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殿母繼續保持了沉默。

    葉心夏比殿母想得要聰明,她只是從來不會將自己的智慧輕易的表現出來。

    “我只是闡述。那麼我們說第二件事情。”葉心夏知道殿母帕米詩是不會承認的。

    “葉心夏,明日就是你成爲神女的正式日子,可我還是要教你最後一課,在沒有完全掌控局勢之前,千萬別將你的心思全盤托出。這個帕特農神廟的禁咒元老,依舊是聽從我的命令,你最好現在就回到自己的地方,別再說一句話,從今晚後也給我想清楚你要說的話!”殿母帕米詩語氣和態度已經徹底變了。

    神女,也得裝糊塗。

    騎士殿很強大,獲得了聖魂的那些騎士將如同天方曜日一樣輝煌?

    可帕特農神廟還有九大隱氏,圖爾斯世家只是其中之一,九大隱氏都聽命於殿母,他們看似已經不再管理帕特農神廟的一切事務,但他們又無時無刻不在影響着帕特農神廟。

    他們纔是帕特農神廟的根基!

    文泰、伊之紗都出自這些神廟隱氏!

    “我們說第二件事。”葉心夏即便聽到了殿母帕米詩的這番言語,依舊保持着平靜。

    “葉心夏,你若這樣不知好歹,我不介意再等十年,再培養一位神女。我現在就以你勾結黑教廷的罪名將你斬首,天亮之時就是你的葬禮!!”殿母帕米詩憤怒的站了起來,全身上下的氣勢竟然如一陣凜冬風暴那般。

    殿母閣外,幾個身影也因爲這股氣勢從林子中出現,他們正在靠近這裏,一身黑袍的他們更展現出了令那些女侍和女賢者顫慄的強者氣息。

    這幾個人比任職的那些封號騎士強大不知多少倍!!

    殿內

    依舊寂靜,葉心夏仍舊站在那裏,沒有後退半步的意思。

    殿母帕米詩已經站了起來,她俯視着座下的葉心夏,胸口在起伏着,看得出來她異常憤怒,雙眼甚至帶着凌厲的殺意。

    “殿母,您若要殺我,爲什麼不在二十多年前就這樣做呢。我清楚的記得您裹着一件巨大的袍子,寬闊的袖子下有一雙乾淨的手,手指上戴着一枚紅色瑪瑙戒指。”

    “我和我的母親已經無處可逃,假如您要殺我,爲什麼不在那個時候就動手呢?”葉心夏突然問道。

    殿母帕米詩聽到這句話突然身子輕微一顫。

    滿身的怒氣在極端的時間內全部散盡,殿母帕米詩緩緩的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殿外,有一些腳步聲,但殿母帕米詩卻一揮手,讓那幾個隱士氏的強者暫且退出去,隨後殿母帕米詩更佈置了一個隔絕結界,將整個大殿都籠罩在了迷霧之中。

    裏面發生的事,外界不會知曉半分。

    殿母帕米詩做完這些之後,做了一個深呼吸。

    突然,笑聲傳了出來,殿母帕米詩發出了一竄複雜的笑聲,像是壓抑了許久之後的暢快大笑,又像是那種諷刺的嘲笑。

    “忘蟲已經對你不起作用了?”殿母帕米詩笑過之後,問道。

    “在伊之紗設計誣陷我爲紅衣大主教撒朗那件事之後,忘蟲已經被我殺死了,我知道我是誰,也知道我曾接受過什麼樣的傳承,我應該感謝您。”葉心夏對殿母誠懇的說道。

    “你不需要感謝我,應該感謝你的母親,將你這樣一塊完美的璞玉獻給了我。”殿母帕米詩語氣比之前溫和了許多。

    “可她還是背叛了您。”葉心夏說道。

    “葉嫦從始至終就沒有效忠過我,她永遠都有她自己的打算,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識別出我的真面目,然後將我的喉嚨割開!”殿母帕米詩說道。

    帕米詩從自己的位置上走了下來,順着玻璃階梯,一步一步走到了葉心夏的面前。

    她仔仔細細的打量着葉心夏,看着她的容顏,端詳她的眼睛,又刻意站到稍遠的地方,觀賞葉心夏的全貌。

    良久過後,帕米詩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接着道:

    “葉心夏呀,葉心夏,你真是出乎我們所有人的意料啊。你出乎了文泰的意料,出乎了撒朗的意料,更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還沒有問您問題。”葉心夏說道。

    “你問吧,但我不會回答你。”殿母帕米詩說道。

    “您是教皇,對嗎?”葉心夏認認真真的問道。

    教皇。

    黑教廷至高無上的教皇。

    永遠有一件巨大的袍子將她的身形和容貌給遮住,其莊嚴冷漠的氣質令所有紅衣主教都只能夠匍匐在地,只能夠聽從他的教誨和指令。

    可誰又知道教皇真正的身份是什麼?

    黑教廷幾乎所有人都潛藏着的,他們有可能是辦公室中的職員,有可能是魔法協會中的核心,更有可能是政界中的領導者,在他們沒有暴露自己本性之前,他們和大衆沒有任何的分別,而這也就是黑教廷最難根除的地方,他們在作惡之前甚至有可能是你身邊最善良最信賴的人……

    一個黑衣教士,他們的身份隱藏都讓審判會、魔法協會、聖裁院焦頭爛額,更不用說是藍衣執事,掌教、紅衣大主教、引渡首、乃至教皇!

    誰是教皇,這是世界最大的祕密!

    連撒朗這位紅衣大主教都在發瘋似的尋找教皇蹤跡,尋找真正的教皇!

    葉心夏剛纔與梅樂談及伊之紗。

    伊之紗已經揣測到了整件事的主體,但她還是忽略了一些細節。

    伊之紗指控葉心夏是教皇。

    告訴葉心夏,她的身體裏存在另一個邪惡之魂,那是忘蟲導致的,許多黑教廷重要人員都擁有忘蟲,他們會將自己黑教廷的身份徹底忘記,直到某個時刻纔會甦醒。

    葉心夏確實有忘蟲。

    她童年的那些記憶被忘蟲吞噬。

    她與自己母親的那些逃亡日子也根本記不清。

    但葉心夏遭受審判之後,她就意識到自己缺失了一段重要的記憶,要弄清楚整件事,她必須恢復被忘蟲吞噬的那些事情。

    她處理掉了忘蟲,她在每一次熟睡後,那些過往的記憶都涌現回來了。

    爲了不與夢境混淆,葉心夏特意詢問了莫家興一些在博城的細節,確認自己更早時期目睹的那些是真實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