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稜角分明的岩之斗場從天而降,像一座型岩山一樣砸向了紫鬼!

    紫鬼抬起頭來,哪里會想到天空中還有一個人一直在等著他,他想要逃出這岩之決斗場的囚禁,卻發現重重的岩層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上不過十米,要是再往外闖,必定被砸個頭破血流。筆《趣》閣

    他不得不往後退去,這一退,那重重的岩之角斗場便徹底將他給罩了進去,除了一些大概只有鳥類可以飛過的窟窿投射著一些光芒之外,這整個岩之角斗場更像一個高高隆起的墳墓!

    趙滿延自然就在其中,他的目光在昏暗中施放出懾人的光芒,就那樣直勾勾的盯著紫鬼。

    紫鬼身上還有毒血,他想要施展那水系隱化能力是不太可能了,毒血將輕易的把他的行蹤給暴露出來。

    “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魔法師。”紫鬼看到趙滿延,反而譏笑了起來。

    有那麼一瞬間,紫鬼認為是對方的超階法師出現了,超階法師要殺他,還是易如反掌的。

    “沒有必要這樣貶低我,越貶低我,等你被我殺死的那一刻越說明你自己是有多不堪!”趙滿延聲音沉冷。

    多得他也不再說,同樣是一位土系高手的他雙眼泛起了褐色之光,岩之鱗迅速的覆蓋在了他的身上,化作了深褐色的堅固戰甲!

    “是怕被我刺穿了心髒嗎,謹慎成這副模樣。”紫鬼笑了起來。

    對方不是超階法師,他又有什麼好怕的,高階領域能是他對手的可沒有多少個。

    一層冰霜之氣慢慢的在紫鬼的附近凝聚,他一邊用說話來吸引著趙滿延的注意,一邊卻隔空在趙滿延的身後幻化出了一道道冰之劍針。

    這些冰之劍針形成得非常悄無聲息,甚至它們朝著趙滿延背後狠狠刺去時,大部分法師都很難去察覺。

    “叮叮叮~~~~~~~~~~~”

    劍針刺下,發出了清脆的聲音,趙滿延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背後有什麼東西在攻擊,轉過頭去發現一些冰碎片灑落在了後面。

    紫鬼驚訝的瞪了瞪眼楮,自己的冰之劍陣竟然根本破不了對方的這件石鎧防御,說實話他作為一個刺客法師,最不喜歡面對的就是這種皮糙肉厚的。

    不過,只要是法師,不管走什麼類型的,他都存在著破綻,像這種人殺起來費勁一些罷了!

    “重岩破!”

    趙滿延岩系掌控力也明顯達到了一定的層次,在這岩之角斗場內,他的土系威力還會得到一些提升。

    土之元素瘋狂的在趙滿延凝視的地方聚集,那些是一群躁動無比的土之精靈,當它們劇烈聚集和踫撞在一起的時候,便會產生一次破岩之力,足以將活物給碾成粉末!

    紫鬼感覺到了那股躁動,飛快的利用風系魔法進行移動,殊不知那些暴躁的土之精靈是會不斷跟隨著的,就看見空氣中一層又一層的岩碎重破蕩開,追逐著紫鬼,將他逼迫到了岩之角斗場的角落。

    “水華天幕!”紫鬼知道自己無路可退了,卻是在那些土系暴躁精靈們追之前布置下了一個保護結界。

    那些土之精靈們無法穿過水的防幕,追逐也戛然而止。

    “光落曼丈!”趙滿延立刻動用了光系魔法。

    光箭如梭,它們從紫鬼沒有防御的那個方向凌厲飛去,密集如驟雨那般沖向了紫鬼。

    紫鬼不得不呼喚出了鎧魔具來,那些光箭單體威力或許不強,但像暴雨梨花那般打在指定的區域,穿透能力一樣非常可觀,紫鬼顯然不是屬于在防御魔具上舍得花錢的人,那件鎧魔具輕易的被趙滿延的光系魔法給摧毀了!

    看到紫鬼被自己壓制在了一個角落,趙滿延想都不想,背上的金色翅膀拍打了起來,托起了他這具有些沉重的岩鎧身軀。

    趙滿延進攻手段並不多,他這一身鎧甲厚度與硬度極高,他索性借助自己的翼魔具化作岩人朝著紫楸撞去!

    飛起的石人,那沖撞力也絕對不容覷,再加上之前那些土之精靈們,這一個以趙滿延身體為中心的重岩破一下子轟開了巨大的力量,將穿著殘破鎧甲的紫鬼給擊得飛了出去!

    “光刃-斬!”

    趙滿延身上魔具可不少,重鎧魔具坦克沖撞之後,他又喚出了一柄光系的斬魔具來!

    該魔具迅速的在趙滿延的雙手之間形成,那一個灼熱的金黃色光之狂刀達到了十米之長,隨著光落曼丈的那些光之斑駁不斷的朝著這件武器上涌入,這光之狂刀變得更加威武凌厲!

    趙滿延胸中可有一股怒氣在,巨之狂刃在手,根本不與紫鬼講究什麼魔法戰斗技巧,掄著光刀就砍!!

    反正紫鬼的那些技能根本就破不了趙滿延的防御,在這個有限的空間里,紫鬼再靈活,也還是有可能被光之狂刀給劈中。

    紫鬼很少見到如此野蠻的法師,尤其是他一身那鬼魅無比的刺殺技能面對趙滿延那一件岩之防御居然沒有半點用,心里窩火無比!

    “你以為有這種岩之防御我就奈何不了你嗎!”紫鬼冷冷說道。

    身形快速的一閃,紫鬼宛如一陣青黑色的旋風,詭異的飄到了趙滿延的身後。

    趙滿延對這家伙的背後攻擊置之不理,光刃斬魔具很快就失效了,這無所謂,他手上有不止這麼一件。

    “岩霸錘!”

    趙滿延任憑紫鬼在那里攻擊,他的岩之鎧,別說是刺客法師無能為力了,叫莫凡那種毀滅級的法師過來,也得打個氣喘吁吁。

    “隔空碎心!”

    紫鬼發出了一聲譏諷之笑,一抹冷芒豁然的穿過了趙滿延那厚實無比的防御,直指他的內髒!

    趙滿延感覺到了次元魔法的波動,心中暗暗吃驚。

    這個紫鬼隱藏倒是好深啊,竟然還是一個空間系的魔法師。

    空間系一般只有到高階才能夠覺醒,紫鬼的空間系明顯是第三個系,修為不算特別高,連瞬息移動都施展得不算特別利索。

    還好趙滿延的這岩之斗場是存在著一定禁制的,不然被紫鬼一個瞬息移動施展,便直接跑掉了,功虧一簣!

    紫鬼在空間系的修煉上遠沒有莫凡那麼強大,不過他卻將空間系魔法融匯在了他的暗殺之道上。

    隔空碎心,可謂是利用空間躍遷透過了趙滿延厚實的防御,直取其心髒要害,任何防御在這樣的攻擊下其實都不過是一堵虛無的空架子而已!

    趙滿延未想到這紫鬼修了這樣一手,明顯是用來對付那些防御系法師的,換作是一些年輕的防御法師,這一擊可真要了命了。

    “威尼斯之戒!”趙滿延想都沒有想,直接使用了威尼斯之戒來保護住自己。

    威尼斯之戒強大之處就在于他不僅可以外用,還可以在關鍵時候保護住內髒,若不是這個東西的存在,趙滿延又怎麼敢如此放肆?

    “能讓你趙爺爺掉跟毛的高階魔法師還沒有出生呢,給我去死!”趙滿延咧開了一個狂態十足的笑意,手中的岩霸錘更是已經幻化形成了!

    “萬噸之力,破!”

    手中岩霸錘高高舉起,直接就往紫鬼的身上砸去!

    紫鬼嚇得魂飛魄散,使勁一切能力逃跑,趙滿延也無所謂這家伙如何移動,霸氣無比的萬噸之錘直接砸向了地面,一層氣勢磅礡的碾碎風暴豁然席卷開!

    根本不需要去鎖定,這一錘本身就是一次範圍極廣的重擊,雖然只能夠使用一次,但用來對付紫鬼這種是再趁手不過了!!

    褐色的碾碎沖擊波追著紫鬼,紫鬼最後也不過是施展出了水御來勉強抵擋,問題是這樣一個超級岩之重錘,水御這種初階魔法怎麼可能承受得了!

    紫鬼被震下,全身骨頭發出了碎裂的聲音,鼻子、口中、耳朵一齊噴出了一大竄血來……

    “時間都花在害人上面了嗎,就你這點能耐踫見真正強的法師就是一條廢狗!”趙滿延追了過去,身上那厚重無比的鎧甲踩在地面上都會留下深深的腳印。

    “哈哈哈哈,盛典已經到來了,你們滿盤皆輸,殺了我又能怎麼樣,冥界大軍可以踏平你們的城市,殺光你們所有人!!!”紫鬼發現自己面對這種防御法師根本沒有勝算,索性不逃了,他任由血液從嘴里、鼻孔、耳朵里流出。

    “殺了你,你們黑教廷的人就別想有一個活了!”趙滿延跟上,抬起岩之腳,直接朝著紫鬼的雙腿大腿處踩去。

    紫鬼看似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可趙滿延將他腿部的骨頭踩扁的時候,這家伙痛苦如狂的樣子卻一點都不像是一個死士。

    “原來這就是你特意要來殺我的原因啊……在我的手底下是有隱藏者的……哈哈哈哈,可是你以為殺了我就有用嗎!!”紫鬼已經痛不欲生了,卻還在那里強裝著。

    听到這句話,趙滿延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契約並不在我的身上,你們輸了,你們輸了!!!”紫鬼面目扭曲的喊道。

    “那你也給我去死!”趙滿延毫不留情,那被石鎧包裹的拳頭怎麼說也有近千斤之重,狠狠的往紫鬼的腦袋上砸去。

    發狂的紫鬼意識到自己要死,拼盡一切的去躲。

    趙滿延看到這家伙貪生怕死的舉動反而笑了,莫凡那邊應該不差這一兩秒時間,再來一拳就是了,這一次定叫他腦漿飛濺,奼紫嫣紅!!

    黑教廷之狗,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