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尤凱,你今天的話,有點多了。”黑暗王開口打斷了尤凱的那種瘋言瘋語。

    “你也會害怕嗎?”暗邪聖女尤凱忽然轉過頭去,目光炯炯如火的注視著黑暗王。

    “我從不畏懼。”黑暗王回答道。

    “可你不希望我告訴這些即將離開黑暗位面的人一些事實,你有你的野心,從來不告訴世人,還讓無數人為你悲傷,為你苦痛,為你祈禱。”暗邪聖女尤凱接著說道,甚至在指責著黑暗王什麼。

    “你的這些話,傳不到我的靈魂深處,我只是一個棋徒。”黑暗王平靜的應答道。

    “你有多少分身,每一個分身都代表著你不曾表現出來的天性,你用自己最堅毅不拔的靈魂去抑制其他分身,可在活人的世界里,你可以管束好他們,在黑暗位面里,你的這些天性像一個個脫韁的野馬,在黑暗大地上肆意馳騁!”暗邪聖女尤凱接著痛訴道。

    莫凡站在那里,一頭霧水。

    這個暗邪聖女,大概是已經精神失常了。

    剛才還在針對冷爵的事情,將自己視為一個仇人,現在卻大罵黑暗王,仿佛她了解黑暗王的一切。

    “這個家伙,像一個野心勃勃的狂徒,妄想爭奪統治一切。”暗邪聖女忽然用手指著甦鹿。

    甦鹿也是鎖緊眉頭。

    這個瘋婆子在干什麼,趕緊殺掉莫凡,他們就可以從黑暗位面中解脫出去,在這里說這些稀奇古怪的話。

    “可和那個人比起來,他就像是一個三歲的孩童,野心微不足道,智謀微不足道,城府更微不足道。”暗邪聖女接著說道。

    甦鹿整張臉都黑了。

    自己像一個三歲孩童??

    他可是堂堂亞洲議長,征服過黑龍大帝的人!

    只要從這里離開,他將成為踩倒聖城大天使的人,真正的人王!!

    “這位大媽,你能說出名字嗎?”莫凡有些不耐煩的道。

    講了這麼一大通,把黑暗王罵了一遍,不屑甦鹿的手段與智謀,那請問你到底在說誰?

    教皇?

    伊之紗?

    撒朗?

    還是某個至始至終都躲在暗處,如黑暗王一樣披著一件長長的斗篷操控著這個棋盤的人!

    說出那個名字來,別搞這些烏七八糟的。

    “文泰。”

    “文泰。”

    “文泰!”

    暗邪聖女真就吐出了這個名字。

    她甚至重復了三遍,每一遍聲音都比之前提高了幾個分貝,甚至最後一聲拖長,全身還在顫抖!

    文泰??

    聖子文泰??

    他又怎麼了!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在黑暗位面最低沉,一個永遠不可能見到任何其他生靈的地方,宛如流放在了遙遠無垠、空無一物的太空黑囚中。

    “一個連自己命都保不住的人,有什麼資格與我相提並論??”甦鹿頓時大笑了起來。

    還以為這個瘋女人會說出哪個舉世無雙的名字,會透出什麼活人世界驚天大秘密,到頭來她說的是文泰。

    文泰連自己妹妹伊之紗都玩不過,被打入到黑暗地獄里。

    他的妻子發狂,滿世界尋找凶手,濫殺無辜。

    他的女兒差點淪為伊之紗復活的祭品,再入黑暗地獄。

    這樣的落魄,怎能和自己這個亞洲議長,只手遮天相比??

    他徒有虛名。

    拿他和自己比,可笑至極!

    “你在笑什麼?”暗邪聖女看著甦鹿,冷著臉問道。

    “我至少還活著,他呢?你可以去死了,我一個人就可以殺掉所有人。”甦鹿說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暗邪聖女尤凱笑了起來,笑得整個人都像後傾斜了。

    “還以為是什麼狠角色,原來不過是一個瘋女人。”甦鹿冷漠不屑道。

    “原來你們這蠢材,到現在都不知道是誰要剝奪你們的死後自由,原來你們這些蠢材到現在都不知道……”暗邪聖女尤凱狂笑著。

    阿莎蕊雅似乎意識到什麼了,目光注視著黑暗王。

    黑暗王不為所動,像一座黑漆漆的冷山,感受不到他的一點點情緒。

    “在操控你們生死的,在試圖困住你們靈魂的人,就是你們活人世界被傳頌得如神明一樣的聖人啊。老黑暗王已經沉寂,一個編織了彌天陰謀的人,他進入到黑暗位面,掌管了黑暗位面!!”

    “你們所有人都以為他是甘願接受糟糕世界的審判,如耶穌那樣甘願成為十字架上的一具干尸,受苦受難,只為喚醒世人真正的良知。可你們真得知道,他的野心嗎?”

    “他根本不屑于在活人的世界稱王,比活人世界更遼闊更強大幾百倍的黑暗位面,才是他所圖謀的!”

    “人們對他的悼念,人們對他的敬重,人們對他的高尚,成為了他統治黑暗位面最永恆至高的信仰力,他不是被拽入黑暗深淵,他是自己打開了這扇門!”

    “我與伊之紗的爭斗,不過是在為他做嫁衣。”

    “伊之紗的冷血無情,更能夠襯托他的高尚。”

    “他復活伊之紗,是為了繼續染指活人世界。”

    “他得到了整個世界的尊重,卻根本滿足不了他的野心。如今,他如願以償的掌控了黑暗位面,將你們這些愚蠢的人為棋子來取樂!”

    “可你們想過沒有,他既然可以用你們這些旅人做棋子,又如何不能將五大洲四大洋為棋子,下一盤讓所有種族都變成戰亂、瘋狂、充滿死亡的地獄呢?”

    “那樣的話,他豈不是成為了兩個位面的至高主宰??”

    “你們是何等的愚蠢。”

    “你們是何等的愚蠢!”

    “你們是何等的愚蠢!”

    暗邪聖女尤凱發狂的吼道,幾乎將自己內心堆積的所有怨念與恨意都給嘶吼出來。

    她在位還是聖女,連伊之紗的風頭都壓過的時候,文泰躲在後面,任由她們兩個爭斗,最後成為了人們心中的聖子。

    到了黑暗位面,她窮盡一切的掠奪邪惡信仰之力。

    最後卻依舊是在為這個人做嫁衣。

    無論到哪里,都擺脫不了……

    甚至現在更淒慘的淪為一枚肉棋,給他的天性分身取樂。

    她已經如此了,又害怕什麼死後折磨?

    莫凡、阿莎蕊雅都呆住了

    黑暗王是文泰?

    文泰是黑暗王!

    暗邪聖女說得是真的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