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阿莎蕊雅見莫凡用那雙火熱熱的眼楮盯著自己,要平常她倒不覺得什麼,主要是莫凡注視的時間實在太長了,好像不舍得移開的樣子。

    “你看我干嘛,這些魔具難道還不比我有魅力嗎?”阿莎蕊雅視線移開,故認真道。

    “來吧,只要不是你有什麼鋼絲球的詭異癖好,任何方式我莫凡都可以接受。”莫凡一副已經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樣子。

    多少年了,都是靠著自己努力才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現在難得有一個長得跟妖精一樣的富婆包養自己,終于不用那麼辛辛苦苦奮斗了。

    “你好像有所誤會,我只是感謝你幫助了黑龍大帝。”阿莎蕊雅眨了眨眼楮。

    “就這麼簡單,沒有別的想法?”莫凡問道。

    他其實做了一番思想掙扎的,可一想到這樣一套完美的黑龍魔具套裝,再加上阿莎蕊雅這身材,一巴掌就把矜持小人給拍得灰飛煙滅了。

    “嗯。”阿莎蕊雅點了點頭,看著莫凡那個別有想法的樣子,不禁噗嗤笑出聲來,“我們可是最純淨的結拜金蘭。”

    “……”

    割開了小拇指,傳統標準的滴血認主,但事實上魔具都是與每個人的靈魂相連的,不然無法隨心所欲的收納到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黑龍角盔,這是由黑龍龍角煉制而成,上面的角紋非常夸張,戴上這頭盔的那一刻,那栩栩如生的龍紋便好像爍出一只真正的黑龍來,其沖天龍角若隱若現,霸氣野性!

    “黑龍角盔會對你的精神有巨幅提升,你可以試一試。”阿莎蕊雅見莫凡已經開始嘗試自己的新裝備了,于是大致指引了他一番。

    莫凡點了點頭,開始集中精神。

    一瞬間,莫凡的瞳孔神經似精密的儀器,極細密的電光交織成了一個洞悉感知周圍一切的凌厲眼神。

    整座書殿,在自己的腦海之中浮現,而且是帶著一種剖析立體結構的方式,一些平常眼楮根本看不見的細節也全部呈現在了這個腦海感知中。

    站在自己面前的阿莎蕊雅,她極其精致細微的地方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往常莫凡只能夠看到女人的面孔和身材,可此時莫凡注意到阿莎蕊雅的發絲並非是完全的垂落下來,在她後腦勺還有一個非常小的發辮,編成了幾分青春活力的花結。

    她的耳環是一對珍珠,這顆珍珠散發著不同尋常的韻光,當莫凡再集中注意力的時候,發現這顆珍珠耳環正形成一種如溫泉霧氣那樣特殊的淺藍色柔和霧光籠罩著阿莎蕊雅。

    修魂魔器!

    原來阿莎蕊雅總是逮著的這對珍珠耳環是她的修魂器皿,而且級別非常高,感覺接近小泥鰍的級別了。

    難怪她修煉速度也是快得夸張。

    阿莎蕊雅化了妝,眉毛認認真真的描畫過,眼線輕輕的帶過了幾筆,口紅……居然沒有涂過口紅,這讓莫凡有些意外,因為她的唇色一直都非常引人注目,沒有想到竟然是她本來的唇色。

    難怪阿莎蕊雅身上總有一種勾人心魄的特別嫵媚,歸根到底就是這樣特別的紅唇,飽滿誘人,似成熟的櫻桃,不需要經過任何的後天涂抹,便散發著性感撩人的光澤。

    其實莫凡最好奇的是另外一個點。

    沒有墊東西!

    居然沒有墊!!

    這身材不是填裝出來的,莫凡萬分驚愕。

    要知道現在社會很多女人穿上內衣和沒穿內衣是兩座截然不同的山峰,現在莫凡發現阿莎蕊雅是純大後,整個人不由激動了起來。

    要不,阿莎蕊雅你在考慮考慮,有特殊癖好也行啊!

    “你就不能看遠一點的地方嗎?”阿莎蕊雅有些生氣道。

    這男人,到底有沒有出息啊!

    如此強大的黑龍角盔,巨幅增強一位魔法師的精神力,這等于是讓次元魔法倍增,難道他不應該追求一下第九境界的精神殿堂,細微掌控元素顆粒排列的層次嗎!

    第一件事是研究女人的胸襟……阿莎蕊雅差點想要把劍砍流氓了!

    “沒事,沒事,這又不能夠完全透視,我就是做做實驗。阿莎蕊雅你最強的竟然不是暗影系,你好像藏了不少秘密呀?”莫凡眼神帶著幾分挑逗意味,笑容也格外猥瑣。

    阿莎蕊雅瞪了莫凡一眼,道︰“我現在收回還來得及。”

    “假如哪天你成為了神女,可不要太為難我家心夏。”莫凡說道。

    “那可不好說,同齡的女人,從來就不可能融洽的相處,與善良這個品質無關。何況一個想要成為神女的聖女,思想會產生極大的變化,你覺得她真的還是那個當初一心求學的葉心夏嗎?”阿莎蕊雅笑得像只雪白高貴的小狐狸。

    “人都會改變的。”莫凡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莫凡感覺阿莎蕊雅把心夏為一個更需要提防的人。

    在莫凡看來,阿莎蕊雅更需要提防的人應該是伊之紗,伊之紗才是最有可能成為神女的人……

    難道心夏已經逐漸佔據了競選的上風,這一次和阿莎蕊雅接觸,從她的一些話語中能夠感覺到這些信息。

    人都會改變的。

    莫凡並不在意阿莎蕊雅這太過明顯又不痛不癢的挑撥。

    當然,莫凡也知道,以阿莎蕊雅的智商真要挑撥的話自然不會用這種方式。

    就像張小侯,過去的他膽小猶豫,做事情總是缺乏一股子狠勁,現在的他截然不同,果斷、執著,一旦認準了一件事的真實便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去完成。

    可莫凡能夠感覺到,那個憨厚,純樸,簡單的張小侯並沒有消失。

    人都會改變的,只要不是朝著一個“迷失深淵”走去,並且無論多少親朋好友都拉不回來,便沒有什麼好顧慮的。

    一成不變,那說明人也是迷失的,找不到屬于自己的前進方向。

    莫凡尊重心夏留在帕特農神廟的決定,這意味著莫凡也接受她為這個職位所做出的一切改變。

    只是,莫凡是以支持的方式希望心夏落選。

    情侶都是自私的,期望著另一半始終圍繞在自己的身邊。

    可就像當初心夏還在學校時,縱然她行走不便也從來不會將莫凡捆綁在她的身邊,任由莫凡四處游歷,她尊重莫凡自由灑脫喜歡冒險,莫凡何嘗不能尊重她現在的一心求聖的選擇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