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高空中,安吉洛想要呼喚出風之翼來,以風之羽翼保護自己,但那擊得他頭昏耳鳴的雷電令他根本完成不了這復雜的高階魔法,無奈之下只能夠呼喚出鎧魔具來!

    然而雷電是最能夠穿擊鎧衣的,除非是元素克制,否則絕大多數防御在元素之首雷的面前都起不到百分百的效果!

    雷爪亂撕,一道道印在低矮的暗空中,觸目驚心,安吉洛在那巨大駭然的魔鬼爪痕下更是渺的如螻蟻,身外那薄薄的鎧衣沒多久便化作了碎片!!

    蒼雷爪帶著莫凡心中涌動的憤怒,只要安吉洛將那靈魂之殺收起,莫凡都不會讓他在雷電爪印下被折磨那麼久,可安吉洛沒有,莫凡也絕對不會有什麼憐憫!!

    亞克史瑞夫米奧斯皮諾爾等人都呆住了,閃電撕出的蒼冷光芒打在他們的臉上,臉上全是驚駭與難以置信!!

    雷系!!

    這家伙怎都會有雷系!!

    而且他的雷系竟然可以強到這種程度!!他不是火系最強嗎?????

    听著安吉洛從高空中傳下來的慘叫,當他們幾個看到蒼雷爪終于停歇的時候,卻又听見那暴君之主莫凡冷冷的吐出了幾個字!

    “暴君制裁!!!”

    安吉洛如草芥落下,可蒼黃色的粗壯閃電密密麻麻,在安吉洛的頭頂擰成了一道巨型粗壯的制裁之雷,戰斧劈下,讓原本自由落體的安吉洛以恐怖的速度被穿擊到了地面,被穿擊到了大地下一個近百米寬的焦黑坑洞中!!

    安吉洛倒在那里,身上看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肉,就連那張臉都沒有保全,他全身抽搐著,即便徹底不省人事了都好像還在被魔鬼爪子撕弄。筆~趣~閣bigif

    這一幕,在雷光肆意過後呈現在了瞳鷹的眼中。

    瞳鷹背後,自然是全球的觀眾,還有全球權威級的法師。

    觀望賽場,一片寂滅,好像雷電轟在了他們腦海之中,全場然,全場驚駭!

    莫凡是必死的局啊,連一些德高望重的超階法師都清楚,安吉洛那一擊相當致命,誰能想到狼狽不已的莫凡在那瞬間就跟換了一個人一樣,蛻變成雷電暴君,將膽敢以下犯上的安吉洛直接制裁得鮮血淋灕了慘不忍睹!!

    “這……這……康蒂老師,這家伙作弊,這家伙是異教徒!!!”第一個做出反應的正是班波王子,他是最想要看到莫凡倒霉的人!

    康蒂盯著瞳鷹傳輸過來的俯瞰畫面,看著在雷電力場中威凌狂野的學員,許久才回答班波王子的話語道︰“果然,他的天生天賦是每一階覺醒兩個系,我手上的資料表明,他主修的是雷系,和火系……”

    神殿之席,神殿法師奧露娜見吉賽副長老目光注視著自己,金發性感的奧露娜笑了笑道︰“我之前跟您提到過的,就是這位中國選手幫助我們緝拿了紅飾公會頭頭卡索,顯然您沒有把他當一回事。”

    吉賽對年輕一輩哪有那麼熱心,她眼楮里只有她的弟子亞克,听奧露娜這位執行神殿法師說起,她才恍然醒悟紅飾公會似乎就是被中國國府隊伍擊垮的,黑暗之尊埃森德爾年輕時的神器暗爵斗篷就是賞賜給了他……

    難怪,難怪……

    有了暗爵斗篷,這家伙盜取別人的東西更是易如反掌!!

    ……

    “我說過了,你們最要留心的不是穆寧雪,也不是艾江圖,而是這個莫凡。”日本席里,望月千燻開口說道。

    藤方信子望月名劍等代表國府導師教員的眾人滿臉的苦笑。

    他們和中國隊打的時候,中國隊都沒有派出莫凡來,這麼說來最後的大決戰中要遇到中國隊伍,他們是沒有任何勝算了!

    ……

    “一個人打六個還滅了一個,這家伙是外太空飛來的吧!!”

    “我的天,我們所有人都錯了,以為他的火系是最強的,他的這雷系,還頂級領域,魂雷之威更是接近封頂倍數!!”

    “這家伙到底幾個系啊,怎麼每個系都這麼驚人!!”

    在與西班牙的戰斗中,人們目睹了莫凡那烈火形態,簡直不要太強,威尼斯學府之爭第一火法師頭餃都快要落在了他的身上,哪知道對方雷系感覺更爆炸!

    世界學府之爭的學員里,其中一系能夠修到這種程度那就是明星學員了,像穆寧雪艾江圖皮諾爾邵和谷等人都算在明星學員之列,可莫凡這兩個系主修的確太過驚艷了,而且在以少敵多之下,那絕地逢生的反擊實在充滿震撼力,擊打到天空,蒼雷之爪狂撕,暴君制裁收尾,整個過程一氣呵成,暴力得充滿魔法藝術感,根本沒有給安吉洛半點反應和回旋的余地!!

    “之所以被對方這樣逼迫也不施展自己的雷系和領域,就是為了在關鍵的時候後發制人,一擊必殺!很冷靜也很野性,好,這才是我們中國學府成員,可陰謀,可妥協,可激戰,可隱忍,更可以肆虐狂暴不留余地!”大議長邵朕重重的拍了拍大腿,臉上竟然幾分激動之色!

    龐萊韓寂封離松鶴等人也是對莫凡這一舉動驚嘆不已,被逼到那種情況都不施展雷系,直到對方以為必勝之時豁然出手,一擊致命,永無後患,這份果敢讓他們這些老法師都要贊不絕口!

    “韓寂,你舉薦的這名弟子真的很不錯。”另一位女領袖也忍不住稱贊了一句。

    “不不不,您誤會了,他一直都是自學成才,並不是我的弟子……說來,他還是我們古都的大恩人啊。”韓寂說道。

    “這話怎麼說?”大議長立刻問道。

    “是他帶著如今的軍統張侯進入到了煞淵,一路闖到了古老王的血之王座前……”韓寂只說了這點,並沒有提及惡魔系的事情。

    “了不得,了不得,原來就是他!”

    “博城災難,杭州瘟疫,崇明島滅黑教廷,這些幾位都有听聞吧,可都是他首功。”韓寂繼續說道。

    大議員和幾位領袖都露出了驚訝之色,這些大事件他們肯定是有所耳聞的,只是沒有想到這些與古都浩劫都是同一人所為,更沒有想到此人還只是一名國府中磨礪的學員!!

    “這麼說來這場奪寶賽他的果敢與氣勢都還算不上什麼了。”大議員邵鄭說道。

    “他會不會下手過重了,這里終究是意大利的主場威尼斯……奇怪,莫凡應該自有分寸的,明明可以不追加暴君制裁。”

    “有點,不過事,年輕人總是會有點血性。亦或者事出有因,結束後問問便是了。”大議員邵鄭輕描淡寫的說道。

    ……

    ……

    莫凡下手很重,正如封離說得那樣,他大可以不追加暴君制裁,那安吉洛也很難再有什麼戰斗力了。

    然而,莫凡不想讓安吉洛站著出去!

    況且若不下手重點,如何震懾得住剩下的人,別忘了他們現在還身處險境!

    “混蛋,只是比賽,你這家伙要殺了安吉洛不成!!”亞克看見安吉洛那慘狀,憤怒的吼道。

    “你可以等他醒來之後問問他做了什麼。”莫凡鎮定的說道。

    說著這句話的時候,莫凡手朝著安吉洛身上虛空一抓,將一枚不起眼的戒指從他手上扯了出來,迅速的放入到了收納空間中。

    亞克和其他人自然看不懂莫凡這個舉動,只當是莫凡得寸進尺的羞辱。

    “我本來還想對你留有幾分,既然你這樣不知好歹,就休怪我了!!”亞克重重的說道。

    “有什麼本事就全部使出來,我這輩子最喜歡就是踩你們這些以為人多就有用的廢物!”莫凡已經被勾起的怒意,說話更是一點都不客氣的羞辱!

    一個打六個?

    莫凡剛上明珠學府那會打過全校新生,剛到主校區,打過一個院系!

    “蠍獸,第二形態!”亞克站在遠處,冷冷的命令道。

    他的那只邪蠍尾巨魔在這聲命令下發出了一聲咆哮,便看見這蠍尾巨魔忽然揚起了那寒光可怕的蠍子尾來……

    那蠍尾舉到了它的頭頂,沒有向莫凡這里蟄來,反倒是重重的刺向了它自己!

    莫凡清楚的看到其尾部的毒液在鼓動,瘋狂的灌入到這蠍獸自己的身體里,那刺激的毒性迅速的遍布了蠍尾巨魔全身。

    原本的皮肉出現了巨大的變化,竟然從肉里翻出了毒鎧,這些毒鎧翻出得越來越多,一塊塊武裝在了這蠍尾巨魔的身軀上。

    毒鎧並非是完全的平整光滑,上面更會衍生出齒狀的倒鉤狀的蜂刺與仙人掌似的鎧刺,關節的位置,臂膀位置,肩骨位置,背脊到臀|部再到尾部位置,全部都是這種可怕的蠍,堅韌而又鋒利!!

    “原本那個獸魂可以讓我的蠍獸進入到第三個形態,那個時候再也不會有人可以與我抗衡,不過,即便這第二形態毒鎧蠍獸也足以讓你悔恨終身!”亞克一躍而起,站在了他的蠍獸額頭位置上。

    蠍獸額頭正好有一個鎧槽,亞克站在里面也跟穿上了鎧衣那般,更有幾分操縱機甲鎧獸的凜然氣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