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鎮北關正北面十公里處,那數千只冥界縴夫嚇得開始四處逃竄了起來,本身就是一群奴隸的它們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意志力可言,只要感覺到比它們強大的存在便會化成一群鼠輩。筆@趣@閣。big。

    冥君蛙那雙巨眼凸出來,背上的那惡魔炙熱燒得它痛苦無比,即便是呼喚出了所有的冥界符印來,死死的防守著它這具皮糙肉厚的身軀,冥君蛙的背部仍舊被燒出了一個大窟窿,挪動艱難的它居然也開始跳了起來,想要擺脫這種可怕的火焰。

    奈何,那火焰就在它背上,冥君蛙怎麼甩都甩不掉,它只能夠痛苦得亂翻亂滾,不知道碾死了多少無辜的冥界生物……

    “哈哈哈哈哈,真是意外啊,我的盛典里竟然出現了兩個叛徒,還都湊到一塊了。”紅衣大主教冷爵注視著莫凡,卻像一個瘋子一樣大笑著,也不知道是笑自己這次盛典的失敗,還是笑莫凡這個家伙自尋死路!

    烏納斯的死,讓紅衣大主教冷爵正找不到發泄的點,他將自己的滔滔怨念釋放到了那些鎮守的人身上,更要整個北原的人死在冥界大軍的踐踏之下……

    “大人,這樣的角就不饒您費心了,交給我。”橙鬼知道這個時候是獻殷勤的機會,他給那幾個站在莫凡身後的藍衣執事們使了一下眼。

    那幾名大藍衣離莫凡並不願,幾步的距離。

    說實話,他們剛才真的很害怕冷爵一怒之下把他們這幾個人給全宰了,以冷爵的性格他是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誰料到這里面還有一個叛徒,那不是正好給冷爵泄憤,也正好給了他們幾個表現的機會嗎!

    冷爵目光盯著莫凡,卻沒有回答橙鬼和那幾個大藍衣的奉承。

    橙鬼從冥君蛙的腦袋上躍了下來,冥君蛙胡亂的上躥下跳並不影響他的行進。

    橙鬼明顯是一個毒系法師,他同樣是將毒之力修煉到他自己的身上,當他朝著莫凡靠近時,這家伙身體開始產生惡心的毒變,一個個像肌肉卻又像毒瘤的東西長了出來,使得它整個人看上去像一頭毒變野獸!

    橙鬼四肢著地,仿佛習得了一些毒獸的進攻方式,其速度快得如一道閃電,一眨眼的功夫抵達了莫凡的面前……

    “你以為自己很英勇,潛伏到我們這里,可以阻止我們,哪怕阻止不了也不過是死……可你根本就不知道,死在我們這里就是一種最仁慈的懲罰了!”橙鬼怎麼也算是一個大頭目,他的聲音粗狂難听到了極點。

    莫凡站在那里,他所關注的根本就不是這個橙鬼,他看到了那成群結隊的臉譜痛苦之鬼們正從城牆那里飛回來,如此說來紅衣大主教冷爵已經察覺到了自己面臨的危險……

    看得出來,那些痛苦之怨是冷爵的殺手 ,是他強大力量之源。

    靈靈在分析紅衣大主教冷爵的時候其實是有誤的,這家伙絕不是自身弱,智商超群的類型,他自身絕對不弱,尤其是身體里還蘊藏著一股類似于惡魔之力的龐大邪惡能量,這種能量有點像凝華邪珠囤積的東西,是可以鑄造出一個紅魔的可怕怨念之力!!

    “不識抬舉,橙鬼大人再給你念悼詞!!”大藍衣哀徒怒道,配合著橙鬼將莫凡給包圍了起來。

    莫凡身上涌動著的惡魔之火其實已經席卷了快兩公里,奈何身在最中央位置的橙鬼、大藍衣哀徒以及其他幾名藍衣根本就察覺不到……

    確實,過于強大的力量在無知者和實力根本不在同一層次的人面前就等于不存在,除非它真正展現出來!

    “我先拔了你的舌!!”橙鬼感受都了莫凡那種藐視的侮辱,怒吼了一聲,直接發動毒瘤攻擊。

    毒瘤肌肉瘋狂的滋長出了無數的齒狀,看上去就像是幾百頭長滿了毒獠牙的怪物同時朝著莫凡咬去,那幾個圍攻的藍衣見到這強大的毒系幻化攻擊後,都害怕傷及到他們自己,紛紛往後讓了一些距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