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劍拔弩張,葉心夏對這樣的局面也沒有絲毫阻攔的意思,直到大天使長雷米爾從一旁走了出來,重重的咳了一聲。

    “既然是要探望,不應該按照探望的規矩來嗎?”大天使長雷米爾走了過來,朝着聖影和聖裁者們擺了擺手,示意他們收起沒有必要的敵意。

    “我不值得聖城信任?”葉心夏也露出了笑容,開口問道。

    “哈哈,我們怎麼會不相信你,走吧,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你的騎士們也不用擔心你的安危了,由我這位大天使長來守護着的神女,黑暗王來了都休想傷到你們尊貴的領袖。”大天使長雷米爾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華莉絲,你和大家留在這裏。”

    “嗯。”華莉絲點了點頭。

    “陛下,我想去見一見我的老朋友?”殿主海隆開口說道。

    “好。”

    ……

    大天使長雷米爾帶着葉心夏往荒草院走去,裏面佈滿了危險至極的結界,要是沒有聖城天使在場的話,很容易就會引發遠超禁咒的可怕毀滅力。

    葉心夏跟隨着雷米爾,穿過了長徑,終於看到了一個人躺在荒草叢生的院子裏發呆的莫凡,他的嘴上還叼着一根蘆葦莖,兩隻手枕在後腦勺處,一雙黑褐色的眼睛正凝望着天空……

    博城有許多芳草萋萋的山坡,不知道去哪裏找莫凡的時候,葉心夏只要順着老街一直往盡頭走,抵達了第一個有老石臺階的地方,朝着山坡上面喊一聲,很快就會有一個腦袋從高處那裏探出來,然後莫凡就會麻利的從上面翻下來,將自己從有臺階的地方給抱上去,小輪椅就會留在臺階那……

    那是一片小小的淨土。

    很多時候莫凡也會像這個樣子躺在荒草之中,不怕髒也不怕蚊蟲,沒有人的時候就在那裏發呆,有人的時候就說個不停,都是一些不着邊際的幻想,可卻給人一種再真實不過的感覺。

    “莫凡哥哥。”

    葉心夏走向了那堆荒草,走向了躺在那裏發呆的莫凡。

    莫凡偏過頭,當他發現進來的人是葉心夏時,那張滿目無聊的臉龐頓時綻開了驚喜之色!

    莫凡從地上彈了起來,衝上去給了葉心夏一個結實的大擁抱,可能還覺得不足以表達自己的思念,莫凡摟着她特意轉了幾圈……

    一旁的大天使長雷米爾頓時被塞了滿嘴的狗糧,想要別過臉去不理會這兩個年輕人之間的親密,但考慮到莫凡現在是重犯,不能讓他有半點逃脫的機會,雷米爾的眼睛不得不緊緊的盯着他們!

    聖影布魯克也在,他的眼神就顯得特別奇怪。

    莫凡此時哪裏會在意這些人的感受,該親親,該摟摟,甚至有那麼幾個瞬間,莫凡想要撕碎身上的枷鎖把聖城的這幾個狗東西都宰了,帶着自家心夏去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過着沒羞沒臊的生活。

    “你可以自己走路了?”莫凡圍着葉心夏轉了一圈,仔仔細細的打量着她。

    葉心夏還是有些害羞,畢竟哪有人讓自己站在原地,然後像欣賞什麼東西一樣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距離觀賞的呀。

    可她還是照做了,即便院子裏還有兩個盯梢的人,葉心夏也按照莫凡說的站好……

    “嗯,神魂不再是負擔了,可以……”葉心夏回答着莫凡的話,可不知道爲何心裏卻突然涌起一陣酸楚。

    好不容易。

    好不容易可以自如的行走了。

    葉心夏想要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和莫凡一起散步,走在喧鬧街道上也好,走在幽靜小徑上,就像其他情侶那樣手牽着手,緩慢的步調……

    可這種事情已經變成一個奢望了。

    莫凡被關押在聖城!

    被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幾個人類看管着,假如接下去的審理還不順利的話,很可能葉心夏這輩子都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這該如何承受,在葉心夏心底莫凡一直都是無可取代的!

    “怎麼了?”莫凡怎麼看不出心夏的情緒,她眼簾稍稍一垂,莫凡便知道她在因爲某件事而傷感。

    “沒……沒怎麼。”葉心夏不敢說出口,只是用一個笑容去掩藏自己的心事。

    莫凡看着她。

    不得不說,這些年心夏變化很多,她的情緒可以很好的隱藏,哪怕內心明明很失落很傷心也可以瞬間用一個自然優雅的笑容抹去,在別人看來興許只是走了一會神。

    可莫凡太瞭解她了,莫凡知道她的一切行爲習慣,這往往是從小就養成的,細微到只有最親的人才可以察覺。

    “不用爲我擔心,我說的是真的。”莫凡撫摸着心夏的頭髮。

    “嗯,我不擔心。”葉心夏點了點頭。

    葉心夏已經不再去爲某件事擔心、傷感了。

    她知道有些事去擔心去難過是毫無意義的。

    有些事需要拼盡一切去爭奪,就比如說眼前人。

    葉心夏有那麼多了不起的至親,每一位都是舉世聞名,可在他們身上感受不到一絲絲親情的溫度……

    她只記得自己躲在冰櫃裏的時候,是莫凡穿過了博城用身上的溫度融去了自己身上的冰冷。

    她只記得在黑暗的死亡深淵裏,莫凡與小炎姬燃盡着生命之火也不願意鬆手放自己離開。

    “莫凡哥哥,過去一直都是都保護着我,這一次就讓我來守護你,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聖城的人傷害你。”葉心夏在心底說道。

    她沒有對莫凡說,而是對自己說。

    她,絕不容許這個世界上任何人剝奪他的自由,剝奪他的生命,剝奪他的靈魂!

    即便是聖城!

    ……

    縱然有千萬不捨,葉心夏還是按照規定的時間離開了關押着莫凡的荒草院。

    聖影布魯克護送着葉心夏順着長徑朝着大廳走去,大天使長雷米爾在給莫凡做全面的檢查,防止葉心夏交給莫凡一些有可能幫助他逃脫的東西。

    布魯克步伐很慢,他的眼睛盯着葉心夏的婀娜身姿……

    不得不承認,布魯克有些嫉妒那個囚犯了。

    很難想像之前那般盛氣凌人,氣場強大到將整個聖殿聖裁者聖影給狠狠打壓下去的神女,在那個該死的囚犯面前竟然那般柔情似水,那般溫婉乖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