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伊之紗掃了一眼雙冕泰坦巨人,見此時這兩頭泰坦巨人正被裁決法師的光捆裁決陣給控制着。

    “沒問題,那你現在就退出競選吧,我成爲了神女,泰坦巨人根本不足爲懼,更何況我比你更熟悉怎麼去喚醒神廟之力。”伊之紗回答道。

    葉心夏搖了搖頭。

    她可不是來找伊之紗,告訴她自己要退出選舉。

    她要讓伊之紗現在就退出!

    “呵呵,那你何必來找我,難道你覺得我像是那種有憐憫之心的人嗎?”伊之紗冷笑。

    伊之紗不會退讓,別和她說那些爲了眼前局面自我犧牲的這種鬼話,歷史上任何一場戰爭都有平民犧牲,她不會將帕特農神廟的統治權交給葉心夏。

    更別跟她說什麼,葉心夏擁有神魂,她纔是真正的神選之人,伊之紗從來就不相信葉心夏是神選之人!

    命不由天定,自古以來任何一位神女上位都是靠鬥爭,靠殺戮,不是靠憐憫!

    “倒是你葉心夏,假如你還有一點點良知的話,那就現在退出選舉。”伊之紗指着葉心夏說道。

    “不可能。”葉心夏同樣語氣堅定。

    “你真是讓人覺得可悲又可笑,那個站在金耀泰坦巨人肩上的女人,是你的母親,你覺得雅典市民們知道了這個消息,你還有競選的資格嗎?”伊之紗開始咄咄逼人。

    “她是她,我是我。你不也是一個弒兄者,那個人也是我父親。”葉心夏說道。

    “葉心夏啊葉心夏,有的時候我真的懷疑你是真的單純了,竟然到現在了還要用這樣一副態度和我說話,拿出你教皇的冷漠,拿出你身爲黑教廷教皇的氣勢來,用全雅典人的性命來要挾我交出神女之位,那樣我纔會考慮!”伊之紗突然大笑了起來。

    “我不是教皇。”葉心夏蹙着眉。

    她不明白,爲什麼伊之紗一定要認定自己與黑教廷有關係,難道只有這樣她纔可以心安理得嗎?

    “你自己也看到了,撒朗一心要報復整個帕特農神廟,包括整個雅典,神女之位即便選出來又能如何,無非是能夠擊退泰坦巨人,城市的人該死的還是死……眼下真正能救這座雅典城的人,不就是你葉心夏,不過是你葉心夏一個命令的事情。你是聖女,你是撒朗的女兒,你還是至高無上的黑教廷教皇,你想要做什麼,都可以決定,又何必假惺惺的與我商量?”伊之紗很肯定的道。

    “伊之紗,你是不是瘋了,我說了,我不是教皇!”葉心夏有些憤怒道。

    伊之紗注視着葉心夏,想從她的眼睛裏看到些什麼。

    “你敢讓我用心靈之視來審視你的記憶與靈魂嗎?你說你要成爲神女,是因爲不想讓我這種殘忍冷血的成爲帕特農神廟的統治者,不願意讓未來變得更糟糕,可你曾想過,我之所以不會退讓,是因爲你葉心夏更黑暗虛僞,你能到今天的這個位置,本就是一場巨大的陰謀,黑色的烈焰早就因爲你葉心夏的出現包裹了雅典城,包裹了帕特農神廟。”伊之紗質問道。

    “你儘管審視,我受夠了你沒有邏輯的指控。”葉心夏不耐煩的道。

    伊之紗伸出了手,將手掌放在了葉心夏的額頭上。

    心靈之視,這是可以看到一個人內心深處的記憶,靈魂是墮落的,是純淨的,也將一目瞭然,所有的謊言也將在這隻手掌觸碰到葉心夏額頭的那一刻全部戳破!

    只是,在允許伊之紗使用這樣的心靈法術同時,葉心夏那雙眼睛也變得沒有焦距……

    “你看到了什麼嗎?”葉心夏問道。

    伊之紗收回了手,道:“我相信你,但是現在的你。”

    “我們沒有時間了。”葉心夏擔憂的注視着那神廟之庇。

    “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好一個隱藏教皇身份的手段。”伊之紗喃喃自語着。

    “伊之紗!”葉心夏惱羞成怒,這個女人既然還覺得自己是教皇。

    “葉心夏,我接下去要說的這番話請你認真的聽,我說了,我相信現在的你。”伊之紗的神情有了一些變化,看得出來她放下了之前的成見和敵意。

    葉心夏已經很焦慮了,因爲神廟之佑結束之後,她想不到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擋那頭金耀泰坦巨人進入城內屠殺。

    “你不是想知道我究竟是如何復活過來的嗎,我明明沒有神魂,也沒有掌握復活之術……”伊之紗開始逐漸平靜了下來。

    “現在沒有時間談論這個。”

    “不,你得聽下去,如果你真的想要這座城市平安無事的話。”伊之紗注視着葉心夏,從未有過的嚴肅與莊重。

    “好,我聽着。”葉心夏點了點頭。

    “首先,復活我的人確實與埃及的胡夫有關,但是有一個更強大的存在將我從冰棺中復活過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你的父親文泰。”伊之紗開口說道。

    葉心夏愣住了。

    “他不是已經……”葉心夏語氣發生了變化。

    “你剛纔說我是弒兄者。沒錯,是我讓他成爲了聖城死刑架上的囚徒,被死神拽入到地獄,永遠無法復活。但你可知道這是文泰的意思?”伊之紗再一次吐出了一個讓葉心夏渾身不由顫慄的事實。

    文泰的意思??

    “是文泰讓我投擲黑色石子。”伊之紗說道。

    “不可能,你在欺騙我!”葉心夏搖着頭,她清楚的記得當時的情景,那些記憶已經涌回到了她的腦海中,她記得是伊之紗讓文泰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你可以認真的想一想,以他當時的影響力,以他當時的實力,還有他身邊的那些強大追崇者,他難道沒有與聖城抗衡的實力嗎,他明明可以做這個世界的變革者,但他選擇了死。那個時期,除了他自己相死,沒有人可以殺得死他!”伊之紗繼續闡述道。

    葉心夏能夠回憶起文泰的輝煌,無人可及的地位,更擁有數之不盡的追隨者……

    是他自己選擇了死亡。

    可他爲什麼要選擇死亡??

    是不想與這個世界舊統治者爲敵,不想掀起一場統治階級的戰爭,因爲戰爭必定殃及平民??

    但伊之紗告訴葉心夏,這只是文泰選擇死亡的理由之一。

    “黑暗位面,這是一個比海洋世界龐大上百倍的力量,它們通過我們不斷向它們祭獻出去的黑暗魔法來影響着我們這個小小的脆弱位面,文泰看到了黑暗位面的野心,所以他選擇了死,選擇了黑暗位面,選擇了成爲可以守護着這個脆弱世界的黑暗王!”

    “文泰是黑暗王。”

    “這個世界上擁有復活神術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你,一個是文泰,我從冰棺中醒來,是文泰的意思,我將繼續競選神女,也是文泰的意思。”

    黑暗王,文泰!

    他復活了伊之紗!!

    聽到這個消息的那一刻,葉心夏感覺頭顱一陣暈眩之感,險些無法站穩。

    伊之紗說得是真的??

    這又怎麼可能???

    “我……我沒法相信你。”葉心夏深呼吸着。

    “那麼我告訴你第二件事。”伊之紗對葉心夏說道。

    “我們沒有時間……”葉心夏看到了神廟庇佑在逐漸消亡。

    “聽完這第二件事,假如你還想要成爲神女,我會讓給你。”伊之紗很認真的說道。

    “說。”葉心夏道。

    “你是教皇,這點毋庸置疑。”伊之紗道。

    “你……”

    “聽我說完。你在很小的時候就接納了神魂,神魂帶給你靈魂巨大的負荷,導致你連走路都變得困難,事實上神魂還帶來了另一個影響,那就是你的記憶,當然,這極有可能是黑教廷忘蟲的作用。”伊之紗目光注視着撒朗,用手指着撒朗,接着道。

    “她將你繼承了教皇文章的記憶給抹去,讓你成爲一個普通人,在一個普通人的環境中成長,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她會將你推向帕特農神廟,讓擁有神魂的你進入到神女峯。”

    “殿母是一個遵守舊義的人,她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扶持你,你會逐漸成長,成爲帕特農神廟一個擁有完美形象的聖女,然後,撒朗在這個世界的黑暗面不斷的擴張,不斷的作亂,看似復仇,實則在掃清一切會影響你成爲神女的人和團體,那些人既然殺死了文泰,自然也會極力阻止你這個文泰之女成爲神女。”

    伊之紗將這一切闡述給葉心夏。

    葉心夏在聽着,但伊之紗從她的表情就看出來,她根本不相信自己說的。

    “你的意思是,我是教皇,但現在的我記不得而已,我是教皇的所有記憶被封印在了忘蟲之中?”葉心夏現在明白了伊之紗爲何一口咬定自己是教皇。

    這個解釋……

    聽上去很合理。

    畢竟被誣陷爲紅衣大主教撒朗的時候,葉心夏也懷疑過自己,而且她清楚的記得自己曾經到過黑教廷的總壇,目睹了一個穿着巨大袍子的人……

    “我知道你不會相信,但事實已經擺在眼前。金耀泰坦巨人,它爲何會復活過來。這個世界上只有你擁有復活神術!”

    “你和你母親已經聯手了,至少你們已經見過面了。”

    “可悲的是,現在的你渾然不知。”

    “你每天帶着一個善良的靈魂入睡之後,可曾想過你從兒時就誕生的邪惡之魂卻悄然甦醒,戴上教皇戒指,穿梭在罪惡之城,沒有人知道你真實的身份,因爲連你自己都不知道!”伊之紗說道。

    不知爲何,伊之紗的這句話衝擊着葉心夏的靈魂,這讓她猛然間想起每晚入睡和醒來時截然不同的景象。

    山,

    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