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來在國外也講究燒頭一柱香啊。”一個東方面孔的中年男子在人潮擁擠中感嘆了這麼一句。

    頭一炷香最爲虔誠,在帕特農神廟第一個登上禮讚山的人,也將受到神女的青睞。

    說出這句話的人正是莫家興,他偶爾也燒香拜佛。

    他習慣在有人的地方,尤其是普通人羣的地方。

    帕特農神廟神女峯高處不勝寒,沒有跳廣場舞的中年婦女,也沒有下象棋喝酒的老頭,沒有絲毫自在的氣息,莫家興根本就呆不住,只有在有煙火氣息的地方,莫家興才感覺到真正的舒適。

    當然,他最喜歡的還是湊熱鬧。

    他本可以走“貴賓通道”進入到禮讚山,禮讚山也有他的專座,可他仍舊願意跟着這支“登山”大軍一同前行,感覺像是除夕夜零點大家絡繹不絕的去廟裏一樣,有年味。

    “原來有同胞啊。”似乎有人聽到了莫家興的感慨,莫家興身後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

    莫家興轉過頭去,隔着兩三個人看到了一個蒙着眼睛的三十多歲男子。

    他拄着盲人拐,明明是一個瞎子,卻給人一種莊嚴威武的感覺,腰桿絲毫不會爲了尋路而彎下去。

    莫家興急忙讓了幾步,讓身後的人先過去。

    “眼睛不方便還要登山,小老弟你也不容易啊,難道是爲了治好眼睛?”莫家興喜歡結識人,於是和這名同是華人的男子走在了一起。

    “眼睛是治不好了,老哥也是很幽默啊,把希臘這麼重要的日子比作頭一炷香。”瞎子說道。

    “哈哈,隨口說一說。既然眼睛治不好了,你還攀什麼山啊?”莫家興不解的問道。

    “有件事要做而已,但我眼睛不太方便,能不能麻煩老哥幫個忙。”瞎子說道。

    “沒問題啊,都是同胞,有困難儘管說。”

    “那太感謝了。”

    “怎麼稱呼啊,小老弟?”

    “姜彬。”蒙着眼睛的男子說道。

    “看你這氣度,像是軍人啊。戰場上受的傷?”

    “我說我是騎士,老哥您可能不會相信吧。”

    “那你很有故事,沒事,咱們一路走一路聊,這麼長的路,有人說說話也會舒服很多。”

    ……

    禮讚山下,一名身穿着黑色麻衣的女子步伐輕盈的登上了山,禮讚山山頭非常寬闊,更被佈置得如同一個露天盛典會場,六色的遮陽天紗在頭頂上完美的鋪開,組成了一個美輪美奐的天紗穹頂,籠罩着整個禮讚山典禮臺。

    麻衣女子一眼望去,看到了許多坐席。

    陸陸續續有一些特殊人羣入座了,他們都是在這個社會上擁有一定地位的,根本不需要像山下那些信徒那樣一步一步攀登,他們有他們的貴賓通道。

    “真有我們的位置。”麻衣女子有些意外的指着坐席。

    坐席整整齊齊的排列,更標識了名字,那些找到自己席位的人臉上都露出了幾分得意的笑容,畢竟這是神女禮讚第一日,能夠坐在這裏的人就等於古代的“加官進爵”,他們與神女關係密切。

    禮讚第一日,可以稱之爲表彰大會。

    神女的競選不是個人,更代表一個龐大的勢力羣體,甚至稱之爲一個帝國。

    有功臣,需要獎賞。

    有外援,需要繼續協作。

    有利益,要共享!

    “會不會是陷阱,畢竟我們到現在還不清楚葉心夏的立場。”那個黑色麻衣女子繼續問道。

    在麻衣女子身旁,還有一個身材高挑的人,一頭短髮,戴着耳釘,面容乾淨整潔,卻有些令人分不清其性別。

    即有女性的柔和,也有男性的那股英氣。

    她一身黑衣,但裏襯卻是紅色的。

    “她戴了戒指,便意味着她已經見過了教皇。”此人說道。

    “雖然教皇是我們最後一個目標……”

    “顏秋,你覺得這座山上有多少教皇的人,又有多少我們的人?”撒朗用手撫摸着耳釘,開口問道。

    “現在教廷明面上歸順我們的有一大半,但教皇多年來的影響力還在,不到最後還是無法做出判斷。”麻衣女子說道。

    “我只問紅衣。”撒朗道。

    “紅衣的話,可能站您這邊的只有三位,其中一位還是我們自己扶持的新人。”引渡首顏秋說道。

    “你昨夜不是問我爲何要相信葉心夏。”

    “她雖然放走了黑藥師,可黑藥師本就要回歸天國,我們不能因爲這個就輕信她,將名單給她。”引渡首顏秋仍舊覺得撒朗昨夜做的決定有些不妥。

    “只有葉心夏可以讓教皇不再躲在暗處,我們不交出足夠的籌碼,我們永遠都不可能觸碰到教皇。”撒朗說道。

    引渡首很在意每一個教衆。

    可在撒朗眼裏,所有的教衆都是工具,只不過是爲了讓她可以達成目的,至於葉心夏想要掌控所有紅衣主教和所有教廷人員,哼,給她好了。

    白與黑的統治,連文泰都沒有的野心。

    可那又如何,文泰已經慘敗。

    文泰在這個世界還有不少他的黑暗眼線,這些黑暗眼線大概已經將葉心夏戴上教皇戒指的這件事告知了在地獄深處的他。

    這位黑暗王,如今已經抓狂崩潰了吧!

    他期望的女兒,卻站在他的對立面。

    他最純淨無暇的女兒,如今手是一個屠夫教廷的首腦。

    如果黑暗位面的一切痛苦不能讓他品嚐到地獄深淵的真正滋味,那麼得到這個消息的他就在地獄裏歇斯底里的嘶吼吧,他現在無論身處何處,都是身處絕望地獄!

    在撒朗的復仇計劃裏,之剩下最後一個人了。

    老教皇。

    這個狡猾至極的老狐狸,值得她撒朗傾注下所有的籌碼!

    同樣的。

    老教皇已經召集了所有聽命於他的紅衣主教。

    葉心夏已經成爲了神女,更成爲了教皇。

    撒朗很清楚,自己就是他黑白統治計劃上的唯一阻礙。

    老教皇一樣爲傾巢而出。

    這個禮讚山,教廷兩大派系終究要決一死戰。

    主宰者,將是老教皇還是撒朗!

    “大人,您好像刻意忽略了一件事。”引渡首突然開口道。

    “葉心夏不敢那樣做。在我們任何一個教衆自己沒有暴露身份之前,都是平民,是虔誠的登山者,她若那樣做,就等於在成爲神女的第一天大肆屠殺民衆。”撒朗道。

    “也是,她無法證明我們是教會之人,除非她向全世界承認她是黑教廷教皇,可她這樣做等於毀了帕特農神廟,毀了一切。”

    “懷璧其罪,文泰捨棄了她,擁有神魂的她命中註定受人擺佈。要麼聽命於我,要麼聽命於殿母,而殿母極有可能就是教皇。”撒朗似乎對一切已經瞭如指掌。

    左右葉心夏命運的人有四個。

    文泰讓伊之紗監督葉心夏。

    殿母一直在扶持葉心夏。

    教皇更是推崇葉心夏。

    而自己同樣迫使葉心夏踏入黑教廷泥潭。

    文泰已經出局了。

    控制她的人只剩下自己、教皇、殿母。

    殿母本不足爲懼……

    可如果教皇與殿母是同一個人,一切就又變得未知了。

    撒朗必須與老教皇徹底攤牌!

    今日,所有紅衣主教也將齊聚於此。

    帕特農神廟已經被他們黑教廷徹底竊取了,既然是封侯儀式,那麼總得分出一個誰纔是真正的王侯!

    教皇?

    還是撒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