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你是怎麼找到這里的,阮姐姐,舒小畫!”杜眉一臉詫異的指著莫凡道。

    山莊下是一片青竹長道,蜿蜒曲折,一點一點的通向了高處飛霞山莊,時常可以看到一些背著竹簍采藥的男女上上下下,臉上都有幾分麻木。

    杜眉與一名高大英俊的男子行走在一起,剛才還是有說有笑,臉上洋溢的笑容實在太好辨認了,典型少女懷春。

    “他是誰?”那高大英俊的男子立刻皺起了眉頭,眼楮盯著莫凡,直接表露出了敵意。

    在他們這個霞嶼,男女之間那點事還算是非常直接了當,遇到情敵什麼的,直接打一頓就是了,誰強誰有話語權。

    和那些外來男子最終淪為霞嶼的“女婿”不太相同,杜萬駿可是正宗的隱族後代,是在這個霞嶼女子格外出眾的群體中為數不多實力強大的霞嶼男!

    霞嶼男相當搶手,基本上整個霞嶼的姑娘任君選擇,只是杜萬駿最近獨愛杜眉,尤其是這幾天听到她說外面的事情,提到過一個七星獵人大師實力與自己相當,感受到幾分威脅的杜萬駿不由自主的加大了追求力度,眼看就要到手了……

    “他就是我說的那個七星獵人大師,很厲害。可是……”杜眉滿臉疑惑的看著阮飛燕和舒小畫。

    難道說阮飛燕和舒小畫並沒有騙他,還是帶他上了島。

    雖然是不太符合規矩,但答應別人的事情確實要做到,不然杜眉心里總是還帶著幾分愧疚。

    “哦,我听我家阿婆說,外面的人水平實力都很一般,難得我們霞嶼有了外來客,我倒迫不及待的想和你切磋切磋,霞嶼里年輕一輩沒有幾個是我對手,我在這里其實也蠻無聊的!”杜萬駿擺出了幾分傲然姿態,言語里充滿了挑釁意味。

    “堂哥,他真的很厲害,能夠召喚君主級的……”杜眉心思比預料得還要單純,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莫凡上島是做什麼的。

    杜萬駿眉頭皺得更緊。

    杜眉是傻嗎,還是真的對這外面的男子有特別的意思。不知道在一個男人面前說另外一個男人厲害是很羞辱的事情??

    “那就更要會一會你了!”杜萬駿上前來。

    “他是你堂哥?”莫凡問杜眉道。

    “是的,霞嶼就數他最強。”杜眉說道。

    杜眉現在才覺得有些奇怪,阮飛燕一副疲憊不堪的樣子,舒小畫雙眼無神害怕得不敢吭聲。

    終于,杜眉意識到問題了,她露出了警惕之色,有些緊張的質問道︰“你是闖進來的!”

    “人就應該多出去走動走動,不然容易變成井底之蛙,杜眉,像你堂哥這種貨色,外面一抓一大把。”莫凡懶得理會杜眉,繼續朝著飛霞山莊走去。

    不必和杜眉去計較,杜眉這個看上去有那麼一點小心思的女人,其實反而是那群姑娘們之中最簡單的一個,她的那些小想法跟擺在臉上沒有什麼區別。

    “你說什麼,你給我站住!”杜萬駿惱羞成怒道。

    莫凡不理他,繼續帶著阮飛燕和舒小畫往飛霞山莊上走,她們兩個都被阿帕絲搜過魂了,現在還處在一個精神無比恍惚的狀態,像木偶人那樣跟在阿帕絲的旁邊。

    “混蛋,我叫你站住,你听不懂嗎!!”杜萬駿暴跳如雷。

    他身上激蕩起了一層銀芒,可以看到一顆顆水銀顆粒迅速的在他的手邊上凝聚,隨著他猛的向前踩出,一股雄渾的力量在他雙手位置爆發。

    狂風肆虐的吹動兩旁的青竹,韌性極強的竹子都壓彎到了地面上。

    只見杜萬駿雙手舉著一柄銀色海水長刀,隨著他揮斬時,刀尖滑過林子上空,猛的朝著莫凡的背後斬去。

    “堂哥,別……”杜眉叫出一聲。

    “是他目中無人!”杜萬駿怒聲道。

    莫凡突然轉過身來,一雙眼楮綻放出更加璀璨的銀色光輝。

    瞳孔閃耀,特殊的眸光帶著一股神聖之力,似乎宣誓著對周圍一切的掌控權!

    銀色的海水大刀莫名的滯在半空中,就在離莫凡的額頭大概只有不到半米的位置上,無論杜萬駿怎麼使勁都無法砍下去了。

    “滾!”

    莫凡喝斥一聲,就看見周圍碗口粗的青竹全部崩斷,碎裂開的竹條瘋狂的抽打著地面和周圍的植物,可怕至極。

    像是被一頭奔山野獸狠狠的撞上了胸口,杜萬駿猛的倒射出去,從半山腰的位置跌入到了山腳下。

    山腳下到半山腰好帶也有十幾公頃的青竹和山松,杜萬駿倒飛的軌跡上可以看到這十幾公頃的林子中赫然多出了一條可怕的溝壑,似一條遠古蜈蚣碾壓的痕跡!

    杜萬駿口吐鮮血,他胸骨碎了一大片,那雙眼楮布滿血絲狠狠的盯著幾乎只能夠看見一個小黑點的莫凡。

    “堂……堂哥!”杜眉嚇得花容失色,發瘋似的沖了下去。

    “轟!!!!!!”

    突然晴天霹靂墜向霞嶼,那是一道沒有任何彎曲的豎雷,電劍那樣直插島嶼。

    一個焦黑深不見底的窟窿赫然出現,那一抹凌厲的閃光也快得令人做不出半點反應,回過神來之時它已經黯淡,只在山下的人腦海中留下一道難以磨滅的恐懼!

    “轟轟轟轟!!!!!!!!!!”

    幾十道相同的豎雷隨後出現,它們像一柄柄紫色的天劍倒插而下。

    每一道都和最開始的那豎雷電劍相同威力,杜萬駿癱在那里,看著這些每一道都可以奪走他性命的閃電從他身邊擦過。

    恐懼無限放大,觸達靈魂!

    “堂哥,堂哥!”

    杜眉這才趕到,心急如焚。

    剛才那一束束雷電實在太恐怖了,不亞于天譴時的那些垂天閃電,幸好他們都沒有擊中杜萬駿的身體。

    只是靠近杜萬駿的時候,杜眉聞到了一股怪異的騷味,當她往杜萬駿的褲襠位置看去的時候,發現他的褲子那里濕了一大片,黃黃暖暖的液體還在繼續涌出,止不住的滲到大腿、膝蓋、褲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