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千小說網  ,最快更新全職法師最新章節!

    南榮倪比穆婷潁聰明,那是因為她從來不會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為自己能夠敵得過穆寧雪。

    穆婷潁心胸狹窄,同時又可以稱得上心思單純,傻乎乎的去與穆寧雪正面對抗,結果弄得一身重傷,淒慘無比。

    南榮倪就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她很清楚穆寧雪的實力,坐擁凡雪山,她沒有可能達不到超階的級別。

    選擇站好隊,該躲在強者後面的時候,就躲著。

    穆寧雪再厲害,那也不過是她南榮倪在穆隱鳳耳邊說上幾句好听的話和挑刺的話就處置了。

    這個世界上強者那麼多,她穆寧雪能輕而易舉的擊敗穆婷潁又怎麼樣,能出乎意料的重傷葛雄和侯澤兩大高手又如何,她能強得過穆隱鳳這樣的穆氏至強之一嗎!!

    當年在威尼斯水都,穆飛鸞是許諾了自己冰晶剎弓的繼承,可惜讓穆寧雪給逃跑了。

    現在,穆寧雪自己送上門來,等穆隱鳳將穆寧雪拿下,該屬于自己的還是自己的,她南榮倪便會成為最後的獲勝者。

    所以穆寧雪之前多風華絕代,多備受矚目,在世界學府之爭上有多光彩奪目,都沒有任何的意義。

    南榮倪已經給她設了一個死局,她會血染衣襟,丑陋、惡心、淒慘的倒在自己面前。

    ……

    威尼斯之戒確實強大,就連穆隱鳳的攻擊都無法提前將它破除。

    這給穆寧雪一些喘息的機會。

    她臉色有些蒼白,即便是天生冰體質,在面對穆隱鳳這樣強大殺勢的鳳冰一樣渾身發冷,如有錐尖刺著全身。

    重重的呼出一口氣,這口氣都很快變成了白色的冰氣。

    “絕對禁界-雪神蔑!”

    穆寧雪雙眸煥發著璀璨之光,美輪美奐。

    一輪月白色的光團閃射,可以看到一個非常明顯的月銀滿環極速蕩漾開。

    遍地的銳羽和之前的貫骨冰霜像是遭受到什麼絕對摧毀震蕩一般,竟然全部化為了白色的粉塵!

    絕對禁界,即便是穆隱鳳的鳳冰之力都要遵循這里的規則。

    很快,穆隱鳳的所有攻勢都被穆寧雪的雪神蔑給瓦解,漫天晶瑩的塵埃隨著狂風卷成了瑰麗的天紗……

    “我說呢,侯澤再不濟也不會在冰系修為上被你一個後來者給超越,原來是天種禁界。”穆隱鳳見到自己的攻勢都起不到作用了,臉上露出了小訝異。

    天種禁界,哪怕侯澤修為比穆寧雪高處一個階段,都會被死死壓制。

    “很不錯了,這個年紀可以有絕對禁界……但你可知道,你早早的將一張王牌給打出來,是很難取得最後勝利的?”穆隱鳳一點都不著急。

    她甚至不再使用冰系魔法,只是揮動著自己的多重冰銀翅盤旋在天空中。

    穆隱鳳可不是那些普普通通的混子超階,她比穆寧雪更有對戰這樣級別的敵人的經驗。

    絕對禁界,可以將它稱之為該使用者的一個“絕對強盛”狀態,除非在實力上能夠碾壓數個層次,不然沒有人會愚蠢的去與一個使用絕對禁界的法師硬踫硬。

    穆隱鳳不介意讓穆寧雪多喘息一會,她甚至改用其他系的魔法,好讓穆寧雪的反擊各種不舒適。

    她要做的,不過是等到絕對禁界結束。

    絕對禁界不可能一直持續的,那只會大幅度的消耗魔法師的精神力。

    一旦精神負荷,超階法師都無法餃接一個星圖星軌,那樣的對手又有什麼好畏懼的?

    可惜,這個距離下穆隱鳳無法使用鳳吟,不然可以讓穆寧雪在絕對禁界期間佔據不了半點上風。

    ……

    穆寧雪抬起頭,看著遠遠飛翔在頂空的穆隱鳳。

    不得不說,鳳冰實在太過強勢了。

    過去,穆寧雪這樣冰系天賦的人,她面對強勁的對手時往往可以拖延時間,好讓冰霜之力持續滲透,持續變強,當這片戰場徹底被冰霜給覆蓋的時候,沒有人可以與自己抗衡。

    但現在面對穆隱鳳情況截然相反。

    她才是那個掌控時間的人,自己的天級冰種也弱勢于她的鳳冰,一旦讓她將鳳冰灑遍天地、冰封千里,被牽制、被凍結的那個人會是自己。

    而論修為,穆隱鳳還比她強一階,掌控上更沒有絲毫勝算。

    先是威尼斯之戒撐了一會,隨後更是要靠絕對禁界來趕走穆隱鳳,單純靠自己的實力終究與這個層次的人相比有極大的差距啊!

    “只有這樣了。”穆寧雪喃喃自語。

    關于穆隱鳳之前的那些言論,穆寧雪根本沒有听進去半個字。

    況且她的母親,遠沒有穆隱鳳說得那麼不堪。

    小的時候,穆寧雪確實也記恨過,她不明白為什麼一些屬于母親自己的恩怨要強加到自己的身上,修煉真得很辛苦,天生靈體與飼養那個奉物更是折磨。

    但成長之後,穆寧雪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出身在這樣一個環境里,弱小即是奴隸。

    母親不是要自己復仇,也不是要自己去奪回什麼失去的東西。而是她比誰都清楚穆氏是一個怎樣的嘴臉,終有一天他們會像剝奪她一樣剝奪自己。

    母親只是不希望同樣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再發生,她深知那份屈辱,那份無奈,那份痛苦,那份絕望……

    她要自己修煉,要自己繼承冰晶剎弓,是希望自己強大,強大到可以自己做出選擇,強大到遭遇不公時可以有能力反抗,而不是像她當年那般任人宰割!

    或許,母親從始至終都明白,自己終有一天會站在穆氏的對立面。

    與失去一切包括所有尊嚴的蹲在地上泣不成聲相比,當年苦修與折磨帶來的痛苦根本算不上什麼!

    穆寧雪記不起自己媽媽的容貌了,只記得她的嚴厲,她的焦慮,她的咆哮。

    而這些,不是因為她根本不愛自己這個女兒。

    她寧願把自己變成女兒厭惡記恨的人,也要換取今天這份沖破一切束縛、枷鎖的自由!

    “冰晶剎弓!!”

    一聲長吟,穆寧雪一頭雪銀色的發絲在這純白色的詩畫世界中飛舞起來。

    鳳何其高貴,展翅翔天聖光勝天芒……

    而穆寧雪,

    持起那由璀璨冰晶構成的魔弓時,徹徹底底化為了那個敢于與這神聖皇權廝殺的女武神。

    身似柔柳卻氣吞山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