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高空中,藏在一片黑色死氣團中的趙滿延仍舊遲遲不敢動手。筆《趣》閣

    本來確定哪個是紫鬼,直接下去聯手張侯將他殺了,那莫凡那邊應該徹底被釋放了,誰知道這個紫鬼竟然有可以隱化的能力,這讓趙滿延不敢輕舉妄動了。

    要是沒能夠一口氣將他殺死,被這家伙遁走,趙滿延要殺他就更困難了,所以在沒有搞清楚他究竟是怎麼做到隱化之前,趙滿延依舊得隔岸觀火。

    “張侯,知道是怎麼做到得了嗎?”趙滿延有些著急的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只能夠肯定那不是暗影系。”張侯回到道。

    “該死,這樣下去……”趙滿延正在說話時,忽然在眾人的南面方向上,一道沖天而起的魔烽火台兀然的熄滅了。

    之前就熄滅了一道,現在又有一道失去,一共八段古關頓時變成了六段,這意味著整個宏偉之牆的厚度將受到更致命的削減!

    長度不能變化,否則冥界大軍可以從一些谷地給繞入到北原,這五十公里的宏偉之牆可謂是直接封死了方跋平原的入口,五十公里之外是一片黃土高原與黃色山脈,冥界大軍若是想從那里進入北原,就必定會與那里的北疆荒獸踫撞,那是大家最想看到的局面了。

    顯然,冥界大軍也不是一群沒指揮的行尸走肉,它們也清楚去踐踏別的妖魔的地盤只會浪費兵力與浪費時間,它們要做的便是盡快沖破這宏偉之牆,那里有無數個城市等著它們盡情的踐踏、肆虐!

    長度不能削減,高度也不能再削減了,能夠削減的就只有厚度!

    其中一個魔烽火台已經失去了,這意味著這宏偉之牆的厚度薄了幾分。

    “牆薄了的話,那麼君主級的冥生物就有可能將宏偉之牆給撞開了。”靈靈看著那失去了火光的魔烽火台方向,沉聲說道。

    “該死,這麼快就被攻破了,終究還是楸太少,竟然被這些黑教廷的狗東西們為所欲為!”趙滿延氣憤無比的說道。

    ……

    城牆上,局面越來越糟糕,黑教廷們仗著數量龐大的黑畜妖、詛咒畜妖,不斷的瓦解魔烽火台上眾將士們的防御,再加上紫鬼連續殺死幾個高階法師,他們的防守越發的薄弱。

    “難道我們這里也要守不住了嗎?”鳳于飛環顧著四周,一時間更感到幾分絕望。

    好不容易築起了這道能夠與冥界大軍抗衡的宏偉之牆,到頭來卻被黑教廷給蠶食了,這才是最令人感到悲痛的事情。

    張侯此刻也遭到了黑教廷詛咒畜妖、暴癮畜妖的圍攻,他一個人至少戰了五名藍衣執事,三十多名黑衣教士,最艱難的是還要防備紫鬼無時無刻的偷襲,使得張侯好幾次都不敢全力以赴!

    “張軍統,殺掉那個叫做紫鬼的家伙,真的可以扭轉嗎?”姜林疲憊不堪,連聲音都帶著幾分虛弱。

    “我相信他。”張侯重重的點了點頭道。

    “我也覺得他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姜林回想起與莫凡踫面的情形,那一份不屈,那一份執著,那一份面對黑教廷勢力沒有絲毫懼意的氣魄依舊讓姜林欽佩不已。

    說完這句話,姜林稍稍往我方的陣營之外邁出了幾步。

    張侯皺起眉頭,不理解姜林在做些什麼,可很快張侯就被一群詛咒畜妖給吞沒,他根本無法再去留心姜林那里的情況。

    “石化!”

    張侯雙瞳變幻,呈現褐色的光芒掃過眼前這些上躥下跳的詛咒畜妖們,霎時這些靈活的畸形怪物紛紛靜止了下來,厚厚的石膏粉刷在它們的身上,將它們變成了一尊尊石雕!

    “風盤-碾骨!”

    狂風如無數道利鞭,狠狠的甩向周圍,強大的威力頃刻間將這些詛咒畜妖全部攪成了石灰粉末。

    二十幾只詛咒畜妖被全部殺得干淨,張侯終于從圍攻之中脫離,暫時沒有幾個黑教廷人員敢來觸踫張侯這里的死亡之風與毀滅之砂。

    粉塵快速的被一陣狂風卷走,張侯這才想起姜林的話語,目光轉向那里,卻看到了讓張侯滿臉青筋暴起的一幕!!

    紫鬼出現在了姜林的面前,那刺殺劍針直接洞穿了姜林的胸口……

    冰的原故,姜林胸前沒有一滴血灑出,但姜林的生命正在瘋狂的流逝!!

    “姜林!!”張侯怒嘯一聲,發狂的朝著姜林那里沖過去,想要將他從死神的手上搶奪過來。

    “擋下他!”紫鬼不屑,大手一揮,立刻呼喝出近百名黑衣教士和三名藍衣執事組成了人牆,根本不讓張侯過來救人。

    張侯周身斬殺之風凌厲狂舞,原本無形的風之奧義染成了血色,化成了怒斬血鐮,靠近他五十米範圍內的黑衣教士和詛咒畜妖沒有一個能夠幸存的,頭顱、四肢如被掃動著的落葉紛飛!

    人牆之厚,張侯殺得再快,也絕對不可能從紫鬼手上救下姜林。

    而被貫穿的姜林,那雙眼楮里透出的不是即死的黯淡,更不是一種解脫般的空洞,他死死的盯著紫鬼,像是要在這最後幾秒鐘將這個家伙徹底看穿一般!

    “噗~~~~~~~~~~!!!”

    突然,姜林鼓起的腮猛的一壓,竟然從口中吐出了一股滾燙的鮮紅之血。

    血全部噴灑在了紫鬼的身上,一般而言任何一個殺人狂魔都不會在意這種沐浴鮮紅,但沒有一點防備的紫鬼卻露出了恐慌之色。

    “果然……”姜林看到了紫鬼那個表情,臉上露出了一個難看無比卻燦爛的笑容。

    “你!!”紫鬼被噴了一身的血,整個人怒得癲狂,他抽出了那冰之劍針,發狂的朝著姜林的身上一陣狂亂的猛刺!!

    一劍又一劍,每一劍都在姜林的身上留下了窟窿,但冰之屬性使得這些傷口並不會流血,而姜林好像根本忘卻了痛苦,他仍舊將口中含著的剩下的血往紫鬼的身上噴吐……

    這次噴吐很微弱,只有一點點血沾在了紫鬼的身上,他的身體早已經變成了馬蜂窩,慘不忍睹。

    紫鬼暴虐,猛的將姜林砍成幾塊,偏偏姜林的臉上還是掛著那個令他怒不可止的笑容,這讓紫鬼不禁想罵這家伙是個瘋子!

    瘋子不單單存在于黑教廷,當心中想要守護的東西達到了極致,一樣可以做出比黑教廷這些人更瘋狂,更不畏懼一切的事情。

    紫鬼身上全是姜林的血,這一次他沒有像之前那樣隱化遁走,而是在想盡辦法將姜林噴在他身上的血給洗去。

    可是,讓紫鬼絕沒有想到的是,姜林含著的這口血還帶著毒性,也就是說姜林之前含著一口血的同時,更給自己灌下了一瓶腐蝕毒液,血與腐蝕之毒混在一起,短時間就可以將他的口腔給弄得潰爛不堪,偏偏這家伙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更成功把這毒血噴在了他的身上!

    毒血洗不去,這意味著他無法施展隱化能力。

    隱化能力確實不是暗影系,而是比較少見的水系元素種,這種水系元素種可以讓紫鬼的身體被一層水汽給包裹著,這些不容易辨認的水汽會反射周圍的一切物體,宛如無顆圓形的三百六十度的鏡子……

    如此,紫鬼施展出這種水之元素種,整個人就透明在了空氣里。

    他只是透明化,本體其實一直存在著的,並非是真的遁形、瞬息,姜林自己是水系法師,他察覺到了這一點,可紫鬼這家伙行事非常的心,他連殺人的劍針都是冰屬性的,就是為了不讓血濺開,灑到他的身上。

    姜林知道自己唯一的機會,就是在紫鬼殺死自己的那一刻,一個人再謹慎都不會對一個只剩下幾秒鐘的人懷有戒心,他踏出了其他審判員可以照料到他的安全距離,等紫鬼出現。

    他相信紫鬼一定會來殺自己,把自己殺了,張侯一個人肯定支撐不了那麼多藍衣與黑衣的攻擊……

    他狂笑著,正因為他賭對了!

    紫鬼也徹底抓狂了!!

    ……

    高空中,一直沒有出手的趙滿延目睹了這一幕,頓時感覺吸進肺腑的空氣都有些酸得嗆人。

    趙滿延深呼吸一口氣,將那份壓抑情緒徹底從自己腦子里掃去,金色的羽翼一收,化作了一道金色的流星之光,氣勢威凜的從高空俯沖到城牆位置上。

    這一腔之血是如此的珍貴,趙滿延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到了一種發狂的程度想要去殺一個人!

    “在你的血涼了之前我一定會宰了紫鬼!!”趙滿延朝著下方大吼,他知道姜林是听不見了,只期望他所化的英魂能夠知道,他所信賴和托付一切的人一定都不會令他失望!

    肩上,從未有過的沉重,趙滿延根本沒有半點的保留,作為一個防御系的法師,他的殺人方式很簡單,那就是以自己不可能被摧毀的堅固下築造起一個生死角斗場!

    這個生死岩石角斗場會將自己和紫鬼完全籠進去,不留一點點的縫隙。

    要麼紫鬼殺了自己,岩之斗場因為自己死亡魔法失效,紫鬼從中走出,要麼自己殺了紫鬼,親自解開這難以摧毀的岩之角斗場!

    趙滿延以前絕沒有做過這種不給自己留任何退路的事情,可今天,他必須豁出一切,不因別的,只因他趙滿延也是一個堂堂正正有血性的男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