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饒……饒……”瓦尼嘴唇已經沒有了,剩下的就是不容易燒的牙齒,黑色骷髏嘴看上去淒慘到了極點。筆、趣、閣。big。if說

    “想我饒你一命?”莫凡居高臨下,俯視著已經根本爬不起來的瓦尼。

    “是……是……是……”瓦尼無比吃力的說道,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他是階法師,人中龍鳳,還有無數的榮華富貴沒有品嘗,還有無數來自別人的敬仰沒有享受。

    他知道即便是階法師,也得像一頭卑微搖尾的會後,假如你沒有足夠強大的勢力,可他絕不會想到自己會慘敗在一個高階法師手上……這絕對不是他階法師瓦尼的結果!

    “莫凡,莫凡,求求你!!”不知何時,佐薇出現在了不遠處,她看著氣質截然不同的莫凡,一時間竟然不敢靠近。

    莫凡抬起頭看了她一眼,那雙眼楮里充斥著的全是冷漠。

    “我們是真的迫不得已,求求你放他一條生路吧。”佐薇懇求道。

    佐薇並不想和莫凡為敵,這一路行來佐薇算是蠻有好感,只是見識到了這個人足以毀滅階法師的可怕力量,看到他此刻戾氣十足狂暴無比的樣子,佐薇才忽的意識到這家伙之前展示的是他溫和與隱藏的一面!

    “迫不得已??”莫凡冷笑。

    “他也是為了救我們,你是一個值得欽佩的人,一個行事正直的人,就請你看在瓦尼老師是為了救我們的份上……”佐薇聲音微顫的道,眼里也帶著一些淚光。

    明明是一次畢業考核,到頭來變成了這副樣子。

    “佐薇。”莫凡看著苦苦求饒的佐薇,開口道,“你誤會我了,我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跟我作對的,想我死的人,不管你是誰,又有什麼苦衷,都不會給半條活路的!”

    佐薇听到這句話不由的愣住了。

    下一刻,莫凡抬起了腿來,一腳狠狠的踩踏在了焦黑的瓦尼身上,這一腳附著著天地劫炎,可以看到火之能量猛的震開。

    而莫凡腳下的瓦尼也在這一瞬間泯成了灰燼!!

    莫凡黑褐色的眼楮里沒有一點憐憫,等他再抬起頭看著佐薇的時候,佐薇有些崩潰的坐到在地上。

    淚腺也一下子崩了,佐薇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的實習老師瓦尼就這樣被莫凡踩成了一堆灰燼,還被莫凡冷漠的唾棄著。

    為什麼,一個可以為了一頭召喚獸涉身蛇群的,可以為了陌生落難少女跟軍方作對的男子,在面對自己這樣的祈求都不給瓦尼一條活路??

    佐薇感到可怕,莫凡從可敬、正直瞬間轉變為惡魔的殘酷冷血……這是一個無比可怕的人!

    “你滾吧,看在我們之前聊天還很愉快而你又沒有惹到我底線的份上……”莫凡從佐薇身邊走過,已經懶得出手了。

    在佐薇對海蒂出手的那瞬間,莫凡就把她列入為敵人了,對待敵人莫凡就是一個比惡人還惡的血魔。

    莫凡沒在去看佐薇一眼,他踩著那條自己制造的長壑往那座大堡壘走去。

    瓦尼一死,其他人哪里還有戰的勇氣,基本上跟佐薇沒有什麼差別。而且,他們還敢釋放任何一個魔法,天知道這個變態會不會要了他們的命。

    “岡瑪,給我滾出來!我來這里取你狗命了!!”莫凡站在大堡壘下,朝著里面大吼了一聲。

    薩斯軍統就在大堡壘上,整個戰斗的過程他都在觀望,本來他是想讓瓦尼先消磨一下這群人,關鍵時候自己在出手將他們給拿下,誰知道瓦尼直接被這變態子給殺了!

    瓦尼好歹是一個階法師,實力跟他薩斯相差不大。

    薩斯開始有些後悔,後悔自己剛才為什麼不和瓦尼一起對付莫凡,那樣的話莫凡在強也不可能一個人對付兩個階法師,這會只剩下他一個了,他開始懷疑自己會不會也被莫凡給殺了!

    “該死,整個指揮鎮上就沒有幾個有用的人嗎!”岡瑪少將大怒的質問道。

    之前那位白砂軍衣的男子同樣過了很久才回過神來,從沒有見過這麼恐怖的火系法師,高階殺階,這是不可能做到的啊!

    “沒……沒有了,所有的軍官都被調遣到前線,駐扎也是駐扎在前線戰城里。留下的人……估計上去了也是死。”那位白砂軍衣男子說道。

    倒不是作戰指揮鎮里沒有人,有那麼一些人,可那些人真的管用嗎??

    白砂軍衣是一位一系高階法師,像他這種高階里面的菜鳥踫到莫凡那種,估計連一招都抵擋不住吧???

    莫凡在不動用三魂火的情況下,憑借著十二倍雷電就可以秒殺一頭健康的統領級妖魔,普普通通的高階法師得組成一個隊才能夠勉強與統領級生物抗衡一二,所以一系高階的這種法師在莫凡面前毛都不是,白砂軍衣算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把這個鎮上留守的人全召集過來,根本就不夠那個變態一個人打的,那集結過來不是送死嗎?

    何況那些人大部分不是他們的手下,他們也不瞎啊,那麼一大從作戰指揮鎮上碾過的長焦土坑,只要有點腦子的都不會跳出來好嗎!!

    “薩斯,薩斯,你拖住他,我現在就去前線求救。”岡瑪有些慌了,他哪里會想到自己回到了軍部還一點都沒有安全感,而且這個恐怖的人真的殺進來了。

    這里可是埃及軍部啊,是作戰指揮地,他的膽子比天還大嗎!!

    “前線作戰那麼焦灼,怎麼可能會理會我們這種私事?”薩斯說道。

    “我怎麼可能實話實說,就說有黑教廷教徒乘虛而入,派點更強的人過來趕緊把他殺了。”岡瑪說道。

    “可他們不是黑教廷的……”

    “人都死了,我們是就一定是了,何況在鎮上的其他人也看他在大肆破壞在殺人。”岡瑪說道。

    “好……好!”薩斯點了點頭。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只能夠這樣了,被腦責罵就責罵吧,總比一不可收拾的好,這個指揮鎮上真的沒有高手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