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滋滋滋~~~~~~~~!!”近六倍威力的暴君荒雷打在毒鎧蠍獸的身上,電弧如凌厲的鞭子亂撻,卻僅僅在這個家伙的毒鎧上留下淺淺的痕跡。筆&趣&閣bigif

    莫凡試圖將雷電蔓延到這只毒鎧蠍獸的腦門位置,直接攻擊躲在里面的亞克,結果發現毒鎧蠍獸那個位置的硬度是最強的,對躲在鎧槽里面的亞克根本造不成半點傷害。

    無奈之下,莫凡只能夠用暴君荒雷強行壓制住其他人,以及遍布四周的亡靈。

    在對付另外一名法師和史瑞夫的亡靈時,暴君荒雷便展現出了絕對性的毀滅,之前那些難以殺死的鐵尸和木乃伊被莫凡的暴君荒雷全部分解成血珠,那名有修心靈系的法師更在這強大的暴君壓制下無法再形成有效的心靈干擾,只能夠用其他元素魔法來攻擊莫凡。

    莫凡的暴君領域一樣是有元素壓制的,即便穆寧雪現在身處在另外一個戰場,這暴君荒雷的震懾可以讓其他元素魔法威力打去折扣。

    再配合上空間系的中階魔法時滯,在圍攻之下莫凡還有周旋的余地。

    “你以為自己真的可以和我們匹敵嗎!!”亞克居高臨下的說道。

    毒鎧蠍獸揮舞起那四條粗壯的臂膀,臂膀上的那些凌厲之刺豁然鑽出,變得更長更鋒利!

    滿是利刺的四條臂膀連續打落下來,將地表扎得千瘡百孔,在這攻擊之下,莫凡能夠閃躲的區域非常有限,那些毒刺相當的密,又附帶著可怕的毒性,莫凡的皮膚被稍稍刮到,傷口便立刻蔓成了一條狹長的痕,宛如刀砍之傷。

    “嗤!!!!”

    四條手臂亂舞之間,忽然毒鎧蠍獸身子一側,那躲藏了許久的毒尾電光一閃凌厲偷襲。

    寒芒破空,直逼莫凡胸膛,莫凡驚出了一聲冷汗,這襲擊是他完全沒有預料到的,眼見那毒蠍之刺就在面前,莫凡卻是連一點防御手段都沒有!

    玄蛇鎧甲已經用過了,冥離盾是在不久前化作了碎片,臨時鑄出空間之牆是來不及了,要閃躲更沒有半點余地,對方四條手臂完全就是封死了自己所有逃跑路線!!

    避無可避,防無可防,莫凡有那麼一剎那覺得自己是要被這毒刺給貫穿胸口了……

    亞克這家伙倒比安吉洛那人正直一點點,他並沒有刺自己心髒那一側,只是接下去一樣會淒慘無比!

    冷意襲來,莫凡猛的一咬舌,暗罵自己還會去慶幸這只是比賽,出生入死無數次,法師的生存之道里是沒有僥幸可言的!!

    不到最後,都不能就這樣束手,不是還有念控嗎!

    空間系的初階魔法念控只需要一個眼神就可以完成,這凌厲致命毒刺再快難道可以快過自己的眼神!!

    “念控!!!!!”

    雙瞳豁然銀色光輝綻放,莫凡沒有避,也沒有防,竟然是用自己的目光去迎接著閃電襲來的致命毒刺。

    艾江圖可以做到將漫天的魔法轟炸都化作靜止,自己為什麼不可以阻擋下這致命的攻擊,意念不可動搖,心髒必須足夠強大,空間系的強與弱不取決于技能,不取決于魂種,只在于自身有著無可披靡的精神力!!

    過多的魔法系,讓莫凡在面對危機的時候有很多化解之法,這同時也讓莫凡的空間系之力得不到一絲鍛煉,空間系就宛如是一個在其他強大魔法系庇佑下溫暖成長的樹苗,沒經歷風吹,沒經歷雨打,不夠強壯!

    眼下,莫凡所有的系都施展出來,還是應付不過來,那麼為什麼不相信自己的空間系,相信自己的內心足夠強!!

    銀色之芒越來越盛,與毒蟄寒芒針鋒相對……

    人在面對危險的時候都會有一種本能的躲避,還有一種本能的恐懼,莫凡強行克制自己不去做毫無意義的閃躲,他現在最需要克服的就是那份危險下渾身細胞的不自覺顫栗!

    需要絕對的冷靜,需要對的專注,需要堅信這凌厲的攻擊一定會在自己胸口面前停下來!!

    銀色華光已經擴大到莫凡全身,並迅速的包裹住了那極快的毒蟄。

    蠍尾已經在莫凡胸口了,但它並沒有那麼痛痛快快的刺進去,在莫凡銀色的意念之下,蠍尾受到了一股極強強大的阻力,明明只有短短的幾寸,卻如同堅硬的玉石那般,要沒入半分都相當困難!

    冷刺都已經刺到了莫凡的衣裳上,更輕易的扎開了莫凡的胸膛上的肌肉,一個的傷口破開,那種疼痛傳開,僅僅是外皮和外層肌肉組織被刺就感覺全身神經都是劇痛襲來,可以想象當毒刺完全扎進來又是多可痛不欲生!!

    “我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亞克大吼了一聲。

    毒鎧蠍獸似乎與他精神同步,更受他心神操控,懸停在莫凡胸膛面前的毒刺正在一點點的往深處扎,只要再進半寸,毒蠍之尾的劇毒便可以注入莫凡全身!

    “給我滾開!!”莫凡同樣宣泄一般大喊,內心那股執念化作了更強的念控,死死的控制住那尾刺。

    亞克發現自己的毒鎧蠍獸竟然難以再逼近半點了,憤怒的朝那位修心靈系的法師大叫道︰“你還愣著做什麼!!”

    那位心靈系法師其實已經使用了心靈沖擊,可心靈系的攻擊不是百分百成功的,當一個人精神足夠專注,意念強大到不可動搖,精神力絕對高于心靈進攻者時,心靈沖擊就跟打在了湖泊之中,漣漪毫無意義。

    亞克沒有想到莫凡憑借著空間系力量阻擋下了攻擊,惱怒的他手一揚,自己親自以其他元素出手。

    “嗷嗚~~~~~~~~~~!!!!”

    就在這時,一只渾身冰霜雪白的妖狼統領一躍而來,厲爪連續的在空氣中交錯,組成了十二道冷月冰刃,撕在了毒鎧蠍獸的身上!

    毒鎧出現了十二道狹長之痕,深及肉里,毒血從里面滲透了出來,涂抹在了毒鎧蠍獸的身軀上。

    毒鎧蠍獸身體踉蹌著往後退,險些仰倒了下去。

    “好樣的,老狼!”莫凡這邊的危機豁然解除,臉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飛川皚狼迅捷凶猛,它的攻擊不像其他猛獸那般純粹充滿蠻力與破壞力,它的進攻一環扣著一環,完成了十二冷月之刃後的它又身影一閃,閃到了毒鎧蠍獸的身側,四肢重重的往地面一踏,冰霜獸力飛濺而起,冰冰點點飛向了毒鎧蠍獸身上……

    這些冰霜獸力呈現星芒射線,連續的打擊下,竟然也打穿了毒鎧蠍獸的肉衣,讓其許多關節位置又多出了一些明顯的窟窿!

    毒鎧蠍獸更退了許多,只是站定了之後,亞克卻不屑冷笑的看著飛川皚狼,開口道︰“那麼好的一個獸魂,就被你用來進階這樣一個低等的魔狼嗎,即便到了統領級又如何,看上去還是低劣!”

    毒鎧蠍獸受傷歸受傷,可戰斗力了與氣勢絲毫不減,它的目標立刻轉向了飛川皚狼,那狂猛的力量攻勢與毒刺暴擊讓飛川皚狼不得不避其鋒芒。

    “這種東西,根本不配擁有極南獸魂!”看到飛川皚狼,亞克心中的怨氣就更勝了,“你們幾個對付他,我先宰了這頭低等魔狼!”

    那名原本與飛川皚狼對抗的學員此刻也圍了過來,與史瑞夫的亡靈一起再度圍攻莫凡。

    莫凡本想要配合飛川皚狼給予亞克和毒鎧蠍獸一次反擊,奈何他自己這邊又被纏住,暴君荒雷只能夠落在其他法師的身上。

    “殺了你,我一樣可以把獸魂給取回來,比賽可沒有規定不能殺召喚獸!”亞克冷冷的說道。

    這才是亞克真正的目的,在他看來將那麼高貴的一個獸魂棲息到一頭如此劣質的妖狼身上,就是最獸魂最大的侮辱,也只有他的可以自我進階的毒鎧蠍獸才配擁有這種獸魂,他極其迫切毒鎧蠍獸能夠踏入第三個形態!!!

    “去死!!去死!!!”

    亞克自己同樣在施展魔法,配合強大無比的毒鎧蠍獸,飛川皚狼有些招架不住了,只能夠以速度往遠一些的地方避開。

    然而,亞克相當陰險,只要飛川皚狼敢跑遠,他立刻就掉轉頭去攻擊莫凡,莫凡一個人應對三名法師還可以,但亞克和他的毒鎧蠍獸一進來,莫凡就有危險了。

    如此,飛川皚狼反而不能逃,必須拖住毒鎧蠍獸和亞克。

    毒鎧蠍獸的實力本就比飛川皚狼要強,戰斗力可能比炎姬少女還要強上幾分,亞克又還有另外兩系的魔法不停的使用,讓飛川皚狼難以招架。

    沒多久,飛川皚狼一身俊逸的冰霜毛發就染上了鮮血,多處觸目驚心的毒刺之傷,潰爛之瘡更遍布了全身。

    “嗷嗚~~~~~~!!!”飛川皚狼狂嘯一聲。

    這是它進階來的第一場真正的戰斗,假如費盡心思踏入到統領級都無法戰勝莫凡現在所面對的對手,那它存在又還有什麼意義!

    沒錯,它是低等的魔狼,從一只最低等奴僕幽狼獸一步步進階到了現在的統領,可並不代表它內心就如奴僕那般懦弱與膽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