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城現在對莫凡的處理也非常明確。

    既然莫凡是自投羅網,而且全世界的人都在關注着這件事,那麼他們就以最有利的證據來證明莫凡存在罪惡行徑。

    事實與證據也擺在所有人眼前,莫凡與紅魔莫大關聯,從最終獲利來看,極大程度上的表明莫凡是主犯。

    聖裁院的神官們非常聰明。

    他們有些人非常的清楚,無論怎麼找尋證據和線索,都不可能直接證明莫凡是紅魔主犯,他們要做的不過是將這些收集到的信息給公佈出來,引導輿論。

    就像一個女學生,她極度憎恨一名男老師的話,借一次放學後被老師批評的機會,直接控告男老師對她有猥褻行徑,那麼輿論是百分百站在女學生這邊的。

    哪怕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男老師有過這種行爲,哪怕已經證明了男老師沒有做過這種事情,人們依然會對這位男老師有極大的懷疑與偏見。

    聖城找不到可以定罪的證據,他要做的就是將這些資料和事實展現給人們看,人們就會自然而然往他們想要的地方上想!

    就像祖向天此時此刻對莫凡的懷疑。

    你莫凡憑什麼這麼強,而且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成爲無數人瞻仰的禁咒級??

    大家都是正規學習魔法,你比他人快那麼多,你比別人強那麼多,你又與黑暗邪力量有染,難道你沒有問題嗎??

    聖城,很多時候都是獨裁的,他們定一個人罪根本不用那麼複雜,有可能在所有人都還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就將人給處理了。

    類似於文泰這種,聖城也不需要講什麼公正。

    如果不是莫凡衆目睽睽下自投羅網,再加上不少權威組織都需要一個公平公正的審判,他們早就將莫凡給判死刑了。

    既然輿論要他們給一個說法。

    那他們給了。

    輿論只要覺得莫凡大奸大惡,那他們根本就不需要再走什麼審判流程,更不需要找什麼鐵證,直接順着輿論的導向就將莫凡給處理了!

    魔法的法律、公約、審判這些都是由他們聖城來制訂的啊!

    現在聖城唯一忌憚的就是輿論。

    他們處決了文泰,在當時已經是對他們的權威造成了極大的影響,若是再不顧及輿論的情況下將莫凡直接給處決了,他們聖城必會遭到那些反聖城獨裁人羣的反噬,包括許多魔法組織許多國家也會對他們聖城進行聲討。

    可他們呈遞出來的有關惡魔系的資料,還有那些莫凡與紅魔直接的關聯,實在太容易引導人們的判斷了。

    就像祖向天此時對莫凡的看法。

    他現在終於明白自己爲什麼完全不是莫凡對手了,也明白莫凡的實力爲何來得那麼不可思議了,原來他是真正的大紅魔!

    外界的輿論一旦被引導。

    他們就可以對莫凡採取行動了。

    直接限制了莫凡的人身自由就是最好的證明,等到時機成熟,他們就會走一個最終審判的流程,然後將莫凡徹底處理掉,永絕後患!

    可以說,大天使長雷米爾不單單是來通知莫凡:你被剝奪了自由。

    也同時在宣告,莫凡當初努力維護的正面形象已經遭到了無數人的質疑!

    “知道外面怎麼說嗎,難怪你能夠獲得世界學府之爭第一,也難怪你可以在短短几年修爲變得如恐怖……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因爲修爲無法再進一步而消沉憤怒,他們窮盡一生達到的境界不及你可以遺忘的廢系,這對他們來說一點都不公平!”祖向天越說越憤慨。

    事實上在與莫凡交手之前,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天才,沒有人可以在這個年紀達到像自己這樣的實力和成就,又是在聖城之中任職,加以時日也是可以這個世界最頂級的魔法師。

    可遇到了莫凡之後,他才明白這個世界上還有更怪物的人,他的實力來得令人難以置信,超乎常理!

    “所以你也很憤怒,處處針對我,在國內找人來黑我,把什麼髒水都往我身上潑,同時希望將我狠狠的踩倒,好證明你纔是最權威的……不覺得現在的聖城就和當時的你很像嗎?”莫凡見祖向天都這麼坦誠的說話了,自己也不用陰陽怪氣的說話。

    “我能和聖城比嗎??”祖向天自嘲道。

    “也對,但對我來說只是在前進的道路上遇到了一個更強大的敵人,本質上沒有什麼變化。”莫凡又切了一塊披薩,遞給了祖向天。

    現在的祖向天,好歹能說點人話。

    正好莫凡也無聊,閒聊幾句又無所謂。

    事實上,在祖向天眼裏,他和莫凡已經不是敵人了,人家現在達到的境界壓根沒有將他這個小聖城聖裁者放在眼裏。

    祖向天在尋求聖城的更高職位,但他現在連聖城的中層都沒有達到。

    而莫凡卻是幾位大天使長極度忌憚的異類,是整個聖城眼下需要同心協力除掉的惡魔,所以祖向天也沒有必要隱藏自己對莫凡實力的嫉妒,更沒有必要隱藏現在外面對莫凡已經嚴重不利的局勢。

    強如莫凡這樣的怪物,不也還是被聖城給死死的鎮壓着,莫凡選擇的道路就是錯誤的,一時的鋒芒畢露很多時候等於自尋死路!

    “還有什麼想吃的就告訴我吧,能給你送幾頓最後的晚餐,看着如日中天的你在最後的審判中落魄得吃完這幾頓,興許能讓我心情愉悅起來。”祖向天勉爲其難的露出了一個笑容。

    換個思路想一想,祖向天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和一個死人慪氣,就當是給牢裏的死刑犯送上路飯!

    假如以後都能夠經常給自己的敵人送上路飯,那祖向天會很樂意的!

    “咕嚕咕嚕咕嚕~~~”莫凡大口大口的喝着冰霜的可樂,絲毫沒有一個將死之人的覺悟。

    “到時候我親自給你收屍,我可以送你回國。”祖向天繼續說道,並且越說越有些得意起來。

    “其實我也不是很在意輿論怎麼看,有很多像你一樣心胸狹窄的人,說白了就是欠揍,打一頓就老實多了,也不雞飛狗跳了。”莫凡飽餐了一頓之後,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

    “呵呵。”祖向天也不知道莫凡的樂觀從何而來。

    “垃圾麻煩收走,扔的時候記得要分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