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穆白不會後悔。

    這些人臨死前的怨恨,穆白接受。

    包括之前那位說無論如何都要讓自己兒子從黑暗森林里走出來的中年男子,他也在死前咒罵。

    穆白也接受他的這種轉變。

    “斜進左。”穆白立刻調動莫凡,並擺脫了甦鹿的鎖定。

    這個位置上是空的,只有上幾個戰斗留下的一地殘骸,其中包括了那位歐洲長發男子,他是一名教主。

    事實上這里並不是絕對安全的位置,甚至比較被動。

    可這也是唯一可以甩開甦鹿的走法,甦鹿更恨不得將莫凡給碎尸萬段,在這樣的棋格之下,只要被甦鹿給咬上,是絕對沒有一點可能逃脫的,更不可能得到任何人的援助。

    “嘶嘶嘶~~~~~~~~~~”

    殷蠍美杜莎吐出了長長的舌頭,正擺動著身體往莫凡這里靠近。

    很顯然這一次黑暗王鐵定要殺死莫凡了。

    “無論你怎麼守護,最後還是難逃一死啊。”黑暗王笑著對穆白說道。

    穆白沒有回答。

    莫凡站在那個棋格上,大地開始變幻,那是一片黃褐色的塵土,上面鋪滿了無數尖銳的岩石,更可以看見許多像石碑一樣的岩山矗立起來。

    沙塵彌漫,時不時就會盤成一條黃色的長龍,飛上長空,氣勢磅礡。

    這是一個荒蕪之地,哪怕是一些看上去像植物森林一樣的地方,竟然也都是岩石、泥土、沙粒構成,仿佛大自然的一切都離不開這些土元素。

    “嘶嘶嘶~~~~~~~~~~~”

    殷蠍美杜莎爬行著,它的蠍子身非常柔韌,蛇形擺動式前進,可它的身軀又是蠍子,模樣看上去怪異無比。

    “我需要禁止掉你的某個契約,很遺憾。”黑暗王特意用那雙慧眼凝視著莫凡,最後一揮手,將一道黑色的像蟲子一樣的東西打到莫凡的額頭上。

    莫凡沒有去躲開,在黑暗王面前連黑龍大帝和甦鹿都如棋子一樣被擺弄,自己掙扎又有什麼意義。

    “無所謂,確實如果使用這個契約,這個回合變得毫無意義。”莫凡很坦然的說道。

    “可以開始了,為被吃得一番,你的實力將被壓制30%。”黑暗王說道。

    一條黑色的虛無之線,從最頂空落下,系在了莫凡的身上。

    這東西並不會對莫凡的行動造成任何的影響,可只要施展任何的魔法,都會被壓制。

    “黑暗王,難道您覺得我不是這個小子的對手嗎,別忘了,我可是殺死過一個教主,獲得了50%的力量提升……何況,他現在能力被壓制了30%。”殷蠍美杜莎一樣可以口吐人眼,她那張臉和人類無異,只是要大個四五倍。

    莫凡是處在一個極度劣勢狀態。

    因為之前那位歐洲長發男子的陣亡,為教主棋,殷蠍美杜莎實力大幅度提升。

    正如殷蠍美杜莎說得那樣,這次對抗,本就是實力懸殊巨大,何況它還是進攻方。

    這種情況下了,居然還需要黑暗王出手,禁止掉對方一個契約?

    對方有什麼契約,難道還能夠和它高貴的殷蠍美杜莎對抗??

    黑暗王笑了起來。

    莫凡也笑了起來。

    這個殷蠍美杜莎真是不知好歹啊。

    “那就請你的那位小女僕出來吧。”黑暗王說道。

    莫凡打開了契約之門。

    月色的契約門內,一位亭亭玉立的歐洲少女從里面走出,一身再普通不過的裝束,卻無法掩住她沒蠱魅眾生的花容月貌。

    一雙眸子,呈現迥異與人類的金粉色。

    她站在莫凡的面前,身材婀娜嬌小,可當她抬起頭去凝視著殷蠍美杜莎的那一刻,一股強大的妖王之息如凍結了這荒蕪戰場一般,可怕至極。

    殷蠍美杜莎剛才還一副驕傲至極的樣子,這一瞬間變成了一只卑微可憐的小蠍蟲,全身發抖,就差轉身逃跑一頭撞在岩山上了。

    美杜莎女王!!

    邪廟里的所有生物都非常尊重血統,血統高,就代表著更強大的邪廟之力,邪廟同樣屬于黑暗位面的一部分,卻屹立在人類的世界。

    美杜莎女王自然是邪廟里的最高統治者,殷蠍美杜莎怎麼都想不到那個被禁止的契約,竟然就是美杜莎女王。

    “三……三殿下。”殷蠍美杜莎直接跪了下來,之前的猙獰,狂野,囂張一掃而空,整顆腦袋都要埋在了土里。

    “你贏了,你要死,你輸了,你也要死。”阿帕絲冷冷的對殷蠍美杜莎說道。

    殷蠍美杜莎都崩潰了。

    剛才它還非常欣喜,又吃掉一個教主棋的話,她的力量將再獲得50%的提升,這樣哪怕是面對更高級別的棋子,也未必會死。

    誰知道現在變成了這樣一種情況。

    殷蠍美杜莎現在就想一頭撞死算了。

    如果美杜莎女王與眼前這小子有契約,那她殺了這小子,美杜莎女王一定會將它給活剝了。

    可如果輸了……還是會死,黑暗王的棋格里,是不會給敗者活路的,棋子交戰勝負的唯一評判就是某一方死亡。

    “現在你滿意了嗎?”黑暗王問道。

    殷蠍美杜莎欲哭無淚。

    怎麼就管不住自己這張嘴啊!!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他們之間既然有契約,那麼你殺死了這個人類,意味著美杜莎女王也會受到靈魂重創,短時間內你還能夠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在她恢復元氣之前享受一下活著的空氣。”黑暗王說道。

    “您……別說了。”殷蠍美杜莎感覺心髒被狠狠的刺了一刀。

    還以為黑暗王會給自己提供保護,哪知道來了這麼一句。

    有什麼區別嗎!!

    到頭來都是要死啊!!

    黑暗王對哪一邊的生死都不在意,他要的不過是這場游戲的勝利,在他看來給殷蠍美杜莎提供那麼一點點生存小空間,它就會知道要怎麼做了。

    莫凡收起了契約。

    他知道黑暗王是不會允許自己讓阿帕絲加入戰斗的。

    黑暗王的規則其實也很簡單,他會剔除掉那些嚴重影響這個棋局平衡的因素。

    但莫凡覺得黑暗王也並非萬能的……

    至少他對每個棋子的實力預估,並不是特別準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