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西蒙斯,你盯着那頭白虎,我來解決她!”聖影者康納見情形不妙,不敢再有半點猶豫了。

    “康納,你別衝動,要等待……”西蒙斯畫都沒有說完,康納已經出手了。

    原本他們想要等待古老祕法啓動,這項祕法需要四名聖影者一同施展,至少可以讓他們的魔法威力增幅近一倍,這是極強的聖影祕法了,西蒙斯覺得很有必要再等一等。

    可康納太相信他自己了,而且他也太忽視對方的實力了!

    要知道聖影者克野在穆寧雪面前跟一個孩童一般弱小,康納的實力甚至還不如克野呢,他只不過是一個剛剛晉升聖影的新人!

    大概是太想要表現自己了,聖影者康納根本不等聖影祕法降臨,他是一名暗影系的法師,以鬼魅的身法接近穆寧雪,想要在白虎攻擊其他人的時候極速的拿下穆寧雪。

    離得很近了,康納感覺到這個距離是任何強者都無法做出防備的,只要他沒有提前施展那些強大的聖盾法術,他的暗影木樁術可以第一時間將敵人制服!

    暗影木樁術可是聖城用來對付古老吸血鬼的強大祕法,康納假裝要近身突襲穆寧雪,卻突然間圍繞着穆寧雪灑落下了一些暗影物質。

    這些暗影物質在穆寧雪腳下迅速的構成了一張黑色的圖案,猶如黑色鎖鏈那樣交纏,下一刻就會有暗影木樁從地底下穿出,將邪惡生物的手腕、雙足、腹部、胸膛、頸部、額頭全部貫穿在那尖尖的影樁上!

    穆寧雪突然站立不動。

    “風卍痕”

    她的衣裳,她的長髮,開始揚動。

    氣流越來越強,並在極致的時候被穆寧雪的意念壓縮成了刃旋風痕,猛然間朝着四個不同的方向掃去!

    聖城的大地和空氣突然間遭到了一種可怕的分割,在天空聖城的人看向來時,正好可以看到無比驚悚的一幕。

    以穆寧雪所在的位置爲中心,那深邃冗長的痕瓣上涌起了四道強勁至極的氣流屏障,以一個“卍”字的形態守護住穆寧雪。

    風之屏障高如山峯,強大的力量更是硬生生的將腳下那黑色影樁法陣給撕成開,很快這看似神祕古老的暗影法門就被瓦解得一絲黑暗物質都不剩下,而身姿嫋娜,屹立在這白色風幕之中的穆寧雪毫髮無傷。

    聖影者康納看得呆住了,他從未想到過自己的魔法會如此的不堪一擊。

    突然,康納注意到了,穆寧雪此時的目光終於挪向了自己這邊了,剛纔很長的時間穆寧雪的注意力就只在聖影魁首法爾的身上。

    只是聖影者康納絕對不會想到就是因爲這一注視,便是他的死期到來!!

    風,絕對不僅僅是保護着穆寧雪,它們還有極強的殺傷力!

    穆寧雪手一揮,就看到在那強勁的卍痕脫離了原本的區域,竟然以極其誇張的速度與力量朝着遠端擴散,從原本只相當於一個山坪大小的區域到半座聖城!!

    而這個擴散的過程就等於割開了沿途的一切!

    聖影者康納的身體被割開,連通康納背後那一整片城區一同被席捲橫掃的卍痕割開,風本應該是柔和廣闊的,穆寧雪的風卻纖細如絲,凌厲而充滿殺伐之意。

    康納倒下,血與之前那些聖影使徒一樣流淌開,弱小的似乎與他們沒有多少區別。

    可他是聖影者啊,只有聖影者自己清楚聖影者與聖影使徒的差距,還是說這兩者與穆寧雪現在的差距同樣太大了,以至於根本體現不出詫異!

    聖影者康納是不會料想到這樣一個結果的,他覺得哪怕自己不是穆寧雪的對手,也不至於落得這麼一個接近被秒殺的下場,也不至於其他聖影者連出手相救都困難。

    康納死前還是看了一眼西蒙斯的。

    他終於明白西蒙斯爲什麼那麼唯唯諾諾,爲什麼眼睛裏帶着畏懼,這個女人確實強得可怕!!

    “康納……”西蒙斯看了一眼被分割成兩半的同僚,不由的想起了同樣下場的聖影克野。

    那個時候西蒙斯就意識到了,不可一世的聖影者在穆寧雪的面前也不過是一羣羔羊,他們不可能戰勝得了她的。

    “你想活下來嗎?”穆寧雪看到了眼熟的西蒙斯,淡淡的問道。

    西蒙斯深呼吸一口氣,他注意到穆寧雪的腳下依舊由卍痕之風在涌動,他有信心抵擋得了這股力量,但他沒有信心能夠在穆寧雪下一次攻擊下活下來。

    “我沒得選擇,我退縮了,輸掉的不僅僅是我的性命,還有我的尊嚴。”西蒙斯終於還是鼓起了勇氣,面對着穆寧雪,他再一次動用了他的自然神賦。

    劇毒曼陀羅從大地的裂縫中鑽出,根莖生長出更細小的藤絲,而藤絲又迅速的成長成根莖,根莖變成更粗壯的主藤……

    沒幾秒鐘時間,穆寧雪就被無數劇毒如蛇的曼陀羅藤給包圍了,像是置身在一座曼陀羅叢林之中,帶有麻醉的曼陀羅花妖豔無比的綻放開,花瓣層層疊疊,每一朵大如芭蕉葉,分泌出來的花粉更開始迷幻人的感官!

    一座曼陀羅林,本應該華麗的生長開,最終變成一個龐大的叢林之境,將穆寧雪困在這裏面,不斷的消磨她的力量……

    可城外,白色的雪無休止的灌入,那刺骨的寒冷讓任何生命物體都失去了活力,纔剛剛呈現出蓬勃自然力量的曼陀羅劇毒叢林轉瞬即逝。

    在寒冷中枯萎,在枯萎中消逝,也同樣是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卻像是到了生命的盡頭,剩下的唯有一地的凍結的花藤殘骸!

    “冰禁咒。”聖影者西蒙斯有些絕望的看着穆寧雪。

    她不僅僅是風禁咒,更是一名冰系禁咒法師啊!

    西蒙斯突然間意識到自己看到穆寧雪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還只是冰山一角。

    大概也只有刑天使法爾纔有資本與她較量吧,他們這些人真的不堪一擊!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凍結枯寂的不僅僅是那些曼陀羅毒藤花,西蒙斯也在與穆寧雪注視着的那一刻,身體開始凍結,血液開始停滯,生命的活力在迅速的冰枯……

    西蒙斯可以反抗,可他知道他的反抗不過是掙扎,能多活一陣子,卻毫無意義。

    “我沒有食言,並沒有將你殺死克野的事情告訴聖城……”西蒙斯的臉龐開始變得無比蒼白,他的肌膚也佈滿了冰霜,更不用說是他的身體內部,那些枯寂的器官內臟。

    穆寧雪點了點頭。

    “可你根本不在意的,你本就做好了與聖城爲敵的準備。真的是因爲他嗎,他值得你做這樣……”西蒙斯艱難的舉起手來,指了指半空中被困在黑色芒星烙中的男子。

    穆寧雪沒有回答西蒙斯。

    西蒙斯那雙眼睛依舊盯着穆寧雪,他看着這個女人妙曼的身影從他身邊走過,西蒙斯想擰過頭目光繼續追隨,卻發現自己已經無法移動身體任何一個部位了。

    可西蒙斯真的很想知道這個答案。

    值得嗎?

    她美得如此動人心魄,她又強得與天使比肩,爲何要向一個不過是垂死掙扎的魔頭異端付出一切。

    “換做是他在地面,他也一樣會這樣做。”

    突然,西蒙斯聽到了她清冷的聲音,在自己生命結束前的那一刻。

    西蒙斯也曾幻想過對方會像上一次那樣手下留情,興許自己對她而言是有那麼一點點特殊的,但這一次沒有。

    只要與她爲敵,自己和聖影者沒有任何區別。

    上一次她心存善意,給了自己一條活路。

    這一次她的心存善意,僅僅是回答了一個問題,好讓自己瞑目。

    多完美的一個女人啊。

    美得如古老神話中的女王,冰豔高貴、不染塵俗。

    她又不是擺設象徵,她的魔法境界舉世無雙,可以掌管人間的天使比肩。

    她不爲世界任何垂青,只爲自己所愛,可以顛覆一切。

    她滿足了西蒙斯對女性所有完美幻想。

    可惜啊,自己在遇到這樣的女人時,是如此卑微不說,還擋住了她高尚的道路。

    不過自己也確實不配。

    曾經總以爲可以爲了自己所愛付出一切,可陷入到了聖城的體制,陷入到這個社會的體制中後,才明白深處在這個會令人遍體鱗傷的體制和社會裏,每個人最在意的永遠都是自己,想要癒合,想要更強,想要獲得尊重,想要更多更多,不惜捨棄自己所愛……總會在沉浸與迷失中,抱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那樣理想的人了。

    當有一天真正看見和遇見時,會猛然間自行慚愧,會猛然間後悔,這纔會意識到有些人真的很不同,很強大,他們永遠都在堅持着自己的本心,心依舊那麼得乾淨剔透,思想一塵不染。

    “換做是他,他也一樣會這樣做。”

    當西蒙斯被死亡包裹,呼吸近乎消失的時候,西蒙斯在腦海裏迴盪着這個問題。

    換做是自己,自己有勇氣破開聖城嗎???

    “噠!噠!噠!噠!”

    西蒙斯意識僅存的這一刻聽到的也就是這個聲音,是穆寧雪繼續前行的腳步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