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靈靈一句話也不吭,就那樣注視著莫凡,看得莫凡怪不好意思的,只能夠沖著她傻笑。

    靈靈最後還是狠狠的踩了莫凡一腳,勉勉強強解氣的坐在了旁邊,兩只縴細的胳膊環抱在胸前,顯得特別的驕傲和不好哄。

    “來來來,不管怎麼樣先干一杯,慶祝我們大魔頭莫凡回歸!”趙滿延舉起了杯子,替莫凡緩解了一下尷尬的氣氛。

    大家舉杯,共飲。

    “老師,您來了,真是太好了!”白鴻飛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白鴻飛一身非常靚麗的西服,領襯竟然還是紅色的,莫凡轉過頭看了他一眼,不禁打趣道︰“白鴻飛,你這身打扮,是來搶新娘的不成,怎麼穿得和新郎差不多,東方烈難道不會有意見嗎?”

    莫凡這句話說得讓白鴻飛無言以對。

    而大家的目光也紛紛的投向了莫凡,一個個跟看智障一樣看著莫凡。

    莫凡特別納悶。

    自己說錯什麼了嗎?

    “莫凡,你來吃人家的酒席,難道連新郎是誰都沒有搞清楚的嗎?”趙滿延對莫凡豎起了大拇指。

    真是人才啊。

    什麼叫穿得和新郎差不多。

    人家白鴻飛就是新郎好吧!!

    “嘿嘿,老師還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呵呵呵。”白鴻飛在那里干笑。

    莫凡抬起頭往大屏幕方向看去,這才發現新郎的名字赫然是白鴻飛!

    這兩家伙搞在了一起!

    不對啊,莫凡記得當初牧家是打算和東方世家聯姻,而且牧奴欣應該是和東方烈定親的才是。

    難道自己錯過了什麼精彩激情的事情??

    “牧奴欣很早就把東方烈給踹了,當時他們兩家聯姻本來就是為了抵擋穆氏的壓制,現在牧家逐漸坐大,成為了魔都除了我老趙家最有錢的世家,牧奴欣早就看不上東方烈那家伙了。”趙滿延湊到莫凡耳邊壓低聲音道。

    “這麼社會的嗎?”莫凡挑起眉毛來。

    “老師,您不用為我擔心的,奴欣她事業心重了點而已。”白鴻飛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

    看來,他白鴻飛馭妻是有一套的,不然也不至于這麼隨意的談起之前的一些事情。

    “我沒為你擔心啊,我是為你高興。牧奴欣是一位不錯的女孩,跟了東方烈確實有些可惜,你白鴻飛正好般配!”莫凡拍了拍白鴻飛的肩膀,其實也很為白鴻飛高興。

    年輕人,說變就變的。

    哪怕是結了婚,第二天直接去離婚的也大有人在,莫凡對此倒沒有覺得如何。

    本來之前牧奴欣就是一副為了家族才和東方世家聯姻的態度,現在牧家既然越走越遠了,當初長輩們的一些口頭上協議與定親當然想不算數就不算數。

    “莫凡……我在呢。”一個聲音忽然傳來,就在隔壁的那一桌上。

    莫凡看了一眼,發現此人赫然是東方烈,氣氛一下子變得古怪了起來。

    東方烈一個苦瓜臉,雖然那都是過去有些日子的事了,他也不計前嫌的過來道賀,哪知道還被莫凡這個活在一年多以前的家伙給提了起來,簡直傷口上撒鹽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說了實話。”莫凡道。

    東方烈其實和牧奴欣連手都沒牽上,而且這件事早就解除了,東方家、牧家、白家的關系也都非常好。

    莫凡再次環顧了一圈。

    難怪還請了那麼多凡雪山的人!!

    原來這是一場凡雪山和牧家的聯姻啊,自己為凡雪山的主人,儼然一副蹭酒席的樣子。

    “一會老師給大家說幾句,本以為您的缺席會成為我的一個大遺憾,沒有想到,您回來真是太好了,老師,你簡直是我等英豪熱血男兒的楷模啊!”白鴻飛見面就是一陣猛夸。

    看得出來白鴻飛是真得很開心。

    “恭喜恭喜啊,我剛回來,壓根不知道是你白鴻飛的大喜日子,沒有特意為你準備點東西……”莫凡撓著頭。

    莫凡和牧奴欣也不算特別熟,所以他來的時候就隨便給份禮就好了,純粹是過來見見其他人。

    可白鴻飛就不一樣了!

    好歹是自己帶過的第一屆學生,這些年他一直都在凡雪山,也算是為凡雪山立下不少功勞,這家伙成婚自己沒有攜帶一份像樣的禮物,實在說不過去。

    可眼下莫凡手頭上也沒有什麼適合白鴻飛的寶物,不免慚愧了起來。

    “你們先聊,你們先聊,我一會過來。”白鴻飛听到不遠處有人喚他,特意為莫凡倒滿了酒這才不舍的離開。

    莫凡感慨了起來︰“沒想到啊沒想到,他們居然勾搭上了……那個我還有錯過什麼別的什麼重要喜事嗎?”

    離開了有一年,這一年變化也非常大,莫凡目光特意巡視了滿桌子的人,想知道還有誰悄無聲息的踏入了婚姻殿堂。

    “我家狗生二胎算嗎?”趙滿延說道。

    “你的就算。”

    “死去。”

    莫凡左顧右盼,沒有見到穆寧雪。

    莫凡其實怪想念她的,可她似乎不在這個大宴會廳中。

    “她在那間會廳,我們要過去嗎?”心夏指了指一間關閉著的會廳道。

    “好。”

    ……

    ……

    會議大廳,白家幾名中年人坐在長桌上,臉上滿是凝重。

    牧善、牧燁兩人明顯都非常氣氛,牧燁的手更是因為拍在大理石桌子上有些發紅。

    穆寧雪坐在主座上,沒有發言。

    身旁是勺雨,她看了一眼眾人,開口道︰“穆氏他們在這個時候發難,就是有意不給牧奴欣和白鴻飛辦好這個婚禮。不如我現在就帶上一些凡雪山的高手,去把他們給滅了!”

    “穆方舟和範寧這兩個穆氏族會的高手都在場,我們幾家里聯手怕也不能給他們造成什麼威脅吧。”牧善長嘆了一口氣。

    本來是一個大喜日子,牧家、白家、凡雪山三大勢力也算是正式結盟,可以在這災禍到來之季共同進退。

    誰知道穆氏與趙氏根本容不了這樣的事情發生,雙雙發難,完全不給牧奴欣和白鴻飛操辦好這次隆重的婚宴!

    “看來我來得正是時候啊。”莫凡走了進來看著眾人,露出一個笑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