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緩緩的醒來,屋外的山林裏沒有傳來熟悉的鳥叫聲。

    睜開眼睛,山林還在被一片渾濁的黑暗給籠罩着,稀疏的星辰點綴在山線之上,朦朦朧朧,遙遠無比。

    天還沒有亮呀。

    葉心夏又閉上了眼睛。

    可和以往不同,她沒有沉沉的睡去,只是思維特別的清晰,就好像可以在自己的腦海裏描繪一幅細微的畫面,小到連那些柱子上的紋理都可以看清……

    一盆又一盆呈現白色的火焰,一個又一個紅色的身影,還有一位披着冗長白袍的人,披頭散髮,透着幾分威嚴!

    自己坐在所有白色火盆中央,有一個女人在與白袍的人說話,具體說了些什麼內容卻又根本聽不清楚,她只知道最後所有人都跪了下來,歡呼着什麼,像是屬於他們的時代即將到來!

    葉心夏又猛的睜開眼睛。

    天微亮,耳邊傳來熟悉的鳥鳴聲,葉海碧藍,雲山赤紅。

    做夢了嗎??

    又是這個夢,到底是曾經出現在了自己眼前的畫面,還是自己胡思亂想構思出來的景象,葉心夏現在也分不清楚了。

    拿起了筆。

    葉心夏趁着夢境裏的那些畫面沒有完全從自己腦海中消退,她快速的描畫出了一些圖形來。

    “芬哀,幫我找找看,這些圖形是否代表着什麼。”葉心夏將自己畫好的紙捲了起來,遞給了芬哀。

    “好,在您開始今天的工作前,先喝下這杯特別的神印山的花茶吧。”芬哀說道。

    “最近我的睡眠挺好的。”心夏自然知道這神印山花茶的特殊功效。

    “真的嗎,那就好,昨夜您睡下的時候還是向着海的那邊,我以爲您睡得並不安穩呢。”芬哀說道。

    葉心夏看了一眼山,又看了一眼海。

    這是兩個不同的朝向,寢殿很長,牀鋪的位置幾乎是延伸到了山基的外面。

    帕特農神廟一直都是如此,極盡奢侈。

    芬哀的話,倒是讓葉心夏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牀鋪很大很大,但心夏一般只睡屬於自己的那一圈地方,因爲腿的不方便,從小到大她睡覺很少會有翻身的習慣。

    “最近我醒來,看到的都是山。”葉心夏突然自言自語道。

    “哈哈,看來您睡覺也不老實,我總會從自己牀鋪的這一頭睡到另一頭,不過殿下您也是厲害,這麼大的牀您得翻幾個身才能夠到這一頭呀。”芬哀嘲笑起了葉心夏的睡眠。

    猶豫了一會,葉心夏還是端起了熱乎乎的神印山花茶,小小的抿了一口。

    大概最近確實睡眠有問題吧。

    “殿下,您的白裙與黑袍都已經準備好了,您要看一看嗎?”芬哀詢問道。

    “不用了。”

    “真期待您穿白裙的樣子,一定特別特別美吧,您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就好像與生俱來的白裙擁有者,就像我們希臘崇敬的那位女神,是智慧與和平的象徵。”芬哀說道。

    白裙。

    這在希臘幾乎成爲了對神女的一種特稱。

    在希臘也幾乎不會有人穿一身白色的長裙,彷彿已經成爲了一種尊重。

    芬花節那天,所有帕特農神廟的人員都會穿上黑袍與黑裙,唯有最後那位被選舉出來的神女會身穿着聖潔的白裙,萬受矚目!

    而帕特農神廟的這種文化浸透到了希臘人們的生活着,尤其是雅典城市。

    在歷屆的選舉日子,所有市民包括那些特意趕來的遊客們都會穿上融入整個氣氛的黑色,可以想象得到那個畫面,滿城的橄欖枝與茉莉花,壯觀而又豔麗的黑色人潮,那優雅端莊的白色長裙女子,一步一步登向神女之壇。

    那絕世獨立的白色身姿,是遠超一切榮耀的加冕,更是鼓舞着一個國家無數民族的完美象徵!!

    ……

    隨着選舉日的到來,雅典城內花卉早已經鋪滿。

    一座城,似一座完美的花園,那些高樓大廈的棱角都彷彿被這些美麗的枝條、花絮給撫平了,明明是走在一個現代化的都市之中,卻彷彿穿梭到了一個以花枝爲牆,以花瓣爲街的古老神話國度。

    黑袍與黑裙,逐漸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之中,黑色其實也是一個非常廣泛的定義,更何況地中海服飾本就千變萬化,即便是黑色也有各種不同,閃亮光滑的皮衣色,與暗亮交錯的黑色條紋色,都是每個人展現自己獨特一面的時刻。

    至於款式,更是五花八門。

    黑袍與黑裙不過是一種統稱,而且只有帕特農神廟人員纔會非常嚴格的遵守袍與裙的服飾規定,市民們和遊客們只要顏色大體不出問題的話都無所謂。

    當然,也有一些想要逆行炫耀自己個性的年輕人,他們喜歡穿什麼顏色就穿什麼顏色。

    但這些人絕大多數會被黑色人潮與信仰分子們不由自主的“排擠”到選舉現場之外,今日的黑袍與黑裙,是人們自覺養成的一種文化與習俗,沒有法律規定,也沒有明文禁令,不喜歡的話也不用來湊這份熱鬧了,做你自己該做的事情。

    ……

    “話說到了那天,我執意不選擇黑色呢?”走在雅典的城市道路上,一名遊客突然問起了導遊。

    “這個是您自己選擇的,但我得提醒您,在雅典有很多癡狂分子,他們會帶上黑色噴霧甚至黑色顏料,但凡出現在主要街道上的人沒有穿上黑色,很大概率會被強制噴黑。”導遊小聲的對這位遊客道。

    “啊??那些癡狂分子是腦子有問題嗎!”

    “他們確實不少都是腦子有問題,不惜被拘留也要這樣做。”

    “好吧,那我還是老老實實穿黑色吧。”

    “話說起來,哪裏來得這麼多鮮花呀,感覺城市都快要被鋪滿了,是從希臘各個州運輸過來的嗎?”

    “應該是吧,花是最不能少的,不能怎麼能叫芬花節呢。”

    鮮花更多,那種特殊的芬芳完全浸到了那些建築裏,每一座路牌和一盞路燈都至少垂下三支花鏈,更不用說原本就種植在城市內的那些月桂。

    這些桂枝像是被施了魔法,無比繁茂的舒展開,遮蔽了鋼筋水泥,遊走在街道上,卻似無意間闖入希臘神話園林般的迷夢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