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長裙拖在地上,莫凡抱著心夏從聖火壇中走了下來,順著那冰冷的石柱走向了門前。筆、趣、閣。big。if

    “我帶你出去。”莫凡心夏說道。

    “嗯。”心夏重重的點了點頭。

    莫凡總說要送自己一雙翅膀,可對心夏而言,她對那種奢華美麗的東西並沒有真正的動心,莫凡給予她的,就像一雙堅毅足以令心不再顛沛流離、擔驚受怕的羽翼,很多時候她甚至慶幸自己失去了雙腿行走的能力,由此她獲得了這樣一份守護。

    不管能不能離開,這已足夠了!

    厚重的銅門緩緩的打開,一縷縷艷陽打落了下來,本應該有幾分重見天日的感覺,可心夏知道真正的囚牢才籠罩過來!!

    台階上,金耀騎士們氣勢凜然,身上涌動的魔法氣息已經充斥著一股磅礡的壓力席來,讓人呼吸都變得困難了幾分。

    再往下望去,整整兩個大隊的裁決法師,為首的正是副殿主肖申,他恨不得現在就親手將自己殺死,以告潘妮佳之靈!!

    兩百名裁決法師,他們羅列成了死亡方陣,只要一聲令下,所有的元素魔法將化作一場毀滅之息,將渺的他們徹底化為烏有。

    再往更遠處望去,潘妮佳的葬禮正在舉行,帕特農神廟眾多成員都到場,更有身穿著最權威聖衣的聖裁法師們立于其中,他們的強大是常人根本不可能與之抗衡的!!

    在這樣的重兵把守下,離開是絕不可能的!

    “莫凡,把人放下,你要帶著她再往外面踏出一步,金耀騎士與裁決法師將會將你就地處決!!”庫侖大聲的呵斥道。

    大門一開,所有人都看見了莫凡抱著心夏走出來,這個行為無疑是在告訴整個神山的人,他莫凡要把人帶走!

    闖過了星河山道,是允許莫凡見任何人,但決不允許莫凡將人帶離。

    “真是無知者無畏啊。”亞法看著莫凡,嘴角勾起了一個戲弄之意。

    “總會有些瘋子做一些讓人無法理解的舉動。”

    “莫凡,你最好想清楚,一旦你帶她踏出聖女殿,帕特農神廟與聖裁院視你為共犯,你雖然是古都浩劫的恩人,但撒朗身份罪惡滔滔,共犯一樣不可饒恕!”女賢者甦緹說道。

    “不可饒恕的是你們。自稱是世界最權威,自稱是世界最公正,好一個帕特農神廟和聖裁院,簡直一群酒囊飯袋,一群蠢到極限的人。就光憑那點所謂的鐵證,連真正撒朗的面具都沒有見過,就迫不及待的將所有的罪名壓在一個什麼都不知情的女孩身上,更編出那麼可笑的言辭……口口聲聲說她的身體里藏著另一個靈魂,另一個人格,那就是撒朗,那麼你們誰親眼見到過,見到這個靈魂、這個人格施展陰謀詭計,為非作歹?最淺顯的東西從來不去考究,卻拿出一些不一定成立的東西說是鐵證,這就是你們帕特農神廟,這就是權威不容置疑的聖裁院,也不比濫殺無辜的黑教廷好到哪里去!”莫凡面對眾人的凝視,卻是憤然罵道。

    莫凡將心夏帶到門口,就已經是驚擾整個峰台了,誰能想到此人這般膽大包天,當著無數裁決法師、守護騎士、聖裁法師、聖裁法官的面破口大罵,那聲音可是沒有帶半點的遮掩,傳到了他們每個人的耳中,整個峰台的氣氛都凝固了,一股股殺勢更從那些最不容挑釁的高強法師身上涌了起來!!

    “鐵證就是鐵證,為什麼別人的血都無效,她的血可以激起主教血石!”大賢者梅若拉憤然的說道。

    “你們真的對黑教廷了解?”莫凡質問道。

    “這個……”

    “我一共殺了三百七十名灰衣教徒,五十四名黑衣教士,親手殺了兩名藍衣執事,一名黑教廷行刑者,摧毀黑教廷分壇一座,暫且不提古都浩劫之事,就問在座的人里面,有多少個比我殺的黑教廷人員更多,如果有,現在就站出來,然後告訴我你了解黑教廷多少,知道他們藍衣執事有多少名,紅衣主教真實身份是什麼,更承擔起誣陷一個無辜女孩為撒朗讓真正的撒朗逍遙法外的後果來告訴我︰這主教血石一定可以證明那人是撒朗,哪怕此人是一個孩,無法走路的女孩,一個老人,一個官員,一個你們帕特農神廟自己的高層或者聖裁院的判官!”莫凡再一次對峙道。

    “莫凡,聖裁院已經做出判決,認定她是撒朗,你又何必如此呢?”裁決殿的格洛肯嘆了一口氣道。

    “格洛肯,當初你是怎麼答應我的,我準許你帶心夏到帕特農神廟,你也用自己的身份發誓,一定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現在你的誓言和你效忠的帕特農產生了沖突,你就選擇拋棄你的誓言了嗎,難道在你心里對錯已經不再那麼重要,沒有了一個正常人該有的質疑和思考,只要是帕特農和聖裁院做出的判決,那都是對的嗎?”莫凡指著格洛肯,心中更是憤怒。

    “我……”格洛肯頓時啞口無言,他怎麼會沒有報以質疑,可在風向一面倒的情況下,他一個裁決法師又能做什麼?

    “黑教廷視教規為最神聖的使命,以殘害他人為功勛,從來不會對自己犯下的任何罪孽有半點懷疑,在他們腦子里主教讓他們做的事情,一定是最高尚,最偉大的。好好對照一下你們自己。黑教廷與你們都有著一個根深蒂固的信仰,我本以為你們與他們的區別就在于即便是一個荒唐的決定與命令,帕特農之所以是帕特農,是因為你們心中保持著自己的正義和對善惡的分辨能力。可是現在看來,你們已經毫無區別了!光憑那些零零碎碎的證據,你們就確定無疑她是撒朗,迫不及待的定罪和處死,都不覺得可笑嗎!!”莫凡胸腔中的怒意徹底化作了一句句凌厲如劍的話語,狠狠的刺向這群人。

    “莫凡,這只是你一個人的言辭,這個世界上又有哪個人會願意相信自己的親人是罪犯,但事實上她仍舊做了傷天害理之事,你現在放下她,自己獨自離開聖女殿,我們絕對不會對你如何,在黑教廷鏟除上,你確實做了足夠多的貢獻……而撒朗是你身邊最親近的人,我知道這確實對你打擊很重,可聖裁已下,無法改變。”甦緹繼續勸說道。

    “那你們是打算將錯就錯嗎?”莫凡冷笑道。

    “即便有不妥,那也無可厚非,這畢竟是紅衣主教,我們聖裁院有對紅衣主教的嫌疑者處決的最高權力!”此時此刻,代表著帕特農神廟的大判官杜蘭克開口了。

    “好,好,這才是你們聖裁院真正的態度吧,寧可錯殺,也絕不放過?”莫凡不由的大笑了起來。

    “若是錯了,我們自會向亡者謝罪,但她確實是撒朗,那便等于拯救了無數人的生命。葉心夏,你此刻若還有一點憫心,就應該做出自我犧牲,何必讓你身體里沉睡著的那個魔頭繼續為禍人間,又何必讓大好前程的莫凡為你陪葬,這是帕特農神廟,權威不容挑戰,擁有最高處決權,可以當場格殺!”大判官杜蘭克高聲說道。

    心夏听到這番話,不由的將目光望向了莫凡。

    “別听他的,要相信我,我一定能帶你出去!”莫凡非常肯定的說道。

    “大判官杜蘭克,你這番話語我倒是听起來格外的熟悉啊,我記得當初你還不過是一位見習判官吧,在扳倒我們最偉大的聖子時正是這樣一腔冠冕堂皇,迫使他束手就擒,任由你們宰割……”就在這時,一個老者的聲音傳了過來。

    人群中讓開了一條道來,就看見包老頭宋啟明緩緩的從中走出。

    包老頭宋啟明從那些聖裁法師們身旁走過時,那些聖裁法師們立刻半跪行重禮。

    “宋老神官!”

    “長者!”

    “宋老神官!”

    “導師!”

    聖裁法師全部都是由超階法師組成,每個人名號都在世界無比響亮,但見到老神官宋啟明時,他們那股子傲氣卻不敢表露出半分來。

    新神官雖然也接任了有些年了,可論聖裁院中的影響力,仍舊無法和老神官宋啟明相比。

    “宋啟明,你是神官,你只負責監督判官,任何判決決定都與你無關,更何況你已經不再是聖裁院神官,又有什麼權力在這里說話!”杜蘭克一見到宋啟明,立刻氣急敗壞的說道。

    “我只是提一提過去的事情,關于文泰的聖裁,至今無數人被蒙在鼓里,我無意冒犯上一代神女伊之紗當初的那個鐵面無私的石子,但我們所有人都知道那就是一場權力斗爭,真希望那個時候也有一個像莫凡這樣的人站出來,便也不至于釀成大錯!”宋啟明背著手,緩緩的嘆息道。

    “住嘴,你是想叛逆聖裁院嗎!”杜蘭克惱羞成怒的道。

    文泰之事,一直都是被封死的,聖裁院不允許任何人提及此事,可現在宋啟明卻在這個場合中道出,要知道整個帕特農神廟中依舊還有無數聖子文泰的追隨者,宋啟明再說下去,必定引起一陣亂潮!!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