這項艱巨的工程。

    影裔長者忽然間發現,跟著莫凡這個人類,總會有意外的收貨,像吳苦這樣的極品,真的百年難逢。

    ……

    吳苦終于只剩下骨了。

    他的臉骨,或許因為生前的恐懼,甚至還帶著些許變形。

    死亡不過是開始。

    黑教廷的理念也是很尊崇這一點的,那麼現在吳苦確實也可以體會到了。

    他的死魂會存在很久,他的贖罪現在才開始!!

    打包了吳苦黑乎乎的骨頭。

    莫凡總需要給博城人民一個交代的,正好這包骨頭,可以讓那片血染過的土地里不願離開的亡魂,稍微安息一些。

    雖然真正的罪魁禍首沒有解決,撒朗還不知去向,但這個執行人也可以讓莫凡有底氣回去慰問慰問了。

    ……

    “好大的膽子啊,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就在莫凡拾掇完後,一個不太友善的聲音傳來。

    莫凡往燒焦的地方看去,發現一名眼神犀利的男子,手握著一根褐色權杖,就那麼站在他不到兩百米的位置上。

    莫凡之前竟然沒有察覺到他。

    而且,他不可能不知道剛才的毀滅是自己制造的,敢來就表明對方根本不懼怕自己!

    “你又是誰?”莫凡抬起頭來,問道。

    “你殺了我的天師,在我的營地後撒野,卻問我是誰?”褐色權杖男子發笑,笑得沒有半點溫度。

    “你是褐色政權軍的首領?”莫凡恍然大悟。

    “給你兩個選擇。”

    “怎麼總是有你這種喜歡給別人選擇的人,你想干嘛就干嘛,不要問這問那。你要奪取政權,就去奪取,不要用這麼惡心的手段。”莫凡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一,現在死。二,入我的政權,為我開疆擴土,你的實力,勉強可以彌補一點沒有天師的損失吧。”褐色權杖男子照說不誤!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