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面大概再有三十公里就是明武古城了,不過我沒有想到這里已經快被海水浸泡了。”阮姐姐指著前面的泥濘之地說道。

    水地上,那些挺立而起又茂盛繁密的蘆葦、香蒲、荷花都看上去比以往見到要高大蓬壯,池塘下的苦草、魚藻更是鋪滿,幾乎見不到那些淤泥。

    不知不覺眾人已經被淹沒在了這些水生植物當中了,腳下的泥濘與潮濕讓他們行動起來艱難不說,前方的道路更被那些蓬勃旺盛的蘆葦、香蒲給遮蔽,宛如置身在一個草海當中,前方半米的能見度都沒有。

    周圍,細細的響動,心悸的吼叫,以及莫名的寂靜,都讓人渾身不自在,每每扒開一片蘆葦,就像扯開一重又一重的厚簾,最可怕的是你根本不知道草簾的後面會有什麼!

    “這里應該才荒廢沒有一兩年,怎麼會一下子變得這麼原始?”莫凡自己也感覺到諸多的怪異。

    生態越復雜,越茂密,就越危險,這種情況下連莫凡都無法保證隊伍里的人可以安然無恙的度過。

    視線被徹底遮擋不說,那些變種的偽裝居然可以逃過龍感,何況植被這樣阻攔下,稍微慢了幾步就可能徹底掉隊。

    “就不能用魔法將它們全部割開嗎?”英姐姐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植物這麼厚,大概有幾十公里,而且它們的葉片、根睫都好像比以前的強韌,我們魔能耗干了都不可能將它們斬光的。”阮姐姐搖了搖頭。

    就好像深處海洋,縱然你有通天魔法,望向將海水給全部蒸干也是相當愚蠢的。

    “你去前面,把這些踩斷。”莫凡讓銅角犛牛走在前面。

    蘆葦與蒲草上都長滿了小刺,大概它們已經不是原來的蘆葦了,而是參雜了一些毒珊瑚和水荊棘的屬性,根睫葉上開始長刺不說,根睫韌性堪比竹條,一旦過于用力去將它掃開,沒有斷的話它們就會狠狠的抽打回來。

    出行在外,魔法師也無法做到魔法無休止的使用,姑娘們在這水生密草林中行走起來更是吃力,好幾個白嫩嫩的肌膚上都是細細的傷口,可憐兮兮。

    銅角犛牛皮糙肉厚,在前面開路倒特別的合適,只是這樣她們姑娘們就不能輪換的坐上去休息了,莫凡本來想開啟一扇召喚之門,弄來一群銅角犛牛把這些雜草們踏平,但想了想還是算了。

    銅角犛牛在獵髒者和其他凶猛的海妖眼里,也是一頭頭奔跑的五花肉,投食喂魚的事情,還是別做了,給自己找麻煩。

    “我們沒有走錯路吧?”莫凡格外擔憂道。

    明武古城周圍幾十公里的濕地都被這些水生植物給包圍了,沒準整座城都淹沒在這些水生植物海中,要沒有人帶路的話,莫凡怕是在這里轉幾個月都找不到明武古城。

    “方向不會錯,可是這樣我們太危險了,那些蘆竹里突然竄出個妖獸來,我們很難抵擋。”阮姐姐說道。

    她沒有想到這次出門歷練,遠比她想的要艱難,至少一兩年前這里絕不是這個樣子的。

    “你听不到動靜嗎?”莫凡詢問道。

    “听得到,但這些蘆竹擺動的時候,會產生一種很奇怪的音律,像是編鐘一樣,沒有大風的時候倒還好,一旦起了大風,蘆竹形成的聲音就會干擾到我的听覺。”阮姐姐認認真真的對莫凡說道。

    她的眼楮里,多了幾分無奈和期望,她期望莫凡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可以保護姑娘們的周全。

    “你盡可能的讓她們牽手走,無論遇到什麼都別掉隊和亂竄,要是鑽入到了草簾里掉了隊,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莫凡再一次強調道。

    “好。”

    ……

    水下,各種沉水植物,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當一腳從它們上面踩過去的時候,那些沉水植物會莫名的纏繞在人的腳踝處,越往明武古城的方向走,這種感覺就越清晰。

    “我的腳又被纏住了,誰來幫我一下。”

    “哎呀,冰彤你別走那麼快,我們跟不上你了。”

    “姐姐,我想去小解一下……有些憋不住啦。”

    “啊啊啊,有東西游過來了,好像是水蛇,水蛇啊!!”

    耳邊傳來姑娘們的叫聲,莫凡眉頭緊鎖。

    說實話,這里遠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平靜,龍感已經好幾次捕捉到了氣息極強的生物,它們似乎也嗅到了自己這名超階魔法師的氣息,所以沒有冒然尾隨。

    但這群霞嶼的女子們,只能說她們太幼嫩了,像極了童子軍,也不知道她們的長輩為什麼會放心讓她們出來歷練。

    “我覺得我們最好直接飛過去,這里待下去不安全。”莫凡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了,開口對阮姐姐說道。

    “這樣會不會破壞了歷練的原則?”阮姐姐說道。

    “這里危險系數超過了一些紅色地帶,再走下去,應該會人。”莫凡認真的道。

    “啊,那怎麼辦,你有什麼辦法可以帶我們全部飛過去嗎?”阮姐姐急急忙忙問道。

    “我召喚一點飛獸。”莫凡說道。

    “那好,確實我也覺得這種地方太詭異了。”

    ……

    莫凡打算召喚一些會飛行的召喚獸,正打算在召喚位面搜尋的時候,突然前方傳來了一聲慘叫。

    莫凡立刻收了魔法,改用混沌系。

    手掌成手刀狀,一輪渾濁的氣韻縈繞在莫凡的手背處,隨著莫凡目光一凝,他猛的朝著前方的草簾揮手斬去。

    混沌裂痕!

    這一混沌刃極快的掠過,將繁密如植物牆的蘆竹給全部削斷。

    蘆竹斷裂的整整齊齊,就看見前方視野兀然間開闊,蘆竹海中出現了冗長的半月草陷。

    霞嶼的女子們一片驚呼,她們怎麼會想到莫凡這隨手一揮的力量,居然可以割開如此大的一片區域,怕是一些樓盤都會因為這一手刃給直接削斷吧!

    “哞~~~哞~~~~~~~~~~~~”

    草陷末端,銅角犛牛躺在泥水里,身上滿是血跡,它的腹部被破開了一個極長的傷口,內髒成堆的流了出來。

    銅角犛牛一口氣雖然還在,但好像也活不久了!

    而襲擊銅角犛牛的凶手,在莫凡出手那瞬間就逃入到了密草之中,莫凡只來得及給它施加了一個黑暗氣印,卻無法將它正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