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即便如此,夜羅剎也沒有後撤,甚至並不想錯過這次接近紅衣九嬰的機會。

    但夜羅剎也因此浮出了慘痛的代價,不管它身型如何的嬌小柔韌,不管它如何極致的變幻行動軌跡來避開要害,烏黑色的毛發瞬間被染成了鮮紅色。

    鮮紅的身影沖來,只為了一爪,是沖著紅衣九嬰的喉嚨的。

    紅衣九嬰在冷笑,夜羅剎以為可以通過這樣拼命的方式來殺死自己,可夜羅剎也太低估他這個故宮廷南守的實力了!

    紅衣九嬰身上泛起了一絲絲鬼氣,鬼氣朝著旁邊揮散,而紅衣九嬰身體以不可思議的方式飄忽到那些鬼氣擴散開的地方。

    移動的範圍雖然不大,卻正好可以多開夜羅剎這種拼死伸過來的一爪。

    夜羅剎的爪子也在中途改變了一些方向,奈何紅衣九嬰確實實力強大,夜羅剎可以在電光火石之間取人性命,紅衣九嬰卻有自己詭異的身法。

    很勉強的,夜羅剎的貓爪子只在紅衣九嬰的手背上留下了一條爪痕,不是很深。

    紅衣九嬰轉動了手臂,看著手臂上滲出的一點點血跡,嘴角不由的揚了起來。

    “你殊死一搏,也就這樣了嗎?”紅衣九嬰嘲弄道。

    夜羅剎已經鮮血淋灕,鬼氣偃月刀多次斬在它的身上,都是皮肉之傷卻因為那些鬼氣的滲透正迅速的奪取它的生命力。

    “喵~~~~~~”

    夜羅剎還在挪動,它朝著外面挪動。

    “怎麼,你不打算和你的小主人死在一塊嗎,往這里爬,我們好歹相識這麼多年,這點小遺願我還是可以慷慨成全的。”紅衣九嬰對手背上的傷口毫不在意。

    夜羅剎沒有毒性,有的不過是它貓爪特有的撕裂能力,這麼淺的傷口紅衣九嬰又能夠流失多少血量了,連處理的必要都沒有。

    夜羅剎還在往外移動,突然夜羅剎做了一個很古怪的舉動,它側翻過身子,將一樣泛著一點銀色光澤的物件拋向了另一個方向。

    那個方向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

    他一頭黑發,一雙黑褐色的明亮眸子,臉上掛著一個張揚的笑容,卻並不浮夸。

    他接住了夜羅剎跑過來的銀色光澤物件,那雙眼楮立刻變得充滿侵略性,他盯著紅衣九嬰,仿佛紅衣九嬰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他等待已久的獵物,帶著幾分古怪的興奮與狂熱!

    紅衣九嬰看到了那個銀色的物件,這才明白了什麼,目光立刻落在了自己手腕的位置上。

    空間手鐲!

    他的空間手鐲沒有了!

    紅衣九嬰那張臉陰沉到了極點,甚至有一些變形了,身上纏繞的那些鬼氣讓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復仇索命的惡鬼!!

    夜羅剎剛才根本不是要和他拼命,它的目的是偷走自己的空間手鐲。

    這個空間手鐲是故宮廷定制的,里面只裝著一樣東西,那就是可以治愈華軍首的重要卷軸。

    北守已經被九嬰聯合海妖們殺死了,紅衣九嬰拿走了這個空間手鐲,戴在了它自己的手上。

    “夜羅剎,辛苦你了。”莫凡看了一眼滿身是血的夜羅剎,他慢慢的朝著紅衣九嬰走去道,“這個黑教廷的雜種交給我就好了!”

    虐殺黑教廷……

    莫凡是專業的!

    也不知道從啥時候開始,處刑黑教廷的這般人渣變成了莫凡人生道路上的一種享受,每當發現他們終于跑出來作妖的時候,就仿佛畢生所學終于可以淋灕盡致的施展了一樣!!

    盡管這有些小病態,可莫凡不介意自己的這種心理駐扎。

    自己若是一個山城少年,平穩而沒有波瀾的成長到現在,那或許滋生出這樣一個念頭是確實有病,可見過黑教廷的殘忍凶惡,見過他們那全身上下都腐爛發臭的本質後,以及親眼目睹那麼多自己敬佩的人都在鏟除黑教廷的這條道路上死去之後……

    莫凡真的一點都不介意自己內心里有這麼一個瘋狂帶著病態的理念。

    對付他們,莫凡只會比他們更冷血,更凶殘,更喪心病狂,甚至將他們看做是自己的獵物,享受獵殺他們的過程!!

    “你們有令人不得不驚嘆的隱忍本領,尤其是你這種紅衣大主教,如果不是你自己跳出來的話,我想所有人都不會想到一個故宮廷的四守竟然會是黑教廷的首領。”

    “其實我也知道,很多黑教廷的人看上去和正常人也沒有多大的區別,甚至在逐漸脫離了黑教廷的掌控後,逐漸變回一個正常人。”

    “做個正常的真的沒什麼不好的,有尊嚴,有樂趣,有艱苦,有悲傷的活著……”

    “何必做畜生!”

    畜生,遲早被宰!

    而莫凡就是那個屠夫。

    莫凡也相信哪怕沒有自己,在黑教廷如此殘忍行徑下也會涌現出這樣的屠夫,黑教廷一日不被拔出,這種人就永遠不會消失!

    紅衣九嬰看著莫凡走來,不知道為何他往後退了幾步。

    更不知道為何,面對莫凡的那一刻,他腦子里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拿江昱做人質,好狠狠的打擊這個人的狂妄自大,而不是用引以為傲的實力去殺死他。

    或許現在的莫凡身上真的有一股特別的煞氣,那是多年與黑教廷打交道養成的一種習以為常,是屠戮過不知多少和九嬰一樣理念的黑教廷教眾時形成的冷血氣質,更是憑借著自己的毅力與實力足以斬除過紅衣大主教後具備的自信,這些凝結在一起!

    紅衣九嬰盯著莫凡,他立刻將自己腦海里的這種懼意給掃去。

    “先殺了那個沒手沒腳的廢物!”紅衣九嬰對身後的瑪瑙獵髒妖命令道。

    可就在紅衣九嬰轉過頭時,他發現江昱早已經不在那里了。

    一只靈巧的月蛾不知載著江昱飛到了半空中。

    治愈卷軸沒了,江昱還被如此輕輕松松救走,巨大的羞辱感讓紅衣九嬰臉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

    事實上,夜羅剎出現的時候莫凡一直就在場,他不敢直接率領三大圖騰殺出來,正是因為這樣可能導致江昱和治愈卷軸都可能被毀。

    所以只能讓夜羅剎先演一場孤身舍命救主的戲。

    在鬼氣偃月刀交織之時,夜羅剎根本不是和紅衣九嬰拼命。

    它要做的就是偷走在紅衣九嬰身上的治愈卷軸!

    現在,卷軸拿到了。

    可以放心的大開殺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