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位聖女幾乎同時抓住了一些花絮。

    其他女賢和女侍們也紛紛握住了花瓣,隨着這個言論的產生,整座城市的人們都在做類似的事情。

    花存在問題。

    它們不是橄欖花與茉莉花!

    白色的花品種有很多,哪怕是橄欖花與茉莉花都有許多截然不同的花色。

    可無論是橄欖花還是茉莉花,對雅典人來說都是最爲熟悉的,他們怎麼可能認錯!

    “好像沒有什麼問題啊,就是橄欖花與茉莉花呀!”

    “我家就是種植橄欖的,花的香氣和花的模樣似乎有那麼一點點差異,但整體差異不大,難道是市政貪圖便宜,弄了一卡車一卡車的雜品種到雅典城裏??”

    “這真是諷刺了,全部都是假橄欖花和假茉莉花,若不是殿母帕米詩正巧以兩種花爲祈願,我們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些用來裝飾城市的花居然還存在黑色交易。”

    陸陸續續的,一些園林工人,一些植物專家,一些種植農戶,一些農場主們都識別了出來的,這些花酷似橄欖花和茉莉花,但絕對不是真正的橄欖花與茉莉花……

    他們也不知道這些是什麼品種,可假如它們不是茉莉花與橄欖花,祈願魔法自然就無法生效了,畢竟橄欖聖枝與茉莉千年花都有自己的花魂,它們怎麼會吸納不屬於自己品種花卉的祝福養分?

    殿母帕米詩臉色有些發青。

    本應該是一個完美的選舉,神女之位也將在今日有了最終結果,帕特農神廟會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卻沒有料想到發生這樣“愚蠢荒唐”的事情!

    “那麼是誰在負責城市之花的裝飾,這些假花又是從什麼地方運過來的?”殿母帕米詩明顯是生氣了,她要當衆查處這件事!

    一時間,幾個市政官員都慌了,他們可沒有想到如此隆重的選舉上會出現這樣一個烏龍事件!

    殿母帕米詩的語氣帶着威懾力,人們議論之聲都沉下去了幾分。

    這時一名女賢者走來,她走到了殿母的身旁,低聲對殿母說了幾句話。

    “說大聲點,讓兩位聖女也可以聽見。”殿母沒有允許這位女賢者對自己說悄悄話。

    她是殿母,不是執掌者,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最後都將由兩位聖女去處理。

    “這兩種花,並不是普普通通的假花,屬下研習過各類魔法植物,這種花的外形儘管完美的接近了茉莉花與橄欖花,但它們品種卻是一種我們大家都非常熟知的一種花。”植物系的女賢者說道。

    “它們是什麼?”伊之紗搶先質問道。

    “它們本質是……是罌粟花。”那位女賢者道。

    “罌粟!!”葉心夏也露出了驚訝之色。

    怎麼可能是罌粟花!

    罌粟花根本不長這個樣子的啊!!

    “這恐怕一名非常出色的植物魔法學家的手筆,種植出茉莉花與橄欖花外形的罌粟花……”女賢者說道。

    “惡作劇嗎?”老祭司法爾墨道。

    “整座城的花都是罌粟花,這是何等龐大的數量,需要多少英畝的山林纔可以種植出來,什麼人會這麼大費周章的做這種惡作劇??”伊之紗冷聲道。

    葉心夏和伊之紗想法一樣。

    這絕不可能是惡作劇!

    這個惡作劇的代價太超乎尋常了!

    芬花節,滿城的花全是假的!

    它們不是茉莉花,不是橄欖花,它們是罌粟花……

    “植物協會首席何在?”伊之紗已經嗅到了一種危機感,她立刻質問雅典市政的官僚。

    這時,一名身穿着黑色西裝的中老年男子緩緩的走來,他戴着一個黑色的禮帽,手上還拿着一個黑色的手杖,看上去像個略顯幾分浮腫的老紳士。

    “殿下,他是負責全城花卉貢運的。”裁決殿的殿主說道。

    浮腫老男子步伐並不慌亂,他保持着自己的那副緩慢。

    一直走到了伊之紗、殿母、葉心夏的面前,他才正式做了一番自我介紹,他的這份介紹也面向了全城的人。

    “雅典市民們,帕特農神廟的兩位聖女、殿母以及各大殿主,願你們芬花節過得愉快。”浮腫老官員禮貌的對大家說道。

    “我呢,是城市形象執行官,但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和愛好,愛好呢,那就是種一點富有魔力的花花草草,我曾經在綠芽城有一大片橄欖園,在那裏種植過一種植物,我們都稱它爲聖花。”

    伊之紗上前來,強行阻止了這位執行官的話語。

    “你的另一個身份是什麼!”伊之紗質問道。

    “您最好讓我說下去,否則您連如何滅亡的都不知道。”浮腫老紳士對伊之紗說道。

    “你的另一個身份!”伊之紗眼睛裏已經透出了凌厲的殺意!

    “黑藥師!”浮腫老紳士摘下了自己的黑色禮帽,一雙渾濁的眼睛帶着幾分恐怖氣質!!

    殿母、老祭司、兩位聖女、三位大殿主都露出了驚駭之色。

    裁決殿各大裁決法師迅速的將這名黑色老紳士給包圍住了,深怕這個老傢伙攜帶了什麼恐怖魔法武器,要對帕特農農神廟尊貴的領袖做出些什麼。

    “你們最好聽我將話說完,別忘了,你們已經被我的‘炸彈’給包圍了!”黑藥師平靜的面對着這些殺氣凜然的裁決法師們,開口對殿母和兩位聖女道。

    黑藥師說的炸彈,自然就是他種植出來的罌粟花。

    而且很顯然是他將這些罌粟花一卡車一卡車的運到了雅典衛城!

    這些花,就是他的危險物品!!

    他有恃無恐!

    殿母帕米詩深呼吸一口氣,她遞給伊之紗一個眼色,示意她直接將黑藥師給處置了。

    “等一等。”葉心夏卻阻止了。

    “我們不能與這種人談什麼,他是黑教廷的人。”殿母帕米詩說道。

    “如果全城的花是罌粟花,我們將面臨一場滅絕危機……這些花,是狂戾罌粟,可以創造狂戾之雨的罌粟花!”葉心夏身子輕微的顫抖着,就連話語都帶着幾分顫音。

    狂戾罌粟花!!!

    博城災難,源自於一場可以讓妖魔暴走的狂戾之雨。

    古都浩劫,同樣是因爲那一場讓亡靈白天可以自如活動的狂戾大雨!

    那狂戾泉水,正是從狂戾罌粟花中提煉出來的!

    綠芽城的橄欖園,那曾經是黑藥師的一塊種植之地,種植的狂戾罌粟花粉導致了一頭被邪化的泰坦巨人失控……

    現如今整座雅典城,充斥着這種狂戾罌粟花!

    這令人熟悉又令人不寒而慄的陰謀……

    ……

    “我爲紅衣大主教撒朗效力,你們可以叫我黑藥師,看得出來大家都喜愛我種植的狂戾罌粟花,這種花的特點就是令人沉醉。”

    “當然,還有一種生物,它們也爲這種花癡迷!”

    黑藥師咧開嘴,露出了一口黑黃色排列凌亂的牙來,笑得有些癲狂!!

    “拭目以待吧,雅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