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陽光在不遠處,緩慢的移向了這片冰沙沙漠中,穆寧雪已經很久沒有見到真正的陽光了,當這一縷縷乾淨至極的光輝灑落在自己的身上,穆寧雪不由自主的揚起臉龐去感受它們的溫度。

    像解脫了一般。

    更像是衝破了厚重的枷鎖。

    也似鬱結在身體裏的壓抑與痛苦逐漸融化。

    天地如此純白。

    一身銀狐絨毛的穆寧雪佇立在這個世界的盡頭,迎着簾幕一樣灑落在黑暗與冰雪中的億萬光芒,笑容也隨之一點點的綻放,美得像神話中冰雪山上甦醒過來的精靈女王。

    是盡頭,也是端點。

    穆寧雪揹着那些還未完全褪去黑暗的沉重世界,開始邁開步伐朝着一個方向前行。

    她每踏出的一步,都是在遠離這個枯寂極地,也在靠近那繁華的世界。

    沿着光幕,穆寧雪從永夜的中走出,儘管極晝在慢慢的掌管這個冰川世界。

    但穆寧雪……

    應該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從永夜中活着走出來的人。

    ……

    烏斯懷亞是阿根廷最南端的城市,這裏離極南半島也不過是有一千多公里的距離。

    寧靜的湖泊,冰雪覆蓋的高山,童話一般美麗的城市,這獨特的氣息令人不由自主的沉醉在其中。

    港口處,有許多輪船停靠着,陽光已經趕到了這裏,冬天就會過去了,對於生活在最南部的人們來說,冬天漫長且可怕,在過去還不發達的時候,有太多的人熬不過一個冬天。

    食物、取暖、衣物、藥品,都在冬天是至關重要的物品,富饒的人可以窩在屋子裏看着電視,靠着壁爐,吃着燒肉,而貧窮的人有可能面臨房屋被大雪壓垮,食物被凍成冰塊的悲慘。

    所以春天對他們來說真的太重要了,不僅僅是擺脫了冰寒、黑暗,更意味着生機與希望。

    烏斯懷亞在一個城市步行街中舉行了自助美食活動來慶祝接下去的每一天都會更暖和起來,肉香味與酒香氣瀰漫開,很快就有人忍不住手舞足蹈起來,在廣播音樂中盡情搖晃着身子。

    那些好不容易熬過了冬天的流浪貓流浪狗也跑了出來,它們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槍奪燒烤架上的食物,只能夠耐心的等待那些被堆放的街角的垃圾。

    而一隻白色的小身影,卻膽大包天。

    它不僅品嚐那些美味烤肉,更是連爐子裏還沒有烤熟的火雞都直接端走了,躲在一個沒有人注意的陽臺上,就是瘋狂撕咬,吃得滿身是油。

    一身雪狐衣的穆寧雪走在美食街道上,她的裝束與打扮倒是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只是人們也沒有太過在意,畢竟這個城市喜歡穿着昂貴皮衣、獸絨的大有人在,甚至這一身昂貴的雪狐衣衫還是富貴的象徵!

    穆寧雪用一些極品冰鑽換了一些當地的錢票,找了一間清靜的酒店,小白虎本來就跟流浪狗沒有什麼區別,她也不在意那傢伙跑到哪裏偷吃東西了,先泡在一個熱水澡對穆寧雪來說是此時此刻最想要滿足的願望。

    她是很愛乾淨的,哪怕生活在冰川中,也要用那些藏在厚厚冰岩下的火泉來保證自己髮質和身子清潔,當然在那種地方也有一個好處,就是天氣過於寒冷,沒有什麼微生物能夠存活,頭髮不會長蝨子,皮膚也不油膩,唯一讓穆寧雪比較擔心的就是肌膚的活力過於缺乏。

    泡泡熱水澡,這種情況就會逐漸緩解。

    修煉與美貌,這大概是穆寧雪永恆不變的追求了,在香噴噴的熱水中穆寧雪才逐漸感覺到一絲絲的放鬆,聽着屋子外面小孩子們的嬉鬧聲,那種歡脫的聲音也在一點一點驅散掉腦海裏的沉重與壓抑。

    在極南的永夜中,神經需要時刻緊繃着,那裏的環境非常的單一,單一到大自然的最殘酷法則被提現得淋漓盡致,生物之間只有一層關係,要麼獵殺,要麼被獵殺……

    所以看到城市,人們在街道上跳舞,看到餐廳裏很多人文明的用餐,聽到小孩子們湊在一起玩鬧,對穆寧雪來說都有些不那麼真實,就好像一覺醒來,自己又會回到那永恆的黑暗與冰冷之中,必須竭盡全力思考怎麼活過今天,怎麼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幸好,這些在極南永夜中的緊張,正在隨着生活氣息的繚繞一點一點的消退,相信用不了幾天,自己也會適應過來的。

    梳洗與護理,就用去了大半天時間,再沉沉的睡上一整晚,暖和的屋子和被窩的舒適讓穆寧雪從未想過這些在過去再尋常不過的東西會變得如此有幸福感,難怪每一個外出旅行的人,他們會對生活更有感覺。

    ……

    穆寧雪一直睡到了陽光透過了窗簾灑在毛絨絨的地毯上。

    有人在外面的走廊裏奔跑,大概是一羣來這裏遊玩的孩童,他們迫不及待的奔向大堂,去享用早餐。

    穆寧雪起來時,發現牀鋪另一側的地攤上,一頭身上髒滿了酒水的白虎,正仰面朝天,四個肉嘟嘟的爪子翻開來,睡得鼾聲四起。

    穆寧雪放了一池子的水,擰起了小白虎,將它扔到了熱水裏。

    小白虎被嗆醒了,一臉無辜的看着穆寧雪,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麼,要接受這樣的懲罰。

    “一股垃圾桶的味道。”穆寧雪取來了沐浴液,幾乎將整瓶倒在了小白虎的身上。

    小白虎打了一個酒嗝,穆寧雪覺得沒有必要再和這小髒虎待在一個屋子裏了,轉身下樓。

    小白虎用爪子撓了撓頭,不明白自己爲什麼又被嫌棄了。

    還以爲偷了那個老怪物的寶貝,自己會成爲穆寧雪的小寵兒,但好像自己立了天功,絲毫沒有改善自己與穆寧雪的關係。

    什麼時候自己纔可以像其他小寵物一樣被親密的抱在懷裏,哪怕是寵溺的摸一摸下巴和脖子上的毛,也是很不錯的呀,但迄今爲止小白虎還沒有被穆寧雪這樣撫摸過。

    別人相依爲命,都是親密無間。

    穆寧雪眼裏,小白虎永遠都是自己男朋友撿來的流浪狗,不喂,不逗,不養。

    小白虎自尊心遭到了嚴重打擊。

    但小白虎從不氣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