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莊越正要發,一名身穿著西裝的短發女人快步走來,在莊越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

    莊越臉色馬上就沉了下來。

    他站起身來,瞥了一眼莫凡,卻是快步朝著宴會廳外面走去。

    看來應該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他這個海堤防御部長不得不前往。

    既然惡心的人走了,莫凡也沒有不要去理會,趕緊填一填肚子,黑暗位面那些生物的肉質,跟發餿得沒有什麼區別。

    心夏送上了一份祝福,具體是什麼莫凡也不是很了解,但看得出牧奴欣非常欣喜,不停的向心夏表示感謝。

    宴會接近尾聲,大家陸陸續續的離開。

    ……

    吃飽喝足的莫凡也沒有急著回去,而是沿著黃浦江散散步。

    色彩斑斕的燈光映落在湍急的河流上,看上去仍舊美麗迷人,換做是過去,外灘總是可以看到人來人往的旅人。

    人們興奮的拍照,與幾棟宏偉聳立天際的建築合影,靠在欄桿上欣賞著滔滔江水,江面上也總是可以看到霓虹般的游輪。

    這份繁華,已經冷清了太多。

    這樣的惡劣環境下,欣賞美好也逐漸變得奢侈起來。

    偌大的外灘觀景長廊上,幾乎只有莫凡、穆寧雪和心夏三人在散步。

    女騎士華莉絲莊嚴冷酷的站在相隔有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她的眼楮無時無刻不在觀察周圍。

    莫凡走在稍前面,穆寧雪推著心夏緩緩的往前走,步子很慢。

    還在很小的時候,他們就是如此,莫凡總是盡可能的加快速度帶她們去看自己在野外發現的新天地,寧靜、美麗,有河流,有飄落到河流里的葉子,還有一顆垂落到碧綠色河水里的老樹。

    穆寧雪總是不緊不慢的跟著,和心夏說著一些女孩子的事情,對莫凡的發現提不起特別大的興趣,但也不至于失落。

    而心夏,對大自然的一切都那麼感性,她的身上總是會停留一些野蝴蝶,一些飄落下來的花絮,她不會像其他人那樣將它們趕走。

    此時此刻就仿佛回到了當年,一個小小的博城,卻有著走不完的路,看不完的風景,說不完的故事。

    可惜一切都會不停的改變,有些地方,有些時光,就是永遠都回不去,物是人非,莫凡可以接受物非,卻沒法接受人非。

    所以當世界一點一點墜入到無盡的冰窟、永恆的昏暗時,能夠看到穆寧雪和心夏在自己身後,不到幾步的距離,莫凡便感覺這是自己最大的欣慰。

    無論將來會涌來怎樣的滔天巨浪,襲來怎樣的冰封末日,都不會喪失前行的動力。

    ……

    世事無常。

    莫凡滿腦子的那個想法,最終沒有實現。

    不僅沒有實現,莫凡怎麼都不會想到會是自己一個人回到了冷清的公寓里。

    剛到公寓門口,莫凡听見了屋子里有響聲。

    心情又一下子激動起來,看來還不至于要一個人抱著涼涼的被子入眠了。

    推開門,莫凡發現有兩個人坐在沙發上,地上擺滿了酒瓶子,醉醺醺的兩個大漢在那里吹瓶,仿佛兩個殺紅眼的斗士。

    當兩人發現莫凡獨自一人歸來,一時間三雙眼楮瞪在一起。

    “廢物啊!”趙滿延痛心疾首的罵道。

    穆白也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指著莫凡道︰“讓你們成天詆毀我,我以為你有多風光,到頭來還不是一個人滾回這里,來,來,這里留了一個座給你。”

    穆白應該是喝得有點醉意了,整個人顯得格外豪放。

    莫凡那個叫無地自容,恨不得當場把這兩個人宰了!

    離開晚宴的時候,莫凡可是攜兩位美人,本來是想著出去散散步,培養一下小情調,然後來一個美滋滋的大被同眠。

    奈何兩位美人冰雪聰明,根本不給莫凡有實現這種無恥想法的機會,完美脫身,讓莫凡直接撲了個全空!

    “廢物啊,這方面你得好好請教一下我,我趙滿延別的可能不行,這一龍戲二鳳的本領還是沒問題的,你怎麼可以拉她們兩個一起出去呢,這樣等于是給她們有了極強的戒備心……”趙滿延立刻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

    “你滾,你牛b怎麼在這里和穆白斗酒?”莫凡罵道。

    氣!!

    莫凡氣得不行!

    失敗就算了,為什麼正好被這兩個家伙給逮到!

    還有,這兩個混蛋是什麼時候把自己的金屋藏嬌公寓給佔為己有的,香噴噴的公寓被這兩貨搞得烏煙瘴氣!!

    “你養魚啊你,酒席上怎麼說的,不把我喝到桌子底下去,以後叫你趙公公,我穆白現在清醒得很!”穆白指著趙滿延的酒瓶子,罵道。

    “你得意個蛋,我這不是看莫凡可憐,等他先喝一瓶再喝完。”趙滿延立刻將戰火往莫凡身上引。

    莫凡此時也是一肚子不爽,抓起酒瓶一飲而盡。

    喝完之後,莫凡也滿臉通紅,但腦子里還在回蕩著一件事︰

    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難道真得和趙滿延說得那樣,自己太著急了。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啊。

    “老趙,你和你的真愛呢?”莫凡忽然間想起了趙滿延的刺激戀情,不由問道。

    這一問,穆白反而笑得直錘桌子。

    “原來被睡的人是趙滿延,哈哈哈,人家早知道了他身份,打算兄弟兩通吃,奧霍斯聖學府本來就允許重婚的。”穆白說道。

    “魚水之歡,談什麼誰睡誰,像你這種連女人手都沒有摸過的雛,怎麼會懂?”趙滿延反擊道。

    “一年了,穆白你還單身?”莫凡有些詫異道。

    “一個人過挺好的。況且看看你們兩個,一個見女人就上,一個相好多,到頭來還不是和我在這里喝酒,有什麼好神氣的?”穆白說道。

    莫凡和趙滿延頓時啞口無言。

    好像人家說得並沒有什麼問題。

    莫凡和趙滿延尷尬的踫了踫杯,喝掉了瓶子里剩下的酒。

    “咳咳,我正經問一句,你在長江戰役上認識的那女的,不是挺好的嗎,為什麼你好像對人敬而遠之?”趙滿延不帶嘲諷之意的問道。

    “朝不保夕,不想生死別離徒增悲傷,一個人確實挺好的。”穆白說道。

    莫凡和趙滿延同時對穆白豎起了大拇指,三人一踫杯,繼續豪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