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千小說網  ,最快更新全職法師最新章節!

    其他人都執行任務去了,華月竹保持著一個優秀的站姿,立在張小侯的身邊。

    華月竹本身就是侍衛長,只負責張小侯的人身安全,其他事務是不參與的。

    “我想去那些村子里了解下情況,但如果我們穿著這樣的裝束,怕是很多村民會有些害怕,我們最好著便裝。”張小侯對華月竹說道。

    “害怕??這些村民干嘛害怕我們軍人,難不成他們有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華月竹說道。

    “也不全是,民眾多有一種對警察和軍人敬畏、謹慎的心里,如果披著身份去和他們攀談,只會你問一句,他們答一句,得到的答案往往不是我們想要的,若是便衣的話,他們會把我們當作路人,說的東西會比較隨性。當然我們需要分辨哪些是真實的,哪些是他們自己虛構的。”張小侯說道。

    在秦嶺的時候,張小侯也負責過很多有村落、城鎮有關的事件,魔法協會不方便處理,只能夠交給國家和軍人了。

    所以張小侯有了經驗,在與當地人打交道的時候,公事公辦很多時候沒有太大效果。

    ……

    換上了便裝,兩人假裝成了那種文藝青年,騎行旅行看世界的那種。

    村子有通電,但大家都睡得非常早,還只是八點多一些,整個村子就看不見幾個行走的人了。

    張小侯一身擋風遮陽皮大衣,里面也是很普通的保暖打底,海邊夜里偏冷,尤其是四五月份還帶著幾分濕冷,沒有件外套根本抵擋不住。

    華月竹則是換上了牛仔褲和一字肩衫,外面套了一件比較貼身的修身衛衣。

    張小侯認識華月竹的時間也不算很長,過去看到的華月竹都是一身筆挺的軍裝,還並非是軍文秘的那種軍裙,都是比較寬松尼龍褲。

    可換上這一身之後,華月竹氣質立刻變了,少了軍人的英武、銳氣,更添幾分都市麗人的溫婉嫵媚。

    “怎麼了?”侍衛長華月竹一臉疑惑,不明白張將軍為什麼用不一樣的神態看著自己。

    “就是第一次見你穿軍服以外的衣裳,覺得你還挺符合我們文藝青年設定的。”張小侯如實說道。

    華月竹還以為張小侯會夸她好看,結果听到這麼一句,于是板著個臉。

    ……

    這里應該沒有什麼旅客的,連住宿的地方都見不著。

    他們只能夠找了一戶用石頭砌成小院子的人家,走了進去。

    這戶人房屋很老舊,是木頭式的,已經有一些年月的樣子,那些木頭都發黑了。

    “娃娃,走錯門了吧?”

    院里有一位老漢,抽著一袋煙,喝著茶。

    這時院里的狗狂吠了起來,老漢凶了狗一聲,又將目光落在張小侯和華月竹身上。

    張小侯露出了憨笑,撓著頭對老漢道︰“老伯,我和我同學騎行長途旅行,覺得這里很漂亮,就跨過那片濕地進了島,哪知道海水漲起來把路給淹了,我們回不去了。”

    “哦哦,我說你兩看上去怎麼那麼面生呢,是不是沒地方過夜啊?”老漢說道。

    “對,對,我們也沒找到旅館。”張小侯急忙道。

    “正常,我們這里很少來外人,你們不嫌棄的話就住我這里吧,我讓我兒子把樓上的屋子收拾一下……那個,睡木地板可以嗎,鋪點暖和的床墊。”老漢抖掉了煙灰道。

    “可以可以,謝謝老伯。”

    “謝謝老伯。”

    “小事小事,過來喝茶吧,看你們也累了,坐,坐……喲,小同志,你家媳婦很漂亮啊,有福哦,有福哦。”老漢說道。

    華月竹听到別人夸贊,還是很高興的,特意瞪了一眼張小侯,覺得張小侯之前也應該說類似的話才對。

    “老伯啊,我們剛才一路過來,發現這里有很多工廠,還有一些坑地,都是干嘛的呢?”張小侯順勢問了起來,就尋常聊天的樣子。

    “曬鹽唄,還能干嘛。我們好多個村子的人,除了種甘蔗的,多數都是曬鹽農,管好自己的地,曬好鹽,廠里的人就會來收,憑著鹽的好次來定多少錢一斤。”老伯倒了幾杯茶。

    “這些鹽哪來吃嗎?”華月竹問了一嘴。

    老伯馬上哈哈大笑了起來,開口說道︰“你們還學生呢,不知道食用鹽和工業鹽有區別呀。我們這是海鹽,需要經過很復雜的處理才能夠食用的,我們曬得海鹽是別的用途。”

    “別的用途?”張小侯覺得自己問對地方了。

    老伯沒有再說下去,明顯是不會輕易和外人道來的樣子。

    華月竹有些著急,想要馬上追問下去,張小侯馬上用眼神阻止了他。

    這樣問下去,人家肯定會有所懷疑的,既然不說,肯定有不說的原因。

    不過,這更讓張小侯質疑這里的工廠了。

    鹽的用途雖然很廣泛,可這里根本沒有交通運輸可言,所以農戶們制作出來的這麼多海鹽,都是它們自用?

    ……

    “爹,房間收拾好了。”一個二十七八歲左右的黝黑男子說道。

    “去休息吧,明天你們可以附近轉一轉、看一看,那條路啊,這幾天估計都不會顯出來了。”老伯說道。

    “好。”

    張小侯領著華月竹到了屋子的二樓,而那位老伯的兒子,那雙眼楮全程都在注視著華月竹,似乎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姑娘。

    結果老伯一煙斗打在了他腦門上,訓斥道︰“看什麼看,那是人家媳婦,有能耐你也娶回來一位啊,村口的三丫頭你說你看不上,那你去大城市啊,大城市你能做什麼,你除了曬鹽別的什麼都不會!”

    “爹,我這不是想留在這里孝敬您嗎,我要是去了大城市闖蕩,您孤苦伶仃的,我可是舍棄掉了大好生活在這里陪您啊。”老伯兒子說道。

    父子兩說話很大聲,到了二樓的屋子里還能夠听見,華月竹听到老伯父子兩在院子里斗嘴,噗哧笑出聲來。

    “他們可真有趣。”

    “這個老伯,應該知道蠻多事情的。”張小侯說道。

    “您怎麼看出來的,我覺得就是很普通的一位老伯啊?”

    “他是一位法師。”

    “啊??”華月竹一頭霧水。

    她可沒有看出來那樣平凡樸實的老伯哪里像一位懂得使用魔法的法師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