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京在後撤,他心中窩火,卻又不得不避其鋒芒。

    每一個雷系法師都有一個剛正面的暴躁之心,趙京退去的同時,眼楮卻毒辣無比的盯著雷光四射的莫凡!

    這狗東西,吸了他趙京的魔能不說,還用這些魔能來對付自己,還真是小看現在的年輕魔法師了。

    趙京一樣擁有雷系抗體,他的身上被雷電龍須給的鞭撻幾次,僅僅是衣服爛開了。

    他衣裳爛開的地方,可以看到身上許多虯形的傷疤,這些傷疤倒不是莫凡造成的,而是他本來就有的,凹凸不平,又畸形丑陋,遠遠看上去就像有許多扭曲的巫蟲鑽到了他的皮里,好像還會蠕動。

    穆白看到他身上這些古怪而又猙獰的東西,臉上露出了幾分驚愕之色。

    而趙京也好像非常厭惡自己身體皮層上這些丑陋的東西被人看見,他那張臉從陰沉變得古怪暴戾!

    “我給你們一些時間……”趙京盯著眾人,沒有靠近卻用威脅的口吻說道,“讓你們好好想想下一次見面的時候如何向我求饒!”

    說完這句話,趙京身體忽然變得模糊了起來。

    像是有霧團在籠罩著他,可霧團轉眼間消散後,趙京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株鮮紅妖異的血苗,它扎根在那塊被雷電擊打得發焦的土地上,卻是讓漫天的星辰變成了與之相呼應的妖紅色,就連夜空明月也徹底被染紅!

    妖異血苗一陣搖晃,夜空中那些紅色的星辰竟然一顆一顆的墜落下來,宛如被某個上古天神灑落到人間大地上的邪異妖種,每一顆觸踫到大地上就會立刻引發一次劇烈的地震!

    隨著越來越多的妖異星辰墜落,大地支離破碎,而這種災難與毀滅卻仿佛是那株妖異血苗的養分,妖異血苗正在朝著參天大樹的規模成長!!

    妖異血樹再一次搖晃,夜空中紅色的星辰果種繼續像毀滅災星那樣砸擊大地,身處在這個古怪地帶的莫凡等人仿佛站在一片天塌地陷的小世界里,隨時都會沉淪到萬丈深淵,隨時都會在巨大的星沉大地的沖擊波中化為塵埃。

    “媽的,這是什麼妖法!”趙滿延大罵道。

    他的結界在一層一層的被打碎,沖擊波與毀滅重力讓趙滿延第一次到頂級魔法的浩瀚與可怕!

    “銘文之壁!”

    心夏見趙滿延抵擋得有些吃力,立刻讓光明獨角獸來協助。

    光明獨角獸周圍懸浮無數古老神秘的銘文,它們一圈又一圈的形成十幾層銘文之壁,將眾人都守護在了銘文壁壘中!

    這里面一個小小的鮮亮銘文都可以承受下超階的威力,密密麻麻的銘文壁壘,甚至能夠抵擋得了一支超階團體的連續攻擊。

    但隨著那顆妖異的血樹繼續壯大,它搖擺下來的紅色星辰災子具備的毀滅力更加夸張,可以看到遠處的一些山巒因為一顆小小的紅色星辰隕落直接化為了焦土大坑。

    “把那顆妖樹苗砍了。”蔣少絮察覺到了什麼,急忙對他們喊道。

    “我去!”莫凡正好在外面,他利用空間系魔法躲避著天空中砸落下來的這些妖紅色星辰。

    星辰墜落的越來越密集,炸開的沖擊波一層又一層,組成了一個滔天氣浪,可以席卷到十幾公里外,莫凡在這氣浪之中穿梭,就猶如一艘輪船在暴風雨的大海里航行。

    妖樹苗還在成長,都已經達到了幾百米的恐怖規模,完全就是一顆上古凶樹了,也不知道它再繼續這樣搖晃下去會不會將一些更龐大的行星給喚下來。

    起初趙滿延說這個趙京實力相當恐怖的時候,莫凡還沒有特別在意,哪知道他強得如此離譜,沒一個魔法都有驚天動地的氣勢!

    “小炎姬,斧來!”

    莫凡終于踏過沖擊波,他雙手高高舉起。

    手掌之上,有無數楓葉之火在以漩渦的方式卷動,很快一束通亮鮮艷的明火沖天而起,迅速的組成了一柄可以直觸雲霧的烈火重劍!

    莫凡抬頭一看,果不其然是劍!

    也不知道小炎姬是什麼時候將劍與斧的概念給弄顛倒的,雖然說要砍倒一顆上古凶樹拿斧頭是最合適的,但現在再換也來不及了!

    “一刀兩斷,如意神劍!”

    莫凡也不知為什麼嘴里會冒出這句台詞,但總覺得只有這樣砍下去才有氣魄,事實上任何施法,任何出招都不要念出來的,但就像網球選手在揮拍的時候一定要吶喊出來一樣,氣勢一定要足,力量就會有所加成!

    這一劍由山谷凶手的樹冠頂部砍下,破竹一般斬到樹干,再斬到了根部,余力更是斬向了地表……

    幾百米的上古凶樹與大地一起一分為二,滾燙的熾火劍氣引燃了整顆妖樹,迅速的將它焚為灰燼。

    妖樹苗一死,天地晴朗,夜空中閃亮的繁星依然掛在那里,並沒有集體墜落過的樣子,月光皎潔如初,更沒有散發著助紂為虐的紅光,只不過大地山川確確實實的已經塌陷成了一片峽谷、地裂,地表面目全非,更深處的地下岩都裸|露出來。

    “趙京呢??”蔣少絮巡視了一圈,利用心靈系搜索都沒有找到趙京。

    “他跑了,這家伙要我們幾個喂鯊魚。”靈靈說道。

    穆白回頭看去,發現鯊人酋長已經離他們不過十幾公里了,它這一次飛得離地面更近,就看見遠處起伏的山巒在那可怕的君主氣壓下化為粉末,明明沒有觸踫到鯊人酋長……

    這個世界在這種至尊級生物面前,不是泡沫就是紙糊,這種肉眼可見的強大只會令人更加惶恐不安。

    “快走!”心夏說道。

    心夏將蔣少絮和靈靈拉到了光明獨角獸的背上,光明獨角上立刻飛踏出去,夜空中出現了一道掛向天穹邊緣的虹光之橋,光明獨角上在這跨度極大的虹之橋上飛踏,神聖俊逸。

    莫凡呼喚出了昏黎之翅,飛行的速度比光明獨角還快要快,轉眼間跟上了光明獨角獸這虹光飛踏,並且在前面引路飛行。

    地面上,趙滿延和穆白對望了一眼。

    穆白畫出了一艘冰帆,跳到了冰帆上。

    冰帆航行,所前行的地方紛紛凝結成了平滑的冰面,這使得冰帆行駛的速度越來越快,沒一會就消失在了地平線上。

    趙滿延看著大家各自遠去,一時懵逼了。

    媽耶,患難見真渣,這是各憑本事逃命是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