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管怎麼樣,陸昆都成為了莫凡重點懷疑對象。

    將這件事與靈靈商量,靈靈也是皺起了小眉毛,有些屢不清這陸昆葫蘆里買的什麼藥。

    假如陸昆是紅魔。

    那他為什麼要將委托書交到莫凡和靈靈的手上。

    還是說,陸昆自己其實也不知道委托里面的內容,他不過是按照那位雇主的意思在辦。

    那麼雇主究竟是誰??

    他通過陸昆來委托莫凡和靈靈,卻是委托他們將陸昆給除掉??

    事情比想象中的還要復雜詭異。

    “光憑六指,還是不能完全肯定,國內食品安全那麼有問題,說不好就是吃了什麼東西發生怪變。”靈靈說道。

    “恩,所以就看你這邊分析的血跡了。”

    “我這邊血跡已經提取出來了,不出意外就是當時紅魔的血液。現在若是拿到陸昆的血液,進行一番比對分析,就可以得出結果。”靈靈說道。

    “要拿陸昆的血??”

    莫凡摸著下巴。

    要怎麼神不知鬼不覺的拿到陸昆的血呢?

    陸昆應該是不知道這件事,他也不知道委托的內容,要不起疑的情況下弄到他一滴血,說簡單也簡單,說困難貌似也困難。

    “不如,讓我去吧,抽血,我是很擅長的?”柳茹笑了起來。

    血族,總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人鮮血吸走,要麼在你午夜熟睡時,要麼在情迷沉醉時……

    “不行不行,陸昆真是紅魔的話,你去他肯定可以察覺,紅魔對是怨念極重的生物,指不定你被她給吸干了靈魂。”莫凡急忙搖頭。

    對付其他魔法師,柳茹用一點午夜夢境,到是可以很輕易的奪走血液,陸昆明顯也是有道行的人。

    “那就從陸正新或者陸輕搖這邊著手,他們兩個人和陸昆那麼親近。”柳茹說道。

    “我們去給陸輕搖和陸正新做思想工作。”

    ……

    陸正新很願意配合,他知道暗異一族的存在。

    也知道這個世界上肯定有一些特殊的種群可以化身為人,當時他和莫凡一起去看到了紅魔留下的六趾爪……

    “姐,我跟你說,這件事還真要驗證驗證一下。如果不是,那說明我們搞錯了,我們大家也安心一些,如果是……你想象一下,一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出來的魔鬼,霸佔了我們叔叔的軀殼和靈魂,天知道哪天他撕掉皮囊會對我們做什麼?”陸正新非常識相的開始勸說陸輕搖。

    事實上陸輕搖和陸昆會更親近一點。

    陸昆是沒有子嗣的,他掌握著族里很大的權力,一般會選幾個苗子不錯,他比較中意的人來帶養。

    其中陸斬天就是他比較偏愛的一個佷兒,其次是陸輕搖。

    至于陸正新,陸昆哪得正眼看他,純當一個敗家小佷兒,別給自己添亂就行。

    所以這次行動,必須要陸輕搖出手,只有他可能在不被陸昆察覺的情況下拿到陸昆的血。

    “可是,我要怎麼做嘛,總不能走上去拿一個針筒,往叔叔胳膊上一扎!”陸輕搖無比為難道。

    陸昆自有一股子讓陸輕搖敬畏和懼怕的威嚴在,平常陸輕搖在外可以婊里婊氣的,但在陸昆面前必須乖巧溫淑。

    無論那個人,是不是被某個魔鬼附身了,她都很害怕。

    “你跟陸昆叔叔撒個嬌,說哪個國外的名醫朋友會過來家里做客,到時候給他進行一個小體檢,擔心他會有什麼健康問題什麼的。”陸正新主意倒是蠻多的。

    “好吧,我試一試。”

    ……

    陸家的其他客人似乎都已經開始了他們的委托任務,一個個不見人影了,也不知所蹤。

    陸昆作為代理委托人,有派遣幾個族里的強者去盯著各個雇佣隊伍,防止他們之間有交流。

    在這方面上,陸昆做得很謹慎,假如不是找到六指的線索,莫凡覺得他真的就是一個想要獲得星海天脈的雇佣者,不想生事,僅此而已。

    “叔叔。”陸輕搖在家的著裝就比平常清純很多。

    “不是讓你和陸正新那小子跟著莫凡嗎?”陸昆在中庭的亭子里,喝著一杯橘紅色的茶。

    幾個穿著西裝的人坐在旁邊,手中拿著文件,應該是剛被吩咐完事情,已經行禮離開了。

    “陸正新在跟著呢,而且他們也在自己的房間里休息,沒什麼出門的意思。”陸輕搖細聲細語的回答道。

    “哦,你過來。”陸昆語氣平靜道。

    陸輕搖愣了一下。

    “讓你過來。”陸昆語氣帶著命令。

    陸輕搖不敢不前,走到了陸昆的面前。

    陸昆伸出手,將陸輕搖的下巴往另一側掃,盯著她的側臉道︰“有沒打疼你?”

    “哦,哦,不疼,不疼,確實是輕搖不懂事。”陸輕搖慌慌張張的回答道。

    “你太瘦了,是不是家里的廚子不和你胃口,回頭我讓人換了吧。”陸昆松開了陸輕搖,隨口說道。

    “不會不會,就潘大叔,挺得挺好的。”陸輕搖急忙回答道。

    “恩,那就好,你還有什麼事嗎?”陸昆一手拿著文件,逮著一個黑框眼鏡,深邃的眸子里也很少會有明亮的光澤,總讓人看不清他在想些什麼。

    “叔叔,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國外的朋友,是鼎鼎有名的體檢醫生。這陣子您總是那麼操勞,輕搖蠻擔心的,所以想著正好給您做個小體檢什麼的。”陸輕搖急忙說道。

    陸昆听罷,放下了手中的白色合同,也將黑框眼鏡摘了下來,那雙深黑色的眼楮盯著陸輕搖。

    陸輕搖被這麼一注視,嚇得差點逃走。

    “你什麼意思?”陸昆語氣低沉,分不清喜怒。

    陸輕搖自己卻慌了。

    “沒,沒什麼意思……”

    “就是那天,您跟我說了那些話,說我們這些小輩很不成器。”

    “輕搖連夜想了想,您說的很對,這些年您總是為我們鋪路,我們卻沒有好好珍惜,您這麼辛苦,族內族外的事情都要您來管,怕您勞累中不小心多了一些暗疾,正好朋友是這方面的專家……”

    “我……我只是想盡點孝心,叔叔健康,我也會安心許多。”

    陸輕搖把這些話說完,汗水已經濕了背。

    她從來沒有意識到,陸昆的眼神,質疑凌厲時可以如此具有震懾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