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個歹郎公會的首領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這力量的強大。

    他們被炎沙吞沒,更在可怕的穿骨沙粒與劫炎熾火中備受折磨,過去的那些精湛防御手段在這樣霸道至極的炎與土融合中竟然起不到有效的作用。

    沒多久,他們就徹底被掩埋了,掩埋在了滾燙的沙暴躁動中。

    綠地消失了,遠處的波瀾壯闊的山丘全部被推平,一眼望去,紅色的火焰沙子鋪滿,平整得見不到一點褶皺,壯麗血紅,整潔無比,像是一個平靜而又掩藏著無窮無盡死亡威脅的魔界!

    阿莎蕊雅站在莫凡旁邊,那雙美眸之中震驚之色無以復加。

    這……力量,強得無法用言語形容!

    暫且不論對手是國際超階法師中的強者,光是剛才那炎沙煉獄降臨的場景,就駭然至極了。

    完全超出了尋常超階魔法的範疇,最可怕的是,莫凡那是起手的第一個魔法,沒有看到他冗長的吟唱與準備,就可以施展出這樣威力爆炸的魔法!

    強大得令人有種暈眩感。

    很多時候阿莎蕊雅臉龐上的表情三分真、七分假,總是摸不透她內心的情緒,可現在她的神情最真實不過。

    不是應該得有一場惡戰嗎??

    借此機會,阿莎蕊雅也可以考量一下莫凡現在的實力。

    可這會阿莎蕊雅覺得自己要探清楚莫凡更困難了,擺明了這炎沙塵暴不是他最強的法門!

    “剩下的,交給你了。”莫凡對還沒有回過神的阿莎蕊雅說道。

    人,我解決了。

    拷問的事情你來。

    阿莎蕊雅小嘴這會才合上。

    也不知道為什麼,回過神的那一瞬間,忽然覺得這個家伙有那麼一點帥帥的,那個翻掌之間摧毀強敵的自若神態,專注于復仇,專注于憤怒,卻平靜得如一座冰山。

    “莫凡,你還缺情人嗎?”來自于帕特農神廟的聖女問道。

    莫凡坐在沙地上,抬起頭看著她。

    看似面無表情,心中卻有句媽賣批想講!

    為什麼自己情人眾多的這種緋聞國外都傳遍了??

    這個“還”字,戳得莫凡肝疼。

    ……

    阿莎蕊雅喜歡這樣,莫凡壓根沒當真。

    看似親近,實則千拒,莫凡還不至于像那些小屁孩一樣,見到美女貼近來就開心得像個兩百斤的胖子。

    有些女生,貼近親密其實是試探。

    她想知道,自己能不能捕獲你的心。

    捕獲了,她就轉身離開了,踩著高跟鞋,搖擺著腰肢,背影從此遙不可及。

    莫凡沒心情也沒精力去跟阿莎蕊雅玩這個曖昧游戲,要麼坦坦蕩蕩的做兄弟,要麼直接滾……床單,大家都很忙。

    ……

    妖綢人和泰克都沒有死。

    但就他們那樣的重傷狀態,不需要莫凡再出手,阿莎蕊雅也可以用她的暗影魔法輕松的制服他們。

    阿莎蕊雅也有各種各樣的手段,完全不用擔心會被這兩個家伙陰一手。

    先困住他們。

    消耗他們的精力。

    再略施一些靈魂折磨,慢慢的加重,等待這兩個人到承受的極限。

    到了極限,緊接著就是瓦解他們內心的抵抗,要讓他們恐懼,要讓他們絕望,最後變成一個只求能夠安然解脫的奴隸。

    阿莎蕊雅知道惡人的意志力往往不會比強者弱,特意多“煮了煮”。

    人美,做很多事情都有特別的魅力,莫凡在一旁欣賞著,也不覺得無聊。

    莫凡知道折磨與審問這種事情,急是沒有用的,一下子將囚徒逼到了絕境,反而容易激起他們的反抗內心,到時候獲得的情報真真假假根本難以分辨。

    “好了,我們回到了最初的那個問題,誰指示你們的呢?”阿莎蕊雅笑容和藹可親,跟詢問路邊小妹妹冰激凌在哪里買的一樣。

    “我們只與一個人對接,按照……按照他的指令去做。”妖綢人先受不住了,疲憊無比的開口道。

    “名字。”

    “安亞扎。”妖綢人說道。

    “好,下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要殺那些學者?”阿莎蕊雅問道。

    “不是我們殺的,我們根本沒有那麼大的能耐……不是我們,我們只是按照指令,混淆那些前來者的視線。”這次是泰克開口了,他害怕得像個五十多歲的老孩子。

    阿莎蕊雅對他施加的是絕望恐怖,所以泰克現在尿騷味很重,阿莎蕊雅都不想靠近。

    莫凡听到這句回答,馬上站了起來。

    “混淆視線……你們根本不是要在沙漠中找人?”莫凡站起來質問道。

    “我們什麼人也不用找,只是往沙漠中去,將各大組織的視線引到一個沒有意義的地方。那個人,不在沙漠。”泰克恐慌無比的說道。

    “該死!”

    阿莎蕊雅罵了一聲。

    被騙了!

    竟然帶著莫凡鑽到敵人的疑雲陣里面了,也就是說幕後人已經猜到這件事會引起各方調查與注意,所以特意讓歹郎公會的這些人來背著鍋往沙漠深處走,這樣可以有更充足的時間清理痕跡!

    莫凡鎖緊眉頭。

    祖桓堯那邊給自己的信息,也是歹郎公會。

    看來都中圈套了!

    “那麼誰知道那個女孩究竟在哪,那個安亞扎知道嗎,快說!”阿莎蕊雅有些發怒道。

    她沒有想到自己一個情報頭頭居然也有被人耍的時候!

    “安亞扎恐怕也不知道。”妖綢人低聲說道,她眼楮里帶著些許哀求,看來是想將後面那句話作為最後的籌碼了。

    阿莎蕊雅也看出來了,認真的道︰“說出來,讓你們解脫。”

    “根據我們自己的……自己的一些經驗和了解,那個女孩還在迪拜,要麼躲了起來,要麼已經被控制住了。”妖綢人說道。

    歹郎公會有自己的情報,也有自己的一些滲透人物,情報來源。

    所以即便給他們指令的人沒有說,或許他也不知道,但通過現有的信息可以大致推斷。

    將各大組織的視線往沙漠深處帶,目的就是可以在城內行動不容易被監視。

    假如城內沒有線索,或者整件事已經處理得干干淨淨了,那何必急急忙忙的讓他們歹郎公會出來攪局?

    人不是他們歹郎公會殺的。

    關鍵的人物,他們歹郎公會也一樣不知道在哪。

    無非就是跑出來演一場戲,吸引關注這件事的人的注意力,算得上是勞師動眾,畢竟歹郎公會可不是什麼三流毛賊。

    “在城里,對,在城里!”阿莎蕊雅似乎被點醒了。

    妖綢人的這個猜測可能性極大,現在阿莎蕊雅只要去查一查一些特殊人士的動向,便八九不離十了。

    惡人有惡人的智慧啊。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