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讓殺人者扮演黑教廷……”殿母帕米詩聽到這句話的那一刻,整個人就跟靈魂被抽走了一樣!!

    這就是葉心夏處心積慮的計劃!

    在殿母帕米詩將撒朗視作最大的威脅,將所有的心思都投注在今日怎麼處理掉紅衣大主教撒朗的時候,本應該被她死死扼住了喉嚨的葉心夏卻反割開了自己的脖頸!

    葉心夏以黑教廷之名來除掉黑教廷所有成員!

    帕特農神廟的根基還在,而黑教廷將不復存在。

    準確的說,黑教廷還剩下一人。

    那就是白衣教皇,葉心夏。

    “葉心夏,我這樣栽培你,將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權力都賜給你,你卻這樣對待我!沒有我,黑教廷便沒有今日,沒有我,帕特農神廟更不可能有今日!”殿母帕米詩走了下來,她的眼睛已經充血,像是臉骨要從皮膚中剝裂開!!

    葉心夏此時卻已經轉身,裙裾散開,上面還有那些斑點一樣的血漬。

    她往外走去。

    但殿母帕米詩又怎麼會讓葉心夏活着離開。

    葉心夏殺死了她帕米詩幾十年來培養的黑教廷棋子,包括葉心夏也是殿母帕米詩的棋子,現如今被全部割喉!

    殿外,昨夜那幾個消瘦蒼老的身影再一次出現了,殿母帕米詩現在最後悔的莫過於將教皇戒指傳給葉心夏,在昨天她就應該將葉心夏殺死!

    更可恨的是,因爲撒朗造成的威脅,迫使殿母帕米詩不得不將教廷的人全部集中在神山之中,畢竟這場鬥爭最後的敵人就只剩下撒朗和她派系的人,這給了葉心夏一個絕佳的機會!!

    葉心夏不惜當衆處決,就是因爲今天,也只有這麼一天,整個黑教廷都會盤踞帕特農神山!!

    “給我殺了她!”殿母帕米詩對殿外那幾個蒼老的身影吼道。

    葉心夏已經走到了殿外,她能夠感覺到磅礴的殺氣從兩旁的林子裏涌來。

    但她還是繼續往前走,就在蒼老強者靠近葉心夏時,一輪熾盛的太陽從天而降,那翻滾起的黑斑烈焰幾乎將天地給遮蔽了,一時間除卻徒步離開殿母閣的葉心夏,其他所有人都被這黑斑烈焰給籠罩了進去!!

    整座山,莫名的燃燒了起來,可以看到殿母閣前,一頭神浩巨人全身熱浪翻滾,正瘋狂的踐踏着殿母閣。

    那幾個蒼老的身影也沒有能夠倖免,他們被那恐怖的太陽之環給吸附進去,被金耀巨人狠狠的砸落到山的裂縫裏,然後又被拖拽出來,幾乎粉身碎骨!

    金耀泰坦巨人!!

    它又一次復活了過來!!

    然而這一次真正賜予了金耀泰坦巨人生命的正是已經成爲了神女的葉心夏。

    她昨日集合衆封號騎士的聖魂,殺死了金耀泰坦巨人,並將它的屍體擡回了帕特農神廟。

    連夜,葉心夏又復活之術與金耀泰坦巨人完成了一個靈魂交易。

    要麼靈魂被泯滅,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要麼接受帕特農神廟的神魂復活,併成爲神女的奴隸!

    金耀泰坦巨人做出了一個明智的選擇。

    在更強大的力量面前,古神同樣會淪爲奴僕!!

    既然金耀泰坦巨人是殿母帕米詩成爲教皇並壯大教廷的開端,那麼就以金耀泰坦巨人來做這最後的了結吧。

    “呼呼呼呼呼呼~~~~~~~~~~~~~~~”

    漫山遍野的火焰,似一個正熊熊燃燒着的地獄之門,正一點一點的將整個殿母閣山峯給拖拽進去,殿母閣山峯內的一切生命都無法倖免。

    恐怖的黑斑烈火中,一個冰冷的身影,水晶石根的鞋在堅硬的大理石階梯上發出了有序的節拍。

    她的面前,鳥語花香,是帕特農神廟獨特的詩意盎然,白階、銅像、百花、青林、古殿、藍裙……

    而她的身後,火海茫茫,煉獄一樣的炎浪翻滾成一頭猙獰咆哮的魔神面孔,無數的生命灰燼在飄向更遠的地方……

    這座山峯,與神山主峯相隔兩座聖女殿堂,也相隔幾座高聳的山巒,即便這裏火光四起,被巨大山體阻隔之後看上去也不過是一片光芒籠罩。

    帕特農神廟這樣的地方,光芒四射之處實在太多了,在絕對封鎖了之後,根本沒有人會去在意殿母閣與那座山峯已經淪爲了一片火海,更不會有人知道讓黑教廷猖獗幾十年的老教皇,也已經葬身其中!!

    ……

    那座山峯山谷,似乎依舊迴盪着殿母帕米詩尖銳的咆哮。

    大概是不甘。

    又怎麼可能會甘心呢。

    殿母帕米詩可謂是葉心夏神女之位的最大推動者,是她選擇了葉心夏。

    在進入帕特農神廟之初,葉心夏像一張白紙,在殿母帕米詩看來就是最完美的人選,無論是爲了帕特農神廟,還是爲了黑教廷,葉心夏都可以按照帕米詩的要求去一點一點的改變。

    很長很長的時間裏,葉心夏也給人一種不需要過於防備的感覺,她表現得就像是一個教科書級的神女,一絲不苟、心懷憐憫、願意爲那些遭受苦難的人付出……

    形象,帕特農神廟需要的就是這樣一個形象。

    儘管像帕特農神廟這樣的組織真正輝煌靠得絕對不是葉心夏這種神女,更需要伊之紗那樣的果斷與冷漠,但如果葉心夏專注於形象這一塊,而由其他人來負責“冷血處理”,也不失是一個理智的抉擇。

    殿母承認,自己同樣被葉心夏給欺騙了。

    如果是面對伊之紗,面對撒朗,殿母帕米詩絕對會再小心一分,這一分小心便不至於帶來今天這樣的結果,偏偏她是葉心夏,從踏入帕特農神廟之初便給人一種極好掌控的感覺,或者說從她誕生的那一刻,就註定了她的命運必定被他們這些藏身於幕後的掌權者給操縱着……

    將撒朗視作一生大敵,孰不知真正的隱患,就在自己的身邊,是自己一手栽培起來的人,甚至願意將供爲黑與白統治至高統治權力的人!

    她看似在苦痛掙扎,在受人擺佈,殺伐之時,竟然勝過了所有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