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葉縛甲!”

    穆白已經識穿了鬼濟的行動方式,他操控著那些吸收了古怪淤泥的葉片,宛如針織一件衣甲那般,所有葉片交錯在鬼濟隱藏的位置上,並且根據他的身體貼出了一件完全緊密相連的葉刃鎧甲。

    葉片的四周是如劍身一樣開刃的,開刃的位置全部都朝著身體里面,所以當鬼濟被強行穿上這間葉縛甲的時候,只要他身體稍稍做一些移動,就會馬上遭到這些內開刃的葉片給割傷。

    鬼濟不敢動自己的脖子,怕被這件包裹到喉嚨上面的衣甲給割了喉,但他明顯不甘就這樣被死死的束縛著。

    血液從葉子的一些縫隙中流出來,鬼濟越是挪動身體,身體被割傷的程度就越大。

    穆白在那里冷冷的看著他,一個人如果要自尋死路的話,攔是攔不住的,從一開始穆白就告訴了鬼濟,他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就像現在這件特殊的葉縛甲一樣,他越想要掙脫,就離死亡越接近!

    更多濃稠的溢出,將整件葉縛甲都給染紅了,而就在穆白認為鬼濟是在自殺的時候,鬼濟那雙眼楮在垂死前忽然間綻放出了可怕的邪光,這邪光的色彩竟然和三叉劍魔坦身上泛起的魔光非常接近。

    包括氣息,就連狂躁起來的那股子氣息,都如出一轍!

    穆白有些意外的盯著鬼濟。

    三叉劍魔坦明明是烏教會教父的魔寵,為什麼會和鬼濟也扯上關系,究竟是烏教會教父與鬼濟之間有著什麼聯系,還是三叉劍魔坦所具備的狂喪之力來自于鬼濟現在所使用的邪術??

    穆白並沒有急著出手,他只是那樣緊緊的盯著鬼濟,鬼濟的身軀開始膨脹開,任憑內刃對它進行割攪,他就像一個沒有知覺的死士!

    “砰!!!!”

    終于葉縛甲承受不住他身體膨化的力量,直接破碎成了無數殘破的葉片,葉片也失去了韌性和硬度,柔軟得無法再用來操控戰斗。

    穆白明知道對方正在使用古怪的邪力,仍舊沒有退後,他那雙黑色的眸子漸漸的煥發出了另外一種詭異的邪芒,正在用一種似審判官的傲然姿態審視著鬼濟所使用的這股讓自己迅速變強的邪力!

    邪芒之瞳出現後,穆白能夠看到的東西變得更多,很快他發現在鬼濟的身上出現了一縷縷紅色的靈魂絲線,這些靈魂絲線跨過了好幾座山,系在了山那邊有眾多火把燃燒的地方。

    火把燃燒的地方穆白是知道的,正是烏教會會眾們聚集的地方,他們打著悼念的旗號在將橄欖山林給封鎖起來,好方便他們的教父做毀滅證據的勾當。

    而更有意思的是,順著鬼濟這膨化力量的來源,穆白發現了黑色的天空中竟然有更多那種特殊的紅色靈魂絲線,它們來自于整個克里特島不同的地區、城鎮,並且最後絕大多數都是系在了遠海的方向上……

    遠海的方向,那里不正是莫凡和三叉劍魔坦戰斗的地方嗎,這些紅色的靈魂絲線甚至會跟隨著三叉劍魔坦的快速移動而改變,宛如提線木偶!

    “原來如此。”穆白那雙邪芒眸慢慢的隱去,嘴角也勾起了一個笑容。

    目光重新落在了鬼濟的身上,此刻鬼濟全身的肌肉膨化成了青色,看上去就是一個青色的怪物,哪里還有一個人的模樣。

    “信仰邪力,到頭來你們玩得是紅衣大主教冷爵的把戲,真是讓人有些失望,還以為這個世界上又多出了一種衍生邪力,正在被烏教會發揚光大。”穆白對鬼濟說道。

    鬼濟已經是一個發狂的怪物了,它根本不知道什麼叫語言,現在目的就只有一個,將眼前的活物徹底殺死!

    “吼!!!!!”

    鬼濟咆哮起來,身上的邪力四散。

    穆白伸出了一個手,他的手掌像是大開了一扇虛空之門,頓時龐大的吸扯力量正在將鬼濟身上的邪力給拽入到這扇虛空之門中。

    鬼濟動彈不得,好不容易祭獻自己生命與靈魂換來的強大邪力附身竟然在穆白面前起不到絲毫作用,甚至那些牢靠的紅色靈魂絲線也在一根根快速的斷裂!

    這些紅色的靈魂絲線,代表的是一個人的信仰之力。

    信仰越堅定,賜予的力量就越強大,信仰的人數量越多,同樣賜予的力量就越強!

    這種信仰,應該是牢不可破的,為什麼會被掐斷??

    穆白作為一個人類,只可能用魔法去戰勝信仰化神的人或者魔坦,怎麼可能生生的掐斷那些人對神的信仰之力!

    才剛剛信仰化神的鬼濟呆立在原地,全身是血的他因為生命力和靈魂力的祭獻看上去更加骨瘦如豺,只是更讓他整個人失魂落魄的還是眼前的人——穆白。

    “你……你不是穆白!!你究竟是什麼人!!你怎麼可能擰斷信仰之力,只有和泰坦一樣的古神可以做到,你怎麼可以摧毀靈魂信仰!!”鬼濟驚恐萬分的說道。

    即便是冷爵這種擁有全世界信徒的人,他也做不到將另一個信仰神的信仰力給擰斷,冷爵在信仰化神的這個領域里可是最為出色的,若不是在胡夫金字塔海市蜃樓這件事上敗落,哪里會有三叉劍魔坦這種雜牌信仰力量的事情,更不會有烏教會教父什麼事情。

    可連冷爵都做不到的事情,穆白一個凡人為什麼可以,除非他是更高級別的信仰神??

    “我送你去一個地方,你就會清楚了。”穆白走到了鬼濟的面前。

    一樣是大開了手掌,之前那個虛空之門再一次開啟,這一次吸納得不再是鬼濟身上的能量了,而是鬼濟的肉身與靈魂!

    鬼濟更加沒有半點反抗力,他像一個被風吹起來的紙片那樣,迅速的被卷入到虛空之門里面。

    周圍全部都是黑色的閃電,穆白在這些閃電從虛空之門內竄出來之前關閉了這上掌心門。

    對于鬼濟的死,穆白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

    本來他就是一個馬前卒,穆白真正關心的是這家伙背後的那個人,一心要自己死的親人。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需要重新刷新頁面,才能獲取最新更新!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div>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