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千小說網  ,最快更新全職法師最新章節!

    水紋感知確實可以感知周圍的一切,可這個周圍不包括白寡婦自己的身體!

    白寡婦自己的身體便是整個水紋感知的死角,阿莎蕊雅藏在它身上,最後刺出華麗劍雨,將白寡婦刺成了篩子!

    蜘蛛身體落在了水里,白寡婦的人臉和半身勉強保持著完好。

    她朝著湖水岸邊爬去,那雙眼楮帶著乞求的看著黑暗王。

    現在只有黑暗王能夠救她,她希望黑暗王能夠看在這麼多年為他效力的份上,給它一次活下來的機會。

    “不管怎麼樣,這只是一場游戲。”黑暗王開口道。

    白寡婦那種難看至極的臉上一下子綻開了最美麗的花朵。

    “所以游戲中的角色,並不值得同情。”黑暗王接著說道。

    白寡婦那張臉馬上就變了。

    什麼狗屁黑暗王,你不如冷漠臉,一句話不說。

    臨死前還被黑暗王折磨了一次心態,白寡婦絕望中帶著瘋狂,妄想用這殘軀和阿莎蕊雅同歸于盡。

    阿莎蕊雅一劍直接穿過了白寡婦的眉心,白寡婦身體一陣劇烈的抽搐,縱然那張面容充滿了怨毒,充滿了恨意,依舊無法逃脫生命的流逝。

    拔出劍來,阿莎蕊雅深呼吸了一口氣,美眸注視著黑暗王。

    黑暗王卻發出了笑聲。

    “看來將你作為騎士棋,是對你錯誤的評估。”黑暗王說道。

    阿莎蕊雅背著黑暗冷劍,行了一個禮,道︰“你不可能永遠都是對的。”

    “我總是犯錯,甚至每走一步棋,子離手之後,都會馬上後悔。可我還是喜歡這樣的游戲,每一次愚蠢的行為都會讓我意識到自己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夠好,嘖嘖。”黑暗王盡管是說著看似帶這幾分哲理的話,可他的語調卻分外的奇怪。

    白寡婦死了!

    被阿莎蕊雅干淨利落的斬于她的黑暗月影劍下。

    看完這一幕後,莫凡忽然間想起來在世界學府之爭上,阿莎蕊雅在即將輸掉那場學府之爭的時候,身上也溢出了一股神秘而又強大的黑暗能量。

    當時她是在與穆寧雪對峙。

    最終她選擇了隱藏,沒有解開那一道可怕的黑暗封印。

    阿莎蕊雅隱藏得這力量究竟是什麼,莫凡也莫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到了超階之後,擁有了專屬能力與超然力之後,她將這暗影與劍的能力提升到了一個極致,仿佛脫離了一個魔法師的範疇,徹徹底底化為了一名來無影去無蹤的刺客。

    站立在黑龍大帝旁邊,阿莎蕊雅轉過身來,美眸卻注視著莫凡。

    莫凡從她那張美麗的容顏上看到了幾分驕傲與得意,雖然她沒有開口,莫凡卻感覺這位女騎士在說︰如何,感受本聖女的強大了嗎?

    莫凡也不吝嗇,朝著阿莎蕊雅豎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當年和可以穆寧雪打個平手的女人,穆寧雪如今強得令無數人汗顏,阿莎蕊雅顯然也強得夸張。

    “黑暗王,低級棋子獲勝,你可別忘記了剛才的規定。”穆白急急忙忙開口提醒道。

    “當然不會食言,我將賜予她短暫的黑暗源泉。”黑暗王爽快的回答道。

    阿莎蕊雅的戰斗力將提升50%,這非常的關鍵,意味著在面對教主棋或者戰車棋的時候,阿莎蕊雅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最關鍵的阿莎蕊雅位置,從極度危險瞬間轉變為一枚鋒利的長劍,與黑龍大帝一同刺向了敵人的腹地,接下去莎迦再挺進的話,穆白便可以在對方的女皇棋上做文章了!

    女皇棋是棋盤上的重中之重,國王的行動是嚴重受限制的,女皇棋強大,且活動極其自如。

    棋盤這一邊打得難解難分,而右側曼珠沙華巫後就掃滅了三枚對方的棋子。

    “教主,躍邊界,進攻對方教主!”穆白立刻啟動了那位歐洲長發男子。

    此人和莫凡一樣是教主,正與曼珠沙華巫後在棋盤右側。

    穆白棋藝的確要比黑暗王精湛,他不會浪費一枚棋,更不會為了保全自己人,故意讓別人送死。

    他現在的目標就是全部存活。

    莫凡現在暫時沒有發動攻擊,但他能夠感覺到,穆白有打算讓自己對付敵人的一個關鍵棋子。

    歐洲長發者面對的是殷蠍美杜莎,作為進攻方,殷蠍美杜莎要被削弱30%的能力,歐洲長發男子可以說是佔據了很大優勢。

    然而,結果根本不如人意。

    黑暗王的30%實力壓制是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解除的,殷蠍美杜莎利用自己的石化之術與邪魅之瞳,將歐洲長發男子玩弄在棋格中。

    最後,殷蠍美杜莎獲得了勝利,並得到了50%的黑暗源泉,實力大增。

    這一枚棋戰敗,黑暗王立刻展開了瘋狂的反擊,很快包括阿莎蕊雅的黑霜劍主在內的騎士,都被黑暗王給吃掉,成為了亡魂。

    阿莎蕊雅看著自己的霜騎士的尸體,面無表情。

    這場戰役本就會有犧牲,阿莎蕊雅也沒有去怪穆白用黑霜劍主去阻擋對方女皇的進攻。

    她只是將恨意轉移到了甦鹿的身上。

    喪心病狂的甦鹿,將所有人拽入到黑暗深淵,她才是這個戰場上最應該死的人!

    “莫凡,甦鹿鎖定了你。”穆白開口說道。

    “如果逃不掉,就讓我堂堂正正的和他殺一場。”莫凡問道。

    “很抱歉一切不可能盡善盡美……”穆白忽然說出這句話來。

    說完之後,穆白調動了一枚棋,卻是將場上唯一一枚禁衛軍棋卡在了甦鹿即將移動的位置上,擋在了莫凡的前面。

    一千多人,他們面對的赫然是移動過來的甦鹿!

    “你瘋了!!!”

    “你這個該死的畜生!!”

    “為什麼要讓我們送死,你這個敗類!!”

    頓時,一千多人發瘋的罵了起來,用一切惡毒的語言。

    甦鹿可以斜線移動,他發現對方的棋手竟然用這種方式來保全莫凡,頓時抓住了什麼把柄一樣,大笑了起來。

    人往往如此,他們忘記了是誰將他們拽入到了這個地獄里。

    但卻一定會牢牢的記得,是誰掐滅了他們生存的希望。

    “穆白,我從來不想做一個聖人,我自己會選擇退。”莫凡看著一千多人被甦鹿挨個屠殺,無奈的說道。

    “有光的地方,總有陰影。以前我以為我是光芒,你是陰影,但現在我覺得你更適合做光芒。”穆白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