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寶山思卓高中

    過去站在思卓高中的圖書館露台上,一眼就可以望見濁青色的海,盡管遠沒有天涯海角那種令人沉醉的幻藍,卻也很適合一個人的時候在這里靜靜發呆。

    有那麼一陣子,因為家族里的各種強硬性要求,牧奴嬌處在叛逆狀態,她離開了靜安的學校,自己到了寶山的這座思卓高中,遠離了家族里那些復雜的爭斗與毫無意義的攀比。

    那個時候她總喜歡到圖書館的露台上,可以一個人學習,也可以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看著不遠處卓的海面……

    如今,她兼任了思桌高中的副董事,再一次到這里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一座高聳而起的海堤,堤壩上有許多士兵在巡邏,再也見不到海面了。

    今天是思卓魔法高中給學生們安排歷練的日子,現在這個時代要想讓這些連魔法都釋放不完整的學生找到一個合適的歷練地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這又是每一個高中必須進行的。

    天氣晴朗,牧奴嬌借著午休這點時間到露台上冥修,這是她以前的一個習慣,也是在這里讓她十五六歲時煩躁的心寧靜了下來,所以有煩心事的時候,她總會來這,修煉也好,學習也好,思考也好……

    “怎麼好端端的下雨了?”牧奴嬌正要閉上眼楮,忽然感覺到一滴冰涼涼的雨滴落在自己額上。

    她抬起頭望去,發現這難得的晴空中赫然出現了一個詭異的黑點,假如雲天是一個遮蓋著大地的淺藍色畫板的話,那麼畫板中間便被鑿開的一個小孔,那冰冷的水滴正是從那里落下來,被風一吹卻飄到了自己這里。

    牧奴嬌凝視著它,發現水滴不知道什麼時候連城了一條細細的雨線,筆直的落在了學校操場上。

    學生們已經陸陸續續在操場上集合了,他們半個小時後就會出發前往基地市的北面邊界,說是去歷練,無非是去參觀一下安界邊緣的軍塞,如今的海妖和外面虎視眈眈的妖魔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了!

    “下雨了,這雨好奇怪,怎麼是一條線的啊??”操場上,已經有人發出了質疑。

    白色的雨線僅僅一道,就那樣柔緩的擊打在水泥操場上,一群穿著校服的青少年都覺得稀奇好玩,圍在旁邊看著那濺起的水花。

    牧奴嬌目光沒有移開過,她很快就發現,那個小小的天孔在變大,降落下來的那一道雨絲也在變粗,從頭發絲那樣化為了一指粗,擊打在操場上已經可以听見響聲了。

    牧奴嬌神情在一點點變化,當她發現那天孔還在擴張時,她突然意識到什麼!

    “快離開那里!!”

    “快離開那里!!!”

    牧奴嬌高聲叫著,讓那些還在嬉鬧的學生們趕緊撤離。

    天孔越來越大,降落下來的赫然是一道粗壯的水柱,冰冷的水溢滿了整個操場。

    “轟轟轟轟!!!!!!!!”

    水流越來越大,越來越猛,不知不覺達到了四人圓桌的直徑,那白色的水柱撞擊下來,將操場地面都給擊碎了,水花濺到了幾十米高,朝著四周鋪開的水更達到了沙灘邊海浪的程度,沒有站穩的人會被沖倒在地!

    “到緊急避難所,快,讓所有學生到緊急避難所!”牧奴嬌再一次強調道。

    “副董,這可能只是一時的古怪天氣,不要緊的吧??”校長說道。

    校長是一位中年女子,頭發燙極卷,又染成了靚麗的顏色,掩蓋著身上她日益衰老的痕跡。

    對于牧奴嬌提出立刻避難的決定,範校長覺得有些大題小做了,畢竟他們已經約好了時間前去北面參觀戰場,若現在大規模的前往避難所,等于將這次參觀歷練直接耽擱了!

    “我們接下去的每一天,都可能爆發戰爭,這絕對不是尋常的氣候,是高級妖術,歷練取消,帶學生們去避難所!”牧奴嬌很肯定的說道。

    牧奴嬌出過海,也去過日本,更與諸多海妖打過交道,雖然這種妖術從未見過,但那傾瀉下來的冰冷海水里卻不尋常。

    牧奴嬌沒有直接證據表明這是海妖的行為,但直覺告訴她,這是海妖所為!!

    “牧董事長,您為我們學校提供資源,為我們學校爭取到許多實踐機會,這確實是我們萬分感謝的,但學校的章程不能因為這樣一件小事說取消就取消,何況緊急避難需要向寶山官員申請,或者由寶山警戒部門直接發出警戒信號,到現在我們都沒有收到有關文件……”範校長鄭重其事的道。

    牧奴嬌皺起眉頭來。

    學校事務確實不歸她管,可這個現象太過詭異了,說什麼也不能夠用這些學生的性命來冒險。

    “我也希望這是虛驚一場,但如果您在執意讓學生聚集在此,我會立刻向董事會提出調任,您這種憂患意識不適合繼續擔任校長了。”牧奴嬌不想跟這個範校長再做無意義的口舌之爭。

    “牧奴嬌,你只是一個副董事!”範校長重重的道。

    範校長氣得不行,思卓高中什麼時候輪到這個丫頭在這里指手畫腳了,牧氏世家就可以如此一意孤行嗎!

    “該校每個董事都是天資國際聯合學府的成員,而我是會長。要麼你現在馬上讓學生撤離,前往緊急避難所,要麼現在你收拾東西離職,我親自組織撤離!”牧奴嬌根本不像跟這個女校長玩那些毫無意義的把戲。

    範校長多次掣肘,讓牧奴嬌一些教育理念無法執行,平常介于對方是長輩,是老資歷,牧奴嬌便不和她計較,可現在關系重大,牧奴嬌根本不容許自己再退讓!

    有些人,活得太愜意了,哪怕在這樣一個危險的時代,因為那一道高高聳立的海洋堤壩而變得怠慢,變得愚昧,習慣性的在職權上擺弄無意義的東西!

    這會害死很多很多人的!

    越是在大都市中安逸久了,越嗅不到危機!!

    其他幾個主任和老師都驚愕的看著牧奴嬌,他們也沒有想到這位年輕的副董事今天會如此強硬。

    讓校長卷鋪蓋走人……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