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吃點東西吧。”穆寧雪還是很貼心的給莫凡留了許多可口的食物,並且吩咐服務生去將菜稍微熱一下。

    莫凡還真沒有吃幾口,坐下來一邊迎接大家的敬酒,一邊吃菜。

    美食,不能辜負啊!

    也不知道為什麼,去了一趟黑暗位面,盡管回來之後整個世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變得糟糕了起來,但依舊感覺到一種滿滿的美感,大概只有見到過地獄真正的面目之後,才會格外珍惜一花一草、美酒佳肴。

    “喲,好多人啊,都是魔都的人物啊。”忽然,一個高昂的聲音闖了進來。

    此人一說話,便自帶一種吸楮效果,他的強調,他的音量,都算非常的特殊。

    “原來是莊議員,沒有想到您能夠大駕光臨,這是我們兩個家族最大的榮幸啊。”牧善第一時間起身,笑臉相迎。

    那位莊議員看都沒有看一眼牧善,徑直走到了白鴻飛和牧奴欣的面前。

    “我正好路過,發現你們這里張燈結彩,便不請自來,不會見怪吧?”莊議員對牧奴欣說道。

    “哪里,我們只怕請不動您這樣的大人物。”牧奴欣客套的回答道。

    “請坐請坐。”白鴻飛說道。

    “不用了,我一會就走,不過是來說幾句話,怎麼也不好打擾。是這樣,現在海堤防護以南還有至少七十公里的漏缺……哦,穆寧雪穆城主也在啊,正好免得我多走一趟了。”莊議員一眼瞥見了穆寧雪,臉上露出了別樣的神色。

    莫凡看著這個渾身上下充滿了官僚氣息的男子,有些疑惑的看向旁邊尷尬不已的牧善。

    “此人是魔都的議員,也是現在魔都的海防部長……”說完這句話之後,牧善特意湊到莫凡耳邊,壓低聲音道,“邵鄭議長被彈劾之後,魔都不少當權者都更換了,這名莊越現在影響力不遜于魔都基地市的市長,最重要的是,他實力很強,起碼巔位。”

    原來是一名巔位級的法師,難怪走起路來都帶風,說起話來自帶高腔!

    “你們這些世家,不能總想著維系自己人員,也應該多為國家和城市著想,不然佔據那麼多的資源和土地,沒有為人們造福,豈不是等于是謀財害命。有能力,就要多出力,牧家、白家都是魔都人人皆知的名門望族了,要做出點榜樣來。還有你們凡雪山,飛鳥基地市雖然不是我的管轄範圍,但現在國家患難,大家更應該齊心協力。”莊越一套接著一套的說著。

    “莊議員,一個月前,你的海防人員已經從我們這里抽調走了不少家族精英了,一場戰役下來,死的死,傷的傷,怎麼能說我們沒有多出力呢。至于那七十公里的防線漏洞,我們真的是無力啊。”牧燁開口說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軍隊、政府犧牲得會比你們少嗎,沒有軍隊和政府,你們哪里還能夠在這里吃好穿好,辦這麼漂漂亮亮的婚禮?”莊越議員眉頭一皺,語氣馬上就加重了起來。

    牧燁頓時不敢說話了。

    牧奴欣和白鴻飛表面上溫和平靜,但看得出來他們心里並不舒服。

    有些人,確實是在為國家效力,不遺余力的做付出,像邵鄭議長就是如此。

    而有些人得勢了之後,就是想盡一切辦法的壓榨,壓榨,再壓榨。

    壓榨人民,壓榨家族,壓榨勢力,最可笑的是,像穆氏、趙氏、獵者聯盟、魔法協會、海洋聯盟這些大勢力,又不見這個莊越前去這般大義凜然。

    欺軟怕硬。

    牧奴欣早就恨透這個議員了,他不是一次這樣巧取豪奪,更讓牧奴欣憤怒的是,今夜是她的婚禮,對于女人來說最重要的日子,這個莊越竟然也跑來剝削!

    一個月前那場戰役,白家和牧家的族人全部被送到最前沿,等于是被當肉盾、箭牌,活著回來的沒有幾個,反而莊越自己的心腹和手下,不見有多少傷亡。

    所有的功勞,還歸他莊議員所有。

    本來高高興興的一場婚禮,偏偏有這樣一個無恥的議員跑來,美好的心情都被破壞了!

    牧善在莫凡耳邊低語,將這個莊越的德性給莫凡大致講了一遍。

    事實上在牧善告訴自己,邵鄭議長被請辭也有此人的一份大功勞後,莫凡就對這個莊越沒有一點好感。

    現在,莫凡可不喜歡隨隨便便逛著臭蟲,也甭管他是什麼級別的人物。

    莫凡站了起來。

    正打算狠狠的懟死這腦殘裝腔玩意兒時,那位女騎士華莉絲推著心夏,緩緩的過來。

    心夏看了一眼莫凡。

    她那柔和的聲音在自己腦海中響起。

    莫凡想了想,最後還是打消了對付這個議員的念頭。

    “莊議員。”心夏聲音很溫和,但听不出她的情緒,看來這些年在帕特農神廟里,她已經學會如何很好的隱藏自己的內心。

    莊越轉過身來,本來是帶著幾分不耐煩,但看見是心夏後,那高冷的臉上一下子有了笑容。

    “原來是未來的神女閣下,沒有想到能夠在這里與你再次相遇。”莊越說道。

    “我正打算為兩位新人賜福,但巧的是莊議員風風火火前來,一副非此刻不可的樣子,似乎有更好的祝禮,那我願意多等候等候。”心夏對莊議員說道。

    莊越一下子愣住了。

    什麼了祝禮?

    他是來要錢要壯丁的,哪可能帶了什麼禮。

    “哪里哪里,我只是沒有想到您會在這,原來是我打擾了您的賜福,真是太抱歉了,其實我也不過是過來蹭蹭美酒罷了,未來的神女閣下,您請繼續,不用在意我了。”莊越馬上哈哈大笑了起來,仿佛之前說的那些不過是玩笑話。

    “那讓一讓。”心夏說道。

    莊越一時間沒話可說了,他不敢對心夏有半點不敬,只能夠帶著幾分怨意的掃了一眼牧奴欣和白鴻飛。

    最後,莊議員恭敬的做了一個請心夏上前的姿勢,隨後尷尬的退到旁邊的桌子,打算坐下。

    “沒看到這里有人嗎,坐一邊去。”莫凡瞪了這個莊議員一眼,沒好氣的道。

    莊越臉一下子拉了下來,那雙眼楮盯著莫凡,似乎要記住莫凡的長相。

    哪來的小角色,帕特農神廟聖女在讓他讓一邊去,他莊越確實不敢有怒氣,但眼前這年輕男子又是個什麼東西。

    給他這個大議員當踩腳墊都不配,居然敢喝斥自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