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了一眼身後,那連綿起伏的山嶺不知道什麼時候化為了一堆又一堆的冰渣。

    再抬頭望一眼天空,天空像是冰窟,而莫凡正在這個深淵窟窿冰寒至極的底部。

    穆方舟確實是一名巔峰級的冰系法師,換做一年前,莫凡還真的不是他的對手,甚至可能被他輕松的擊垮。

    可現在穆方舟卻傷不到莫凡絲毫,可以從穆方舟的臉上看到發狂的絕望!

    “絕不可能,絕不可能!!!”穆方舟嘶吼著,青筋從臉頰一直密布到了頸部。

    終于,穆方舟疲憊不堪了。

    他渾身無力的跪倒在地上,身上還有之前被烈火龍息灼燒的傷痕。

    莫凡已經站在了他面前。

    不需要施展任何的魔法,要做的不過是將腳抬起來,然後重重的將穆方舟給踩到泥土里!

    穆方舟臉骨都要碎了,可恥辱感才是他最難以承受的。

    “我留你一條狗命。”

    “回去告訴你們穆氏,只要再有任何一個穆氏的東西敢來找我身邊的人麻煩,其中包括牧家、白家、凡雪山的人,我一定會再一次登門造訪,到那個時候你們就會後悔這個時代賦予每個強者擁有殺戮的權力!”

    莫凡沒有下殺手,只是讓穆方舟好好的將臉埋下去,在一個卑微的泥層中仔細想清楚!

    現在的莫凡,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被這些大世家、大世族隨意欺壓的小角色了,就連亞洲議長甦鹿這樣的角色都被自己永遠留在了黑暗位面,很不巧的是,他還不是什麼爛好人,一定會加倍奉還!

    ……

    ……

    魔都牧家

    一桌子的美味佳肴,絕大多數人也都享受著難得的喜慶,在這樣一個末世般的年月里,怕是這樣的良辰喜事只會越來越少。

    可無論幻境多麼惡劣,不能舍棄對美好事物的追求,這場婚宴必須隆重,必須充滿浪漫,更必須帶給人完美的記憶!

    “老師呢,怎麼一直沒有看見老師啊?”白鴻飛在好幾桌轉了圈,仍舊尋到莫凡的身影。

    “這個,他可能臨時有事,鴻飛啊,你不需要擔心那麼多啦,我們這些做長輩的肯定給你處理得妥妥當當。”牧善滿臉笑容的拍著穆鴻飛的肩膀。

    只是說完這句話,牧善就意識到自己似乎不小心把事情給說漏嘴了。

    牧奴欣就在旁邊,她的腦筋可比任何人轉得動快,她那雙靈眸掃過眾人。

    “看來大家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呀。”牧奴欣微微一笑道。

    “不是什麼大事,不是什麼……”

    “確實不是什麼大事,我剛從另一個地方回來,趕上了你們的大喜日子,只能說我跟你們夫妻兩非常有緣啊,我都還沒有正式給你們道喜呢,喏,這是我給你們帶來的一件新婚禮物,略表心意。”莫凡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過來。

    在莫凡的旁邊,還有一位衣裳單薄的男子,他的頭發有些凌亂,甚至臉型有些奇怪。

    不過這名被莫凡掣肘之後,馬上調動臉上所有還沒有壞事的肌肉,堆成了一個難看又滑稽的笑容。

    他不停的拱手,用含糊的話語祝賀道︰“我代表穆家,恭賀……恭賀兩位新婚快樂。”

    “穆方舟!”牧善和其他幾位白家的長輩紛紛站了起來,滿臉的不敢置信。

    “是我,是我,之前與各位產生了不少誤會,听了莫凡的一番勸導之後,我穆方舟也深刻的意識到自己之前過于魯莽、傲慢,有太多做得不對的地方,這次借著兩位新人大喜日子的機會,特意前來道歉,希望收下我穆某人的歉意。”穆方舟堆著笑容,一邊說還要一邊看旁邊莫凡的神色。

    牧奴欣和白鴻飛都站在那里,好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

    穆方舟可是穆氏族會里的大佬啊,這家伙不久前還說要鏟平他們這些忤逆他們的世家,怎麼今天直接就如此誠懇的跪歉了??

    “那……那請坐,請坐,不管怎麼說,來者是客,我們就收下你的專程歉意了!”白鴻飛客套的回應道,事實上白鴻飛除了說這些,也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人家都半跪道歉了,伸手不打笑臉人,負荊請罪還被人轟出去,有些說不過去。

    “不了,不了,我還有別的事,就不打擾二位,也不敢勞煩大家的招待了。”穆方舟急忙拒絕。

    “那……”

    白鴻飛看向莫凡,從穆方舟那鼻青臉腫的樣子,大概能夠猜到莫凡是用什麼手段“勸導”穆方舟的。

    穆方舟也急忙看向莫凡,眼神里帶著幾分哀求。

    今天,臉都丟光了。

    但為了活命……

    他穆方舟能屈能伸!

    “行了,你回去吧,畢竟這里應該有一些跟你有仇的人,礙了別人眼,也等于攪了別人的興致……”莫凡拍了拍穆方舟肩膀。

    穆方舟立刻起身,像一頭被放生了的野狗一樣,撒腿不見了蹤影。

    穆方舟一離開,滿桌的人目光齊刷刷的落在莫凡身上。

    “我很喜歡你的禮物,非常感謝。”牧奴欣率先露出了笑容道。

    這份禮物,關系到的是一個世家的命運,穆方舟是絕對有能耐可以摧垮一個世家的,甚至于如果不是莫凡出手,他們這場婚禮想要安安心心的進行下去都難。

    牧奴欣發自內心的表示感謝。

    白鴻飛更是一下子對莫凡佩服得五體投地。

    要知道莫凡離開到這會出現,前後大概也就一個多小時,雖然晚宴靠近了尾聲,可在這麼短的時間居然將穆方舟給吊打一頓拖過來賠禮道歉,簡直天方夜譚。

    現在的莫凡,到底有多強啊??

    白鴻飛心中所想,也正是牧善、牧燁以及白家的其他幾位老者的疑問。

    “究竟是怎麼個情況?”牧善湊到莫凡身邊,問道。

    難道,莫凡真的和穆氏達成了什麼協議,好讓他們放人,而且要與牧家、白家修建良好關系?

    “我殺了範寧和其他雜魚,留了穆方舟一命。”莫凡直言不諱道。

    “你殺了範寧,穆氏的大長老範寧??”牧善下巴都差點砸在酒桌上。

    那可是幾百公里之外啊。

    而且那是穆方舟和範寧兩大絕世高手啊!

    酒席還沒結束,一殺一降。

    莫凡這還是人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