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的靈魂也做籌碼了??”莫凡驚詫的看著穆白,問道。

    “恩,我選棋,好讓你、莎迦、黑龍大帝、阿莎蕊雅能夠分在同一邊,起初阿莎蕊雅和黑龍大帝都在另一邊,甦鹿在你這邊。”穆白說道。

    也就是說,為了能夠有這樣完美的分陣營,穆白搭上了自己的靈魂。

    如果輸了,他這個棋手也要與他們一起下地獄。

    莫凡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良久,莫凡才道︰“抱歉,把你也卷進來了。”

    靈魂籌碼……

    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生死,一旦輸了,穆白也要一起入地獄受刑,既然穆白到過黑暗位面,就應該知道這里有多恐怖。

    尤其是落到黑暗王的手上,真正意義上的生不如死。

    即便穆白剛才描述得非常簡單,三局兩勝,可莫凡能夠想像得到那個時候穆白能夠從黑暗王手上逃出來是有多不容易。

    就像坐在斷頭台下行棋,錯一步,刀落頭斷,下棋的過程就是一種極致的折磨,更別說是後來居上的拿下兩盤勝利。

    現在穆白為了自己,依舊選擇了繼續和黑暗王下棋,更為了不出現自相殘殺的情況,用自己靈魂為籌碼換來選子權。

    賭上了這麼多。

    怎麼不讓莫凡慚愧與感動?

    “別說這種話,你和老趙到天山找到司石英,給我一次重生的機會,不過是一盤棋,我能贏他兩次,就能夠贏他第三次。更何況,即便只有一成的勝算,我也會站在這邊,將你、莎迦、黑龍、阿莎蕊雅放在一起。你獨身前往迪拜,所做的一切都值得我們每個人敬佩……放心,你不是孤軍奮戰。”穆白真摯的說道。

    他穆白去不了迪拜,可當莫凡有難,他一定會不惜一切的將他從黑暗泥潭中拖出來!

    這場紛爭,永遠不會是莫凡一個人在奮戰,甦鹿這種野心勃勃的統治者,必將被徹底推翻!!

    穆白並不覺得自己是卷入麻煩之中。

    他感到萬分榮幸。

    因為與黑暗王的棋局,讓他有機會能夠參與進來,莫凡敢付出一切,只為了向這個亞洲魔法協會討要回一個屬于所有國人的公道,他穆白憑什麼不敢再下盤棋!

    這盤棋,關系到一萬多無辜卷入者的生死。

    這盤棋,關系到了莫凡、自己、聖城大天使莎迦、黑龍大帝的靈魂自由。

    這盤棋更關系到了一個比黑暗位面更骯髒更腐敗更墮落的王國,以甦鹿為王,是否將被徹底摧垮!

    他是有幸成為棋手,掌控局勢變化。

    這個時候不站出來,何時才能夠頂天立地??

    ……

    莫凡重重的點了點頭,他感受到穆白的情緒。

    雖然只會棋子,但下過棋的人都清楚,無論是國王棋還是禁衛軍棋,運用得好都可以發揮決定性的作用。

    穆白是一個學霸,也是一個喜歡玩策略游戲的人,莫凡相信他的棋藝。

    無論是棋子,還是棋手,何時沒有孤注一擲的爭斗,需要徹徹底底的放手一搏?

    一榮俱榮,一損共損!

    ……

    棋,開啟。

    黑暗王通天徹地的神通,死死的壓制著這個棋盤上的一切生物。

    穆白保持著平穩的呼吸,這一次,不僅關系到他自己的靈魂,更關系到了那麼多重要的人。

    而且,甦鹿只手遮天,若讓敢于和他宣戰的莫凡、大天使、黑龍大帝徹底淪落地獄,這個世界上又還有誰能夠像這次這樣對抗亞洲魔法協會??

    甦鹿的統治會更加狂野,波及無數個國家……

    “該你了,穆白,可想清楚你要走得每一步,那些在戰場上死亡的人,將不會復活。”黑暗王語氣里帶著幾分挑釁,有意將後果多次強調。

    穆白不為所動,他瞥了一眼禁衛軍牆。

    黑暗王非常激進,他第一時間讓所有的地獄三頭犬往前壓進,這種步數就等于一開始要與自己廝殺個干干淨淨。

    “鋸齒陣,抵御!”

    穆白盡可能的將禁衛軍棋上下交替開,並迅速的讓騎士、戰車屹立在前一步的禁衛軍“可吃”位。

    這個可吃位意思很簡單。

    你的棋若敢踫我前面的禁衛軍,我的下一步棋就是吃掉你冒犯的棋。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也叫黃雀棋。

    穆白並不會浪費一兵一卒,他的防守陣形中還多加了一重反擊,正是以騎士、戰車為主的黃雀棋。

    “很遺憾啊,我這一次並不想廝殺太久。”黑暗王發出了聲音。

    忽然,他開始下令。

    地獄三頭犬開始肆虐的攻擊禁衛軍。

    每一步都是進攻,哪怕整個殺戮游戲都是按照妻規在行進的,當禁衛軍方隊與地獄三頭犬廝殺在一起的時候,場面依然與一場真實的戰爭沒有任何區別!

    “打起精神來,我們共同作戰,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生存機會,也不要輕易放棄,你們在過去所听到的所有有關地獄的可怕傳說,都是真實的,而且真正的黑暗地獄絕對要比你們所听到得更可怕!”禁衛軍里,那位獨眼老者高呼道。

    此人從擺棋開始就在聚攏人心,鼓舞士氣。

    他大概是某個國家的一位老將軍,而且從他不遺余力的喚醒每個人斗志來看,他非常非常渴望生存下去!!

    “地獄三頭犬來了。”

    “擺陣,千萬不能慌,既然大家都是禁衛軍棋,意味著雙方的實力是對等的,哪怕他們是進攻方,我們也不是沒有活下來的可能!”獨眼老者高聲道。

    這里有一千一百多人,在獨眼老者的指揮下,所有人擺成了戰爭牆陣。

    一座座植物碉樓矗立而起,粗有古樹樹干的藤蔓交錯形成高處的藤橋,刺球仙人掌與荊棘花纏在一起,組成了一道特殊的植物戰壕。

    “啊,我忘記補充這個規則了……”黑暗王咧開嘴,發出了冷笑聲。

    地獄犬禁衛軍沖入到這個人類禁衛軍氣棋格大地中,忽然高處浮現出了一張碩大的黑布。

    黑布上垂落下一根根虛無之線,正好系在了每一個人類法師的身上。

    一千多人,沒有任何幸免,他們身上都出現了這樣一根黑線,似提線木偶。

    眾人露出了困惑之色,不明白這是什麼。

    “被吃的一方棋子,實力會被強制壓制大概30,隨著時間的推移,虛力壓制黑線將消失。”黑暗王說道。

    所以,兩方廝殺,生死看實力……

    但棋術一樣很重要!

    這30的能力與力量的壓制,相當關鍵!

    &/div>

    ()
最近更新小說