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獵髒妖大戰那次,我們一個大隊的人被困在了血島,被一片海的獵髒妖包圍,等著它們輪流將我們的腸子刨出來,我們上頭的人都放棄我們了,結果南翼法師團來救我們,本以為是幾十名南翼法師,結果就一個人,可他一個人在一片海里給我們殺出了一條生路……這個人就是穆白魁首。”

    “我們四團,被海妖群法沉到海底,是凡雪山的巡邏精英隊支援過來,我們才活了下來。”

    “是啊,一個多月前,我在孤島站崗,沒凡雪山的巡邏船,我現在墳頭草都長出來了。”

    少軍將的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

    林康來城北在一年,這家伙在飛鳥基地市發展初期,一點貢獻都沒有做,忽然被調遣過來等于是坐享其成的,本來很多人就不太服。

    如今又要推翻凡雪山,凡雪山在飛鳥基地市是最早的勢力之一,建設理念又是對抗海妖,守護居住者,這幾年來不知救活了多少人的性命,更積攢了這麼多年的好名聲,城北軍團也是來自各個魔法領域的,其中還有不少甚至加入過凡雪山,隨後被城北軍團征召。

    試問這種情況下,他們怎麼下的了手?

    “副團長,你也不用拿軍令什麼的來壓我們,我們也知道違抗的後果,可什麼事情都要講後果。穆白也算是我們城北軍團首領之一,他活著,我們不可能做忤逆之事,他死了,我們听從調遣,就這麼簡單。”少軍將很直白的說道。

    “是啊,總得給兄弟們一條退路。萬一林康大人出了什麼小意外,哪怕幾率很小很小,我們殺了魁首的族人,我們這些人全都得槍斃。”

    “你們真以為他還能活嗎?”副團長周奕冷笑道。

    “只要活著,我們都不敢動。”

    “好!你們這些家伙,等城首大人提著他的腦袋過來,我會如實稟報你們剛才的言行!”周奕說道。

    少軍將和其他幾個城北的軍頭頭都無所謂的樣子。

    他林康要滅了凡雪山,還敢拿他們這些軍頭目開刀,海妖危機當前,他無人可用,不得他林康自己用身體扛?

    周奕副團長拂袖而去,他迅速的跑到了趙京的面前。

    趙京看到副團長的臉色,就明白他這個廢物在城北軍團前的用了。

    “穆白不死,他們是不會沖的。”周奕低聲對趙京說道。

    “中了林康的詛咒,他現在生不如死。看來林康越活越回去了,以前他接管的軍團,不出一個月所有人都願意為他賣命,如今卻一個個這幅德行。”趙京不屑道。

    不過,這也是預料之中,趙京沒指望凡雪山幾個重要人員還活著的時候,軍團就會碾進。

    這與敵國之戰不同,勝負終究還看幾個帶頭的人之間的結果,其他人差不多都是見風使舵。

    “你們南榮世家,是不是應該動一動了?”趙京回過頭來問道。

    “難不成您覺得我是在觀戰?”南榮倪听到這句話反而不高興了。

    “哈哈哈,我並沒有這個意思,只是久聞南榮煦是南方一霸,實力深不可測,今日想見識見識。”趙京笑著說道。

    “趙大哥想看看凡雪山還有沒有別的牌,直說就好,我南榮煦又不是什麼小氣的人,只要凡雪山能滅,給趙大哥當馬前卒又如何?”南榮煦說道。

    “兄弟多慮了,我不過是在等林康,林康處理掉穆白,我立刻與他聯手,殺光凡雪山所有核心人物,到時候絕對不會讓你們南榮世家如此勞累。”趙京說道。

    “怎麼說是勞累,我們也是為了凡雪山這塊地而來,出力是應該的。二伯,五叔,勞駕與我一同出手。”南榮煦朝著身後兩名老者揖,恭敬的說道。

    南榮世家的這兩位長輩一個穿著馬褂的胖者,一個穿著中山裝的瘦者,他們頭發烏黑,面龐卻蒼老。

    這兩人一開始都是閉目養神,似乎對一切紛爭都不放在心上。

    “我不喜歡被人當槍使。”中山裝瘦老說道。

    “凡雪山的資源私土,都歸你們南榮世家所有。”趙京說道。

    “走吧。”中山裝瘦老點了點頭,對身邊的馬褂胖老說道。

    “恩。”馬褂胖老走向前去。

    南榮煦一臉佩服,兩位長輩不愧是過來人啊,隨便一句話就讓南榮世家多了一份大利益。

    趙京看著這三人背影,臉上卻保持著那個平和的笑容。

    資源私土,需要傾注大量的人員和金錢,那些東西怎麼和地火之蕊相比……

    不過,也正常。

    這個世界上又有多少人知道,要觸摸到禁咒的門檻,有一樣東西是必不可缺的,那就是一枚能量飽滿的大地之蕊。

    他趙京已經站在超階頂峰了,即便沒有那些老法師的圓滿境界,可沉澱個幾年也相去不遠。

    那些老法師,他們多半沒有了踏入禁咒的心思,要成為禁咒法師的條件實在太過苛刻了。

    趙京卻和那些老東西不一樣,他可謂年紀輕輕,提升空間無限大,又有趙氏這樣一個金錢帝國支撐,除卻地火之蕊這種世間瑰寶實在難以收集之外,其他觸摸禁咒門檻的東西他都可以通過趙氏弄到手。

    他要的是禁咒。

    而這些人,什麼凡雪山的富饒,什麼統領城北的大權,什麼個人恩怨,什麼資源私土……一群鼠輩只知爛果腐尸味道的滿足,卻不知統治整片平原鮮美嫩肉部落任其選擇的獅子王權。

    “一群無知的東西,很快你們所有人用白淨的臉給我做鞋毯都不配!”趙京心中笑道。

    ……

    血霧開始慢慢的消散,林康所施展的亡靈煉獄確實恐怖,那血淋灕的古代戰場籠罩在一層層濃濃的血霧之中,踏入進去便向是跨入到了鬼門世界。

    趙京臉上露出了喜色。

    雖然耽誤了一些時間,但林康這邊的戰斗總算結束了。

    很好,是該自己出手了,這月符之力的效果他還沒有體驗過,其實很多時候沒有必要如此謹慎,他帶著這月符殺向凡雪山,凡雪山的這些雜魚真得抵擋得住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