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差點忘記了,你早已經是甕中之鱉。”米迦勒浮起了高傲的笑意,注視着被束縛在黑色大陣中的莫凡。

    莫凡知道掙扎毫無意義,好在神語誓言依舊對米迦勒有效,他也只能夠用這種卑鄙的辦法,一點一點的將莫凡的魂氣給抽走……

    “既然這樣,又何必將整個聖城給倒置,又爲什麼要讓聖裁者到處搜尋……”莫凡說道。

    “我的敵人不止是你,比如說那個剛纔妄想把你救走的叛變天使。不過我相信,只要你還展覽在這裏,有些人就會自投羅網。”米迦勒說道。

    “所以沙利葉是你的走狗?”莫凡道。

    “我只是給了他一些建議,他去做了而已。事實證明,我從來都不會看走眼,你確實是一個會給世界帶來動盪的存在,你迷惑了太多人,以至於人們開始站在聖城的對立面。”米迦勒說道。

    “其實你已經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認,你是這個世界最大的毒瘤,哪怕你這個毒瘤長在腦袋裏,人們已經痛苦到不介劈開自己頭顱將你拔除!”莫凡對米迦勒說道。

    “呵呵,我是什麼,真的重要嗎?”米迦勒手上正捏着什麼,他極有耐心的把玩着,手心上發出了猶如鵝卵石碰撞的聲音。

    過了一會,米迦勒打開了手掌,裏面正是十一枚黑色的石子!

    莫凡看到這十一枚黑色的石子,便基本上知道十大組織代表已經慘遭毒手了,這些石子全部回到了米迦勒一個人的身上,那麼一切都由米迦勒自己來決定了,不再需要商議,也不再需要判決。

    米迦勒是什麼,真的重要嗎?

    確實根本就不重要。

    難道還有歷史學家幼稚到指着一個統治者的鼻子質問他,你是好人,還是壞人?

    毒瘤也好。

    人間天使也好。

    人們聽從他的思想,就安寧。人們不聽從他的思想,就是戰爭!

    “我知道帕特農神廟的神女可以爲你奔走全世界,更可以讓你死而復生,所以我對你的處決從始至終都沒有改變,這些黑色的石子便是打開黑暗地獄大門的鑰匙,就讓地獄裏的那些魔鬼一點一點的將你的靈魂拖拽進去吧,我很樂意慢慢的欣賞,更樂意讓全世界的人看到這個過程……兩天,只需要兩天,你的靈魂一絲不剩,你的軀殼更將永遠釘在聖城之上!”

    米迦勒將手中十一枚黑色的石子猛的拋出,就看見這些黑色的石子散落在了莫凡背後,莫名的靜止在那裏,詭異的紋絲不動!

    黑光從石子內部一點一點的綻放,每綻放出一片昏暗之暈,便有一大片空間直接陷落。

    這種陷落並非是從上往下的崩塌,而是整個空間像是被什麼神祕的力量給吞噬進去了那般。

    起初只是一圈很小的吞噬地帶,周圍的氣流猶如河水突然流經瀑布,順着吞噬內陷一頭扎入到空間深處,逐漸的十一枚黑色石子造成的空間陷落區域連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更大更可怕的吞噬地帶!

    莫凡此時就被掛在了這個吞噬地帶中央,神語誓言形成的金色盔甲依舊守護着他,使得他身體紋絲不動的懸浮在了這黑石子吞噬帶中……

    這神語誓言確實特殊強大,即便是十一枚有罪石組成的黑暗煉獄也無法將莫凡拖走,但……神語誓言組成的金色盔甲上存在着一個裂縫、缺口。

    這個缺口是莫凡的胸膛,也是那八魂格中紅魔一秋的靈魂烙印,經過了巨大的黑色芒星陣的放大、撕裂,使得莫凡牢不可破的靈魂正一點一點的被抽走。

    血聚成了一條紅線,從莫凡的胸口位置拋向了黑色石子吞噬帶。

    青藍的魂氣也化作了一縷絲,慢慢的抽離莫凡的身體,飛向了萬劫不復的黑淵!

    “好好享受這兩天最後的時光,我其實也應該感謝你,爲我提供了這麼完美的一個警示世人的儀式,相信很多人看到了你的下場也會重新審視一下他們自己,是否真的有那個資本站在聖城的對立面?”米迦勒對莫凡說道。

    神語誓言……

    這的確是一個非常麻煩的東西,這讓米迦勒根本無法直接處決莫凡。

    兩天的時間。

    雖然米迦勒現在根本不想多給莫凡活在這個世界上一秒鐘的時間,但他現在唯一能殺死莫凡的就只有這種辦法。

    完成了自己的傑作,米迦勒飛向了聖殿。

    他坐在聖殿穹頂上,喚來了大天使長雷米爾。

    雷米爾忍不住擡頭去看天空,天空中被掛在吞噬黑淵中的人是那麼的醒目,偏偏這個人又被聖城的神語誓言盔甲給牢牢的守護着……

    “我需要抵擋神語誓言的反噬,暫且不會再出手。聖城那些反抗者就交給你來處理,這一次我希望你不再懷有仁慈,人們已經被魔鬼蠱惑了。”米迦勒對雷米爾說道。

    米迦勒的臉色並不好看,那是因爲神語誓言開始反噬他了。

    神語誓言還是強大,他既然違背了,必定遭到極強的反噬。

    好在這種反噬力,米迦勒還能有信心可以承受。

    “我明白,只是聖城內終究還有許多不相干的人,是否能夠讓他們離開?”雷米爾問道。

    “十大組織之外的,允許讓人來一個個贖走。”米迦勒說道。

    “爲何一定要處決他,這樣也反而傷到你了自己,你背棄了神語誓言,許多古老聖法也會被剝奪。”雷米爾說道。

    雷米爾覺得米迦勒太執着了,執着在莫凡的身上。

    “我從未看走眼,他就是那個魔鬼!”米迦勒異常肯定的說道。

    “若他真是那個魔鬼,這種方法真的殺得死他嗎?”雷米爾有些擔憂道。

    米迦勒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從他臉上的痛苦表情已經可以看出,神語誓言的反噬開始了。

    他這樣處置莫凡,其實也等於是在處置他自己。

    接下去他所承受的折磨並不會比被掛在聖城之上的莫凡輕多少。

    即便如此,他也會繼續下去,直到莫凡的靈魂被抽乾,這個世界上不再有這個傢伙一點點魂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