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穆白作為南翼魁首,本身就屬于城北一部分力量,而且是出類拔萃的南翼法師中的最杰出者。

    只可惜魁首並非掌權者,南翼法師團的調動權還在官員和議員的手上。

    這一次圍剿凡雪山,南翼法師團也有幾位高手,他們看到穆白以凡雪山成員的身份現身,臉色自然難看了許多。

    “白判官,黑判官,難道最近在南部一直盛傳的兩大以筆為法術器皿的超然力者便是他們!”南部佣兵團中,幾名老佣兵驚訝的說道。

    白判官,這是穆白在渡江妖戰役之中被長江以南的各大城市稱呼的一個名頭。

    莫凡當初只參與了黃浦江的渡江妖戰役,之後長江渡江妖才是一場更可怕的惡戰,穆白是南翼魁首,整個戰斗他全程都在,並在那個時候打出了極其響亮的名頭,被無數見過他實力的人稱為白判官。

    他手中拿著冰筆雪硯,法力高強,又在幾次關鍵戰斗中斬殺不少海妖君主,長相英俊,時常白衣,于是白判官這個稱呼格外深入人心。

    而黑判官,說得正是城北城首林康。

    林康手中拿著的鐵墨毛筆是一件類似于法杖一樣的魔法兵器,融合了他超然力的特征,幾乎變成了一種象征與標志。

    林康曾經是一位將軍,經常征戰沙場,被調遣到南部飛鳥基地市後,其霸道蠻橫的行事手段令許多人心生畏懼,這家伙的鐵墨毛筆,其實更符合神話地府判官的形象,因為死在他鐵墨毛筆的敵人數之不盡,真正是一個執掌生死的鐵血判官!

    他的名頭雖然不在南部,可這些年一樣隨著他的手段迅速的傳開,成為了人們口中的“黑判官”。

    很多人也經常會拿兩位判官做一些對筆,包括他們的執筆神通,未想到的是在今天,這兩大判官直接相撞,處在絕對對立面。

    一時間不管是凡雪山這邊眾多法師,還是勢力聯合之中的成員,都不由自主的將注意力往這兩個人身上傾斜了一些。

    白判官與黑判官,誰才是南部真正的執筆判官,怕是馬上要有答案了!

    “我這鐵筆器皿,正好缺少一些稀有的材料,今天你來祭獻,我看在你如此殷勤的份上可以饒你一命,哈哈哈!”林康目光盯著穆白手中的冰筆,狂妄無比的大笑起來。

    鐵筆其實就是一種伴生器皿,可以作為法杖來用,通過鐵筆釋放出來的魔法將威力倍增,最重要的是到了超階之後覺醒的超然力也與之完美的吻合。

    到了超階,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魔法之道,越是演變得與眾不同的,往往其實力越超群,如今林康的每一個超階魔法甚至都看不到星宮、星座的構造,手中鐵筆的勾描書寫便是腦海之中星海的運轉。

    鐵筆是魔法器皿的媒介,而媒介需要的就是特殊的材料,以及魔法師自身多年對器皿的淬煉與掌控,越是到了林康這種特立獨行的境界,想要得到一些新的進展就越困難了,畢竟他等于自己開闢了一條專屬魔法道路,沒有前人的引路,更沒有其他法門可以參照。

    難得有一位和他一樣,是使用筆之魔法器皿的,林康此刻其實已經有些期待和興奮了。

    能不能再一次突破,將自己的鐵墨毛筆提升到一個更高層的境界,就看對方手中的這鵝毛冰筆可以帶給自己的魔法器皿多大的改進!

    “這個字,就當我城北城首送給你南翼魁首的一個見面禮!”林康執筆在空氣中抒寫。

    他的抒寫,暗藏著一棟龐大的魔法星宮,磅礡浩瀚的能量由星海之中涌出,可以感受到空氣中那些蠢蠢欲動的躁動元素在涌動!

    黑色濃墨,最終寫出了一個“亡”字。

    這個亡字懸浮在梯田戰場上空,帶給人沉重無比的壓迫力。

    穆白抬起頭來,看到這個可怕的“亡”字,那一瞬間晴朗的天空被濃稠無比的墨雲給遮蔽了,沒有一絲絲陽光瀉落下來,整個凡雪山遁入到了被亡字籠罩的死亡陰暗里。

    鬼哭狼嚎,腥風肆虐,穆白的腳下變成了一大片黑色又流淌著無數血溪的戰場,折斷的銹戟,鈍化的大劍,破爛的盔甲,隨處可見的殘骸爛尸。

    亡字下的大地,赫然轉變為一個人間地獄般的古代戰場,不甘的冤魂盤旋成一團團濃密的烏雲,遍地的骸骨組成了起伏的沙丘,景象恐怖驚悚!

    “亡帥鬼筆,卷土重來!”

    卷土重來,即便化為了死靈,依然是金戈鐵馬,依然可以摧垮敵人。

    林康顯然還是一名亡靈系的法師,他的亡靈魔法已經融于了他的手中器皿之中。

    穆白所處的這片死領戰場並不是幻覺,是林康使用他至高亡靈法門將一片真正的死靈之地搬到了現實地帶,那些從土里爬起來的古代陰兵,一個個魁梧勇猛,強大到可以媲美統領級的妖獸。

    穆白的冰筆雪硯還只停留在冰畫境界,可林康的鐵墨筆卻明顯修煉出了更多的門道,而且將詛咒系、亡靈系、水系、岩系全部融進了這一桿鐵墨毛筆中!

    不得不承認,林康在筆的修行上要比穆白扎實很多。

    只是,穆白並不會因此示弱,修行本身就不是執著于某個器皿上,一切器皿都只是媒介,自身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你有陰軍號令,卷土重來。

    我畫雪成兵,無窮無盡!

    在這個寒災季節,冰系法師在環境氣候上就佔據了一定的優勢,低溫容易成冰霜,冰雪元素更是充斥天地,比以往濃郁幾十倍。

    陰兵與雪士廝殺,聲勢浩大,場面壯觀,其他人都急急忙忙退到了戰場之外,生怕卷入進去,被那些凶殘勇猛的士兵給斬得尸骨無存。

    “墨河!”

    林康見陰兵與雪士打得難分難解,神色冷漠,卻是將手中的鐵墨之筆重重的書寫出了一筆。

    這一筆似蛟扭動,冗長而又寬闊,就看見濃墨隱入到陰霧之後,忽然之間化為了一條更龐大的墨蛟飛舞而下。

    再仔細看去,便會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巨型魔蛟,分明是一條脫離了河道的黑河,湍急、洶涌的黑河之水沖垮一切,將那“亡”字戰場一分為二,更沖向了凡雪山眾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