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到了北方,多是遼闊平原,張小侯等人是沿著東海岸線在往北部飛行的,可以看到一條黑色蜿蜒的懸崖線,將廣闊無垠的大地與藍色浩瀚的海洋給分開。

    懸崖與海洋接觸的地方,白色的浪花不斷的浮現,溫和的地方是一圈又一圈擴散開漸漸散去的白漣,猛烈的地方便是綻開到七八米高白色水瓣……

    “海岸線開始往變勢往東了。”侍衛長華月竹說道。

    “那我們已經在渤海了啊,沒多久就可以抵達秦皇島了。”譚豐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從魔都一直飛到了渤海以北的秦皇島,這些龍獸竟然只落地歇息了一次,在耐力體力上,龍獸實在要比天鷹優秀太多了。

    假如國內也擁有英國馴龍大貴族這樣的存在,相信整個軍部都會脫胎換骨吧!

    “有城鎮縣村了,奇怪這里都沒有設立海洋堤壩,怎麼好像還有人居住啊,他們不會害怕海妖的嗎?”一名負責偵查的軍官一臉疑惑的問道。

    “南方在夏季常年會收到台風侵襲,暴雨、大浪乃至海嘯,海妖現在大部分還是集中在東海,渤海這邊相對平靜一些。”左軍助譚豐說道。

    “可還是很危險啊,畢竟世界各地的海域都拉起了橙色警戒,某些國家的所有海岸線都是藍色、紅色境界。”

    “我們人類活動的安界範圍急劇縮小,耕地、農業、果林受到了嚴重影響,等將來基地城市計劃徹底執行,試問一個基地市好幾千萬人口,沒有可種植地的我們,吃什麼?”譚豐說道。

    情況一點都不容樂觀,事實上只要海洋的脾氣變得暴躁一些,全國上下的海產都會遞減,各個地區紛紛受到影響,更何況是大面積的種植地面臨荒廢。

    所以為了更多的糧食囤積,一些農作企業並沒有馬上進入到警戒計劃之中。

    ……

    “下面是什麼地方?”張小侯詢問道。

    “應該是盧寧縣,這個地方以水產為主,向全國供應海鮮產品,算是一個企業縣。”譚豐回答道。

    來之前,譚豐都做好了功課,對秦皇島還算比較了解。

    “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張小侯自言自語了一句。

    “張將軍看到什麼了?”一旁的侍衛長華月竹問道。

    張小侯用手指著一座靠近海邊的粉塵團,說道,“剛才我明明看到那是一棟面海的宿舍建築,很寬很長的那種回型樓,可這會……”

    為了能夠看清楚下面的情況,張小侯特意讓飛龍往低飛了一些。

    他們在高空,從這里望下去看到的全是一堆小如積木的房子,街道更是非常微小的線痕交錯,所以張小侯也不能完全確定,有可能是看錯了。

    飛龍開始往下滑翔,翅膀完全傾斜與水平線,因為風阻鼓脹開,卻相當之平穩,張小侯沒有感覺到一點點的搖擺。

    “好像真的塌了,全是一堆廢墟,有可能是該建築不需要了,有土系的爆破人員在進行爆破。”譚豐說道。

    “都是橙色境界地帶,這些樓房哪怕廢棄,也是將來法師們一個比較有優勢的戰斗平台,何必花那個心思和財力去爆破掉呢?”華月竹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張小侯也是這樣想的,靠近海的任何建築物,都是魔法師的一個落腳點,將來可以對付海妖入侵的。

    “張將軍,快看!”

    忽然,那名偵查隊長指著另外一片樓房區。

    那是灰色的樓房,有些陳舊,但陽台上、天台上都掛著許多衣裳,明顯都是有人居住的。

    此時從高處望下去,會發現樓房區下面,如同小沙粒一樣的人群正在朝著陸地的方向緩慢的移動。

    事實上,這些人是在逃散,張小侯等人在高空的緣故,看下去那些人的奔跑就顯得極其遲鈍。

    又是一大堆粉塵,那些水泥磚石樓房開始倒塌,一座接著一座,明明是一片類似于小區的樓房區域竟然在短短一兩分鐘的時間全部塌落。

    這個塌落並非是截斷,也非是崩碎,而是所有的樓板、承重牆、泥柱都變成粉末,揚起的塵埃從高空看下去就是一大團灰色的雲球。

    “有妖物嗎!!”華月竹顯得精神了幾分。

    明顯不是認為的爆破了,因為那些居民還在臨時逃離。

    索性樓房都是粉末倒塌,不然那些砸落的部分會造成極大的傷亡。

    “田隊長,下去看看。”張小侯說道。

    “是!”

    偵查隊長駕馭者鷹凱龍俯沖下去,途徑的地方更出現了一道冗長豎直于長空的螺旋亂流,倒有幾分華麗。

    ……

    在空中等候了一會,偵查田隊長便回到了隊伍。

    田隊長行了個軍禮,道︰“將軍,沒有發現妖物。”

    張小侯剛才一直盯著地面和那大面積的濕地區域,確實也沒有看到海妖行動的跡象。

    “那些居民怎麼說?”華月竹急切的問道。

    一旁的譚豐瞪了華月竹一眼,華月竹意識到自己多言了,低下頭一副做錯事的模樣。

    “那些居民怎麼說。”張小侯無奈的重復了一遍。

    “居民說,他們這里以往也會發生這種情況,過去當地居民還會在海邊擺設一些側柏木做的木屋,讓海水卷走,說是渤海有一條小龍王,喜歡側柏木房子,將其收走用來修繕它的海底龍宮。”田偵查隊長說道。

    “什麼渤海小龍王,除了海妖,哪有龍王?”華月竹又忍不住開口道。

    “龍王的說法在東海、南海、渤海都有,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傳說。”譚豐說道。

    “所以那屬于渤海一帶常見的現象了?”張小侯問道。

    “是的,居民們是這樣說的,他們說,近幾年越來越多人忘記了這個老傳統,以至于渤海的小龍王發怒了,將一些樓房摧毀卻又不傷人,以示警告。”田偵查隊長接著道。

    張小侯露出了疑惑不解之色。

    不過,這個世界上解釋不了的東西太多了,假如過去這里就發生了類似的情況,那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沒有傷亡就好了。

    &/div>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