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想要和你一起。生也好,死也好,化作粉塵也好,變作厲鬼也好!無論發生什麼,都一起面對。”秦羽兒加重了語氣。

    斬空立在那里,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以前在國府隊伍里,秦羽兒的實力其實一直都比自己強,斬空打心底感覺自尊心受到了打擊,所以總是會做一些逞能、勉強的事情……

    過後,秦羽兒也是用這樣的語氣教訓自己。

    現在應該是自己更強了吧,好像也免不了這樣的質問和數落。

    斬空咧開嘴笑了起來。

    無論發生什麼,都一起面對。

    如果有來生該多好。

    一定會答應秦羽兒,凡事都一起面對,一起努力,一起歷練,一起游歷,一起面對質疑,一起面對敵圍,死在一起也轟轟烈烈……

    “別過來。”

    看到秦羽兒往自己面前走來,斬空忽然叫住了她。

    “這件鎧袍,它會吸納一切觸踫它的鮮活生命。”斬空對秦羽兒說道。

    秦羽兒沒有停止步伐,她走向了斬空。

    斬空往後急忙往後退去,這一個聖城的強者沒有讓他退步,面對秦羽兒,斬空竟然有幾分慌亂。

    “我們走吧,一起。”秦羽兒說道。

    “我的亡靈國度是容不得活人的。”斬空茫然道。

    “人類世界就容得下活人嗎?”

    容不下,一旦被聖裁院、異裁院扣上了異端,便休想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找到一絲安寧,遙遠死寂的天山,都不能讓她安生……

    至于亡靈國度?

    斬空真得情願做一個漸漸被吞沒的意識的活死人嗎?

    他痛恨自己,前來聖城更像是尋求一種解脫!

    “如果這個世界容不下我們,我們又何必苦苦的支撐。”秦羽兒已經到了斬空面前,那雙眼楮清澈得如冰雪融化形成的溪流。

    斬空仍舊呆立在原地。

    秦羽兒張開了雙臂。

    斬空仍無動于衷。

    “讓這件鎧袍奪走我的生命,這樣我的靈魂可以和你靠得更近,不過是一件骯髒貪婪的邪鎧,聖城都阻擋不了你,這件鎧袍又怎麼可以阻擋得了我?”秦羽兒淒淒的說道。

    她向前,抱緊了斬空。

    鎧袍魁梧,秦羽兒嬌柔的身子完全依偎上去也不過是剛好埋入鎧袍胸膛。

    斬空雙手懸在那里,他那張臉在瘋狂的變化。

    這張鎧袍吸食了無數個鮮活的生命,每一個生命都殘留著他的魂,它們在瘋狂的搶奪著斬空的記憶和意識……

    但就在秦羽兒貼靠上來的這一刻,斬空那張臉完全浮現在看虛無的盔甲中,完整的血肉之軀,不再是半人半魔,更不再是亡息繚繞。

    “我想你活下去。”斬空低下了頭,瘋狂的親吻著秦羽兒的頭發,臉頰上更是布滿了淚水。

    “我要的活著,是好好的活著,快樂的活著,不再受到任何排斥與敵意的活著,能夠與你繼續四處歷練冒險的活著……”秦羽兒抬起頭來,說完這句話她就主動親吻著斬空的唇角。

    黑色的鎧袍開始發揮貪婪的本性,一股邪力正開始吞噬秦羽兒的身體,就像是流沙那樣一點一點的將秦羽兒往更深處吸附。

    “你不願意嗎?”秦羽兒踫著斬空的臉,問道。

    “我只是為你感到不值,你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要給這個世界讓步?”斬空說道。

    為什麼總要讓步,如果需要的話,他可以喚醒一位更強大的幫手,這座不給秦羽兒一條生路的聖城,他斬空一樣可以推翻!!

    “你又做錯了什麼?你救了蒼生,蒼生卻不容你。從古至今,他們都是這樣貪婪,古神、圖騰、再到現在他們口中的異端……你的這件鎧袍和他們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我寧願融于你在的鎧袍,也不願再和他們為伍。”秦羽兒說道。

    不是失望透頂,又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秦羽兒明白了,也厭倦了。

    古神為什麼摒棄世人,圖騰為什麼不再保護世人,人只相信自己,一切威脅到他們的存在都必須淨除消滅……

    爭斗下去?

    爭斗就是為了讓世人醒悟,告訴他們︰你們錯了,不該如此?

    秦羽兒不是女媧,不需要為人類補天,亡靈帝王斬空也不是盤古,不需要以血肉化界人土。

    假如他們覺得自己和斬空徹底從這個消失能夠帶來現世寧靜、千年和平,那就如他們願吧!

    “羽兒,你真的要跟我走,我本就是一個死人啊。”斬空依舊不舍的說道。

    生命是斬空渴望的啊,這條腐爛黑暗道路讓他這個已經殘破不堪的靈魂獨自前行就足夠了……

    “嗯,我願意。”秦羽兒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也不由的愣了一下。

    她幻想過自己在不同的場合,發自內心的對星毅吐出這幾個字,然後是一場自己期待已久的婚禮,可以得到無數身邊的人和親人的祝福。

    但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在聖城,天雖然很美,布滿了青色唯美的天堂之羽,大地倒映的聖城人聲鼎沸雖然艷火輝煌……

    充斥著的是殺意與唾棄。

    “走吧,星毅。”秦羽兒怎麼會甘心,她甚至想要將自己流下的眼淚化作一場痛痛快快的滅世冰雨。

    只是她不會這樣做,她相信離開會是更好的選擇。

    斬空點了點頭。

    他的目光注視著天幕,漫天的青色之羽真得如神明的青聖之輝普照大地,再看滿城的人,他們期待興奮的眼神……似乎真的認為這滅魔禁咒可以將自己泯滅!

    這種力量,連黑暗王的十分之一都不及啊,還如何確保千年寧靜?

    黑暗王對這個位面並沒有太大的野心,而真正想要覆滅人土的不是黑暗,是冰冷窒息的汪洋……

    “那個帝王,它的低語,米迦勒你真的沒有听見嗎?”斬空一邊摟著秦羽兒,讓她一點一點的融化在自己的鎧袍之中,一邊笑得癲狂道。

    “你在胡言亂語什麼!”米迦勒勃然大怒道,“今日就讓你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你听見了,可你在害怕,對嗎?”斬空笑著道。

    米迦勒更加憤怒。

    “你選擇了更弱小的我來漲一漲人類的士氣……”斬空道。

    “一派胡言,我為千年寧靜而戰!”

    “你明知這一代黑暗王是誰。”

    appapp

    &/div>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